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银行给\

罗丽云 本报记者 李娜 北京报道 日前, 杭州银行 六年前的8亿贷款诉讼案件终于迎来法院判决。 2014年10月23日,杭州银行上海分行与上海璟合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借款合同》和《抵押合同》,上海璟合实业向杭州银行上海分行借款人民币 837456344.55元,还款方式为分期还款,上海璟合实业以其拥有的位于上海市黄浦区鲁班路的若干房产等物业向公司提供抵押担保。 同日,另外一家

罗丽云 本报记者 李娜 北京报道

日前,杭州银行六年前的8亿贷款诉讼案件终于迎来法院判决。

2014年10月23日,杭州银行上海分行与上海璟合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借款合同》和《抵押合同》,上海璟合实业向杭州银行上海分行借款人民币 837456344.55元,还款方式为分期还款,上海璟合实业以其拥有的位于上海市黄浦区鲁班路的若干房产等物业向公司提供抵押担保。

同日,另外一家企业上海祝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与杭州银行上海分行签订《保证合同》,叶罗彬向杭州上海分行出具《融资担保书》,为上海璟合实业在《借款合同》项下的付款义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合同签订后,杭州银行上海分行按约履行了《借款合同》项下义务。但是,合同履行期间,上海璟合实业未按合同约定时间分期偿还债务,杭州银行上海分行催告后,上海璟合实业仍未履行还款义务。

2019年12月,鉴于上海璟合实业的违约行为,杭州银行上海分行因与上海璟合实业有限公司、上海祝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叶罗彬等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向上海金融法院提起了诉讼。

2020年6月2日,杭州银行披露了诉讼进展情况,上海金融法院就纠纷做出了判决。

判决结果为,上海璟合实业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杭州银行上海分行支付借款本金837252261.63元、利息215829126.09元、罚息 70611990.76元、复利54143302.52元,以及自2019年12月3日起至借款实际清偿之日止的逾期还款罚息及复利。上海璟合实业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还需向杭州银行上海分行支付律师费90万元。

上海祝源企业对上海璟合实业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上海祝源企业在履行义务后,有权向被告上海璟合实业追偿。叶罗彬对上海璟合实业法人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叶罗彬在履行上述义务后,有权向被告上海璟合实业有限公司追偿。

同时,因签署了抵押合同,上海璟合实业届期不履行所确定的付款义务的,公司上海分行可以依法与被告上海璟合实业有限公司协议,以抵押物折价或者申请以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优先受偿,抵押物折价或者拍卖、变卖后,其价款超过债权数额部分归被告上海璟合实业有限公司所有,不足部分由被告上海璟合实业有限公司继续清偿。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璟合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3月,公司主要从事商业地产的投资、管理和运营,注册资本为6000万元,而上海祝源企业是其母公司,叶罗彬是其法定代表人。

上海祝源企业多次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叶罗彬也因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被执行人等,自身风险达212条,早在2014年10月,他就被法院列为"老赖",时间跨度从2014年到目前不等,失信记录大部分显示为未履行还款。

企查查数据显示,上海璟合实业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由被起诉数量达71条,其中涉及的债权人包括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光大银行上海浦东支行、平安银行上海分行等。

此外,6月3日,上海璟合实业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而被纳为失信被执行人。2月13日,申请执行上海璟合实业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该公司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被限制消费。

值得关注的是,新华融媒看财经从裁判文书网获悉,2020年4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发布的执行裁定书披露,该院在执行(2016)沪0115民初82454号申请执行人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与被执行人上海祝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上海璟合实业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查明被执行人名下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本案暂不具备继续执行条件,依法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在此之下,也意味着,虽然杭州银行的借款案件胜诉了,但是璟合实业及连带清偿责任方均无还款能力,偿还的可能性非常小。

杭州银行指出,目前该判决尚处于上诉期内,且被告偿债能力及抵押物的变现时间仍存在不确定性。公司已对本次诉讼所涉贷款计提相应贷款损失准备,预计本次诉讼事项不会对公司的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造成重大影响。

回顾杭州银行借款当年2014年年报,该行当年末资产总额为4185.41亿元,贷款余额为1966.56亿元,其中上海地区贷款余额为127.32亿元,这笔8.37亿元的贷款则占当年上海地区贷款余额的6.57%。

杭州银行未披露借款的到期日期,2014年至2019年财报数据显示,杭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2%、1.36%、1.62%、1.59%、1.45%、1.34%,可以看到2015年、2016年该行不良贷款率增速加快,2016年的不良贷款率达到最高比率,且2016年末,杭州银行不良贷款数额突然猛增至40.04亿元,一年增加了10.67亿元。这笔8亿多的借款可能导致了2016年不良贷款额的猛增。

此外,虽然杭州银行在借款案件中面临了巨大数额的坏账,属于受害方,但该行在贷款审核过程中或存在一些漏洞。

资料显示,上海璟合实业向杭州银行上海分行借8.37亿元贷款的同一天,璟合实业的法定代表人叶罗彬因与农业银行宁德东侨支行的借款纠纷被法院立案,涉及的数额约1225万元。另外,据报道,在借款之前,叶罗彬旗下的另一公司运天钢铁向杭州银行上海分行的借款已经逾期三个月。

近年来,杭州银行上海分行多次卷入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由起诉他人或公司的案件中。

2020年第一季度计提贷款减值损失为22.65 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 20.51%。2019 年,计提贷款减值损失71.72亿元,同比增长 25.71%;而2018年计提贷款减值损失57.05亿元,同比增长29.92%。综上,杭州银行,计提贷款减值损失已连续两年多保持超2成以上增速。

行业人士认为,贷款减值损失计提,意味着商业银行贷款资产发生了预计损失,计提的提升,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数额的增加。金融借款纠纷案不断、贷款减值损失计提增速较快的情况下,杭州银行应在贷前调查、贷款审核等方面应更加审慎。

针对借款案件以及不良贷款等相关问题,新华融媒看财经记者多次拨打杭州银行客服提供的办公室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公告披露后,截至到发稿日,杭州银行股价连续7个交易日下降。6月2日,杭州银行收盘报9.12元,6月10日,收盘价报8.88元,累计跌幅达2.63%。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20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