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笔记:在草地上午餐

梁东方 非冠期间,看到欧洲人不肯放弃自己的生活习惯,周末的时候依然会纷纷走出家门到城市广场、公园草地席地而坐的小视频,知道他们不肯因为瘟疫的事情而改变这春天里的传统生活方式——在春天的阳光里,在草地上席地而坐的享受。不禁感慨系之:那固然是非理性的不科学的,但是在没有瘟疫的时候,自己又有几次那样在春天的阳光里席地而坐过呢! 春天是个适合到

梁东方

非冠期间,看到欧洲人不肯放弃自己的生活习惯,周末的时候依然会纷纷走出家门到城市广场、公园草地席地而坐的小视频,知道他们不肯因为瘟疫的事情而改变这春天里的传统生活方式——在春天的阳光里,在草地上席地而坐的享受。不禁感慨系之:那固然是非理性的不科学的,但是在没有瘟疫的时候,自己又有几次那样在春天的阳光里席地而坐过呢!

春天是个适合到户外坐定了,享受季节的整体氛围的时间段。放眼所见都是春天的物象,既可以细看,又可以只笼统地享受它们联合组成的气氛。细看,细看一朵花,细看一树柳,是赏春、游春、看春天的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基本上也都是一走一过一感慨一拍照的格式,真正有时间坐下来,和春天一起待着的人并不多有,然后就又匆匆地回到城市里去了。

城市是只有建筑没有季节的地方,返回城市就意味着离开了季节,就结束了一年大致上也就一两次的踏青赏春的行程。为了弥补这样的缺憾,我特意在中午的时候跑出来,跑到草地上来野餐。

车子支在一边,席地而坐,捧着饭盒,沐浴着已经有点晒了的阳光,在没有叶子的树木稀疏的影子里,听着广播,慢慢就食:不管带的什么饭,这时候就都会是最好吃的东西了。

在这样的情境里,越是不太在意带的什么,越是让人不由自主地仔细端详每一样食物和物品:黄色的小橘子,一罐草莓酸奶,一袋干咸花生,牛蒡茶茶水,当然还有主食炒米饭;除了手机笔记本充电宝之外,还有一个作为收音机使用的插着耳机线的旧手机,一个拉锁透明文件袋里装的是《歌德短篇小说选》和一支在书上划线的铅笔……此时此刻,每一样都会用到,无一遗漏,每一样都是自己最好的陪伴,都是自己面对这春天的正午时的出发点。

放眼望去,周围的草地树林之间,只有一对同样骑车而来的年轻男女,再无其他踏青客。那女孩平躺在草地上,男孩站到她的正上方去俯瞰着拍照;女孩又轻盈地跑到灌木丛里,男孩举着长镜头亦步亦趋地跟随着,一只眼紧紧地盯着取景框,一只眼还要抽时间睁开一下,看着脚下的路。穿着黄裙子白袜子的女孩的小腿在没有叶子的灌木丛后面敏捷灵巧地闪动着,男孩带条纹的运动服在他宽宽的肩膀上则像是某种大型动物的斑纹……他们灵动的笑语之声,与隐隐约约的蜂鸣,大致在一个音高上。

在这个环境里,席地而坐或者干脆躺下以后,周围的草地灌木蓝天还有刚刚开放的小黄花们,似乎就格外属于你了。这不是一走一过的游春所能体会到的感觉;想来,那些能这样在春天的草地里以席地而坐的方式赏花赏春的人们,不论是在聚餐、是在演奏、是在看书、是在小睡、是在什么也不干地“虚度”生命中的时光,都是这般美妙的滋味。

眼耳鼻舌身,全部感觉所迎接到的,都是崭新的生机。以草地边的灌木丛为例——在我们的印象里,灌木丛从来都是一团一片而已,今天这样在灌木丛边席地而坐,甚至躺下来的时候才赫然发现:即使是同一种灌木,因为朝向、地力以及其他不可言说的条件不同,一丛与另一丛之间不同,乃至同一丛中一根一根的枝条之间也没有完全一致的。很难用一种简单的颜色划分来描绘;绿色、淡白色、灰色、土黄色、浅红色,每一种颜色都接近于真实的状态,但是每一种颜色又都不足以完全客观准确地界说它们。它们是所有这些颜色的综合,却又不是所有这样颜色本身。而在这样一片几乎可以说是杂色的枝条之上,人的眼睛是可以直观地意识到,正有绿色的汁液在不舍昼夜地流灌到全部枝条之中去,让每一根枝条都逐渐饱满起来,逐渐将冬天枯死了一般的颜色挤走。

这样复杂的用色,如果不是现场写生的话,凭人想象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如此随意而又恰到好处的安排的。再有技法的画家,也必须时时刻刻向自然膜拜才有可能及于自然之万一。

我坐在草地上、躺在草地上,端详着灌木丛的时候,它们正处于这样一种绿色逐渐要占据主导地位的时刻;这个时刻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十几天,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并非匀速;以今天这样最高气温直奔20度以上而来的架势,你要是用手轻轻攥住一根枝条的话,想必能感觉得到其中正在加速灌注的浆液的隐隐脉动了。

不过,它是不能太急的,周围的一切也还都在春天的路上呢。比如灌木丛前面的草地上的小黄花,虽然已经有了连成一片的趋势,但是具体看每一朵也还都开得小小的,弱不禁风的样子,让人不得不小心迈步,即使铺上雨衣要躺下的时候也一定要避免压到它们。

实际上人现在已经不愿意靠近那些小黄花了,因为那里午后的阳光正盛;人还是愿意待在树影里,树枝树干的影子里——树冠上还没有叶子,也就没有通常的那种树荫,只有纵横曲虬的影子。

树影大大咧咧地倾斜在草地上,恰好遮不住小黄花们盛开的位置;换句话说,所有被树影遮住的位置,小黄花们就都还没有能吸收到足够的阳光,都还没有开放;树影在草地上随着时间缓慢而坚定地移动,总会绕过那些一片片盛开的黄色。黑色的影子和黄色的花朵,就与绿色的灌木,以及灌木上碧蓝的天空一起凑成了一幅色彩清丽的画面。

这幅明媚的画面映入我平躺着的眼睛,以一种很少有的角度镶嵌到了自己对于春天的印象之中。后背舒展地贴着草地,体会到草地的起伏,呼吸着高高地站着的时候不大容易闻到的、草地上初生的新鲜小草们联合形成的一片蓬勃气息,轰然入梦也就成了最顺理成章的事情。

这几乎已经是游春、赏春等往往外在于春天的行为之上,和春天融合的一种最佳方式。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20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