谁在阻挠聂树斌案的平反昭雪?

1、丧子2、申冤3、艰难2005年,马云龙的报道出来后,现在的中纪委副书记、时任河北政法委书记的4、转机呼格案中,赵志红供述自己是真凶后,原本保留在公安局的凶手精斑样本却“莫名丢失”了;赵志红被不公开审理时,10件命案中只被起诉了9件,缺席的那件,就是他主动招认的呼格案;甚至,如果不是连续的内参文章,赵甚至可能当时就被判处死刑,使案件进入更加死无对

1、丧子2、申冤3、艰难2005年,马云龙的报道出来后,现在的中纪委副书记、时任河北政法委书记的4、转机呼格案中,赵志红供述自己是真凶后,原本保留在公安局的凶手精斑样本却“莫名丢失”了;赵志红被不公开审理时,10件命案中只被起诉了9件,缺席的那件,就是他主动招认的呼格案;甚至,如果不是连续的内参文章,赵甚至可能当时就被判处死刑,使案件进入更加死无对证的境地。5、追责“很明显,有人意识到了错判,却迟迟不肯正视,甚至想继续隐瞒。”6、道路一起起冤案被复查,被

只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有一个叫张焕枝的母亲为自己伸冤,也不是所有案件中都会有一个王书金出现。这些偶然性因素,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彻底破解的路径,只能从制度上入手,真真切切地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只有这样,才能打开从个案正义向制度正义迈进的通道。

毕竟,以生命为成本的进步太过巨大,聂树斌们也只能偶然性伸冤。个案成全了碑林,却没有成就道路。

正如张焕枝今天说的那样:“我等这个无罪判决等太久了。我很满意这个结果,可我儿子再怎样也回不来了,我很想他。”

文/蔡斐(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法学博士后)

编辑/公子无忌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20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