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防线

■ 文丨大唐雷音寺 袁榭 “国际刑警组织”是个很尴尬的机构。它的名号拉风,在影视作品中常常出镜,但实际权限并不强势,甚至这点有限的权限,还会被不肖的成员国政府滥用。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1923年9月3日到7日,“国际刑警大会”在奥地利维也纳召开第二次,大会通过决议要正式成立“国际刑警委员会”,即“国际刑警组织”前身。大会总部设在奥地利维也纳,规定每

■ 文丨大唐雷音寺 袁榭

“国际刑警组织”是个很尴尬的机构。它的名号拉风,在影视作品中常常出镜,但实际权限并不强势,甚至这点有限的权限,还会被不肖的成员国政府滥用。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1923年9月3日到7日,“国际刑警大会”在奥地利维也纳召开第二次,大会通过决议要正式成立“国际刑警委员会”,即“国际刑警组织”前身。大会总部设在奥地利维也纳,规定每年开年会一次,轮流在欧洲各国举行年会。

这个简述看似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组织诞生,其实实情远没有字面上那么光鲜。1923年的“国际刑事警察大会”是维也纳警局长以个人身份邀请20个国家的三百名同行前来开会交流切磋,与会者自费出席,差旅不报销。大会决议决定成立常设组织的随即要求,是与会者回国后赶快建议所在国政府多签引渡条约、多拨款过来。

“国际刑警组织”的源起,实际是一战前的欧洲秩序在刑事司法界的最后余晖。欧洲最世界化的城市警局首脑,试图发起文明世界的同行协会,以最尊重一战前国界的方式来解决跨国性的“一般犯罪”。“国际刑事警察委员会”坚持跨国流窜嫌犯的拘捕请求必须完全依托国与国之间的双边引渡条约、坚持只关注“一般犯罪”而非其他、坚持本组织行为不僭越各成员国本身的警政。

要言之,就是“国际刑警”的实际辖权与名号的字面意义相反:没有超国界的执法权,没有固定的经费来源,雇员不能驾临成员国揸枪射人,没有独立的搜查权限,没有任何的逮捕权限,关注的焦点大多在贩毒贩人贩脏货这些普通犯罪而非恐怖分子上。“国际刑警”的功能,是各成员国警政机关的通告板、数据夹。

但编剧们是不会理这些的,对于全世界的编剧们来说,“国际刑警”就是一个剧情装置,用来引入口音奇怪、气质异域的差人角色。

这是由来既久的传统,从“国际刑警”在1950年代更为今名时,好莱坞就开始演绎。1957年电影《捉人巷》中,“国际刑警”可以杀到纽约无令状就搜查女主角的旅行箱。

2013年的电影《家园防线》,“英伦郭达”杰森·斯坦森主演的主角,设定是一个“原英国国际刑警,转任美国缉毒局特工,退休后在美国南方乡下大破当地黑社会”。这个设定拗得太生硬,连最不挑的影评人都在吐槽“只有史泰龙这种审美残疾的导演才看得上这种剧本”。

斯坦森老师一脸无奈:“怪我咯”

一般来说,国际刑警出身的文员官僚,就算在美国大农村接受村炮再洗礼,家里也不会存这么多长短火。

家园防线》不管这么多,就是要让杰森·斯坦森老师耍铳。

老实说,编剧犯懒靠“国际刑警”耍狠耍酷,不只是好莱坞二线片。20年前的香港电视,“国际刑警”村起来更土。

是的,大家没有看错,方中信老师虽然现在咖位很大,但当年也只能在这种亚视村炮剧集里做男二号。

而且亚视剧集的预算可能不是很富余,“国际刑警”耍狠,拔出来的是小左轮。

电眼咆哮影帝尼古拉斯·凯奇老师主演的、最后一部不烂的电影《战争之王》中,与军火走私贩主角捉迷藏的“国际刑警”也是人手一支MP-5冲锋枪。以《战争之王》的精细制作而言,出这种谬误实在是刻板印象使然。

老实说,《战争之王》剧本与制作很注意熨帖细节了,比如主角在东南亚贩军火被华语武装人员的路卡拦住检查。面对边检“您不是打算卖这些吧?这有十万发子弹呢”的质问,凯奇老师一嘴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回答:“我比较喜欢打枪。”

2009年电影《跨国银行》,也拍的是一个失意国际刑警满欧洲追查军火贩与洗钱银行家的故事。这部戏虽然也不求实,至少拍出了“国际刑警”与各国警方的辖权冲突、“国际刑警”的有限职权。

至于每年的当红动作片和喜剧片,提起“国际刑警”就基本是瞎编了。不过不要紧,看这种戏时,正常观众都会自动关闭思维中的理性部分,“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比如以“主角们大脑里充满睾丸酮和肌肉束”为卖点的《速度与激情》系列,第6部把“国际刑警组织”的总部搬到了伦敦。

再比如去年的动作喜剧片《杀手的保镖》中,为了让正又辣的法国女主角更多异域风情,片方也安排她做“国际刑警”,尽管她在剧情里起的作用和普通法国警察没区别。

看完这些电影,千万别把艺术当现实,把“国际刑警组织”神话。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20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