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恒河游泳后,我决定辅导印度人参加“国考”

李晓:清华理工男,前陌陌工程师,现于印度班加罗尔,创业做在线教育行业。 跳到恒河里游了一圈,虽然没有喝到恒河水,但李晓留在印度创业的想法逐渐明朗。这是清华理工男第一次来印度,他觉得和佛祖的故乡有不解之缘。 2019年7月,赶上国内对内容加强监管,李晓决定到国外走走看看。此前,一次宿醉后,第二天早上,李晓在四川博物馆看到佛教展区,读了《佛陀传》

李晓:清华理工男,前陌陌工程师,现于印度班加罗尔,创业做在线教育行业。

跳到恒河里游了一圈,虽然没有喝到恒河水,但李晓留在印度创业的想法逐渐明朗。这是清华理工男第一次来印度,他觉得和佛祖的故乡有不解之缘。

2019年7月,赶上国内对内容加强监管,李晓决定到国外走走看看。此前,一次宿醉后,第二天早上,李晓在四川博物馆看到佛教展区,读了《佛陀传》,越看越想去印度,借为公司寻找新项目的机会,李晓第一次踏上了印度。

那时,他的职业期逐渐达到一种安逸状态,而他又不想太“舒服”。抵达瓦拉纳西时,他心绪繁杂,生猛的他,一头扎进了印度的圣河,似乎,他在恒河被“净化”,不想再做自己熟悉的事情,想要创业的想法渐渐明晰起来。

沿着佛祖当年在恒河平原的足迹,去鹿野苑,探访菩提迦耶,做印度公务员辅导的想法也逐渐明朗。

在印度,公务员考试的受追捧程度丝毫不亚于中国。印度公务员考试被称为“世界上最难的考试之一”,平均录取率约为千分之一。虽然考试难度大、竞争激烈、录取程序严,但不少人看中公务员的薪酬,以及公务员工作为家庭带来的声誉和尊严,挤破头想要获取一席位置。

在严苛的考试要求下,相对的公平公正,就让印度“国考”成为寒门子弟改变命运、进入精英行列的唯一机会。

曾在雅虎、今日头条(现称“字节跳动”)、陌陌工作过的李晓决定去试一试水。中国人去印度做教育,还扎进公务员考试领域,没有前人成功的经验做参照,这在常人听来大多觉得是一件疯狂的事情,但在他看来,做惯了流量变现生意,就想要尝试一些更有意义的事。

李晓在雅虎做过算法工程师,在今日头条做过产品经理,后来被挖到陌陌,又当了五年的产品总监。

为什么选择做教育?李晓说,自己生在小县城,读了一所好高中,考上了好大学,又到清华读研,算下来,教育是自己人生的转折点。在印度国内坐飞机中转时,他看到飞机上一半的人都在看书,感受到当地人对知识、学习的渴望,觉得在印度做教育机会很大。

从印度回国之后,李晓想了想,就辞掉了工作,创业做教育。在印度,李晓拜访了当地本土大学,觉得做公务员考试APP是个不错的机会,雇了三名印度员工,就这样投入到之前从未涉足的领域。

以下内容来自李晓的自述:

从雅虎、头条、陌陌,到印度

我生于1987年,家住一个小县城,后来搬到了大连读高中,我的父亲是数学老师,所以我报考了数学专业。大学期间,我读了很多数学家传记,发现法国出了很多数学家,所以还学了一年法语,想要成为一名数学家,后来觉得自己成不了数学家。就突击了几个月,考上了清华软件学院的研究生。

2011年,还在读书期间,我到了雅虎实习。实习期时,我参加了一档电视求职节目,有很多人给我打来电话,当时脑子一热,就决定休学,拿到了50万去创业。当时做了三四个月的社交和手游,觉得能力还不足,没办法掌控好整个团队方向,就放弃了。

2013年1月,我回到学校领了毕业证,虽然错过了校招,但之前在雅虎实习了两年,就拿了雅虎的offer,做了一年多的算法工程师。

当时在雅虎结识了一个波兰人,他就是做产品的,看到他的生活,不用写代码、不用加班、全球到处飞,就觉得这才是我要的生活。慢慢地,我产生了想做产品经理的想法,但雅虎是外企,等级明确,要晋升到产品经理需要花上很多年。

于是,我从雅虎辞职了。没有任何经验、优势,但我就想做产品经理,就开始找不需要工作经验的产品经理,最后找到了一家创业公司,就是今日头条。公司创始人张一鸣很喜欢我这种有理工科背景的人,他觉得我这样的人能成为更好的产品经理。面试通过,顺利进入今日头条,刚好赶上公司刚开始做商业化,作为唯一的产品经理负责它们的广告平台,去见客户,出提案,那段时间真的是没日没夜的工作。

2015年,陌陌找到我,希望我能去他们那做产品总监,开出的薪酬比原来多三倍。毕业只有两年的时间的我,职场经验还不足,按照我当时的情况判断,就觉得应该去陌陌。

5月份正式入职陌陌,起初又重新做了一遍广告系统,差别在于,之前在今日头条我说了不算,到了陌陌后就把自己的想法实践了一下。2015年Q4,我带的团队就为陌陌创造了最大的营收。

2016年整年都很顺利,直到年底,陌陌开始转型做短视频。陌陌是一个泛娱乐公司,直播来势凶猛,广告的占比就不高了。到2017年,我在维持广告业务的同时,一直在尝试新的事物,也有点迷茫。但当时也没想过要跳槽,假如当时跳槽去BAT中的任何一家,可能也不会比在陌陌的待遇好。

30岁那年,我的人生达到了比较松弛的状态,职业期也进入一种舒服的状态,也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家庭生活中。但也会觉得自己也没做什么,没什么能耐,变成了一种很奇怪的状态。

到了2018年,陌陌广告涨也涨不动了,我就开始研究下沉市场。当时公司成立了一个全资子公司,做网文和短视频,我成了这家公司的监事,带着团队发展业务,做出了100万的DAU。那会儿做的很顺利,觉得自己除了做广告,做别的也能成事。

到了2019年初期,行业遭遇严监管。4月,我还在成都出差,某天晚上凌晨12点,发现探探遭到下架,陌陌被限期整改。停止推广对数据团队的影响很大,当时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某一天,我逛到四川博物馆,顶层是佛教展区,看到一尊佛像,川博的讲解说佛就是领悟了道理的人,当时我觉得很有意思,又下单了几本佛教的书,读到《佛陀传》,越看越想去印度。加上国内当时内容管控较严,我在陌陌内部做的短视频APP,也受到很大影响,我也看到国内很多竞品被下架、罚款,觉得待在国内还不如出去转转,看有没有什么新机会。

公司也对我说出海去看一看,我就决定去印度转一转。加上当时心里面还有一定的冲动,觉得还应该做点事情。之前做的东西可能在公司里很拿得出手,成绩也不错,但是拿到外面一比,可能也就成绩平平。

而且公司不给钱,项目就做不动,顶着内外部的压力,加之我觉得已经舒服够久了,所以想做些新事情,就又萌生了创业想法。

我觉得,人到一定年纪,不应该太“舒服”,这样才能进行一次蜕变。


去恒河边走一遭,决定做教育

带着为公司跑项目的任务,2019年7月,我安排好了去印度的行程。因为在做小说和短视频APP,我想着还可以在印度做一个社交项目。

当时在孟买、瓦拉纳西、巴特纳、菩提迦耶这几座城市,待了两周。那期间,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些人,碰到印度人我也会主动和他聊天。当时有一位朋友心情比较低落,我就陪着他一起去拜佛。突然从紧迫的生活状态中放松下来,回顾自己一路走来,觉得还是很幸运。

仔细想来,我的生活转折点其实是在教育上。因为家庭的安排,我去了一个更好的高中,有更好的教育环境,因此,我的高考成绩要比初中比我聪明、努力的人,成绩更好。后来又幸运地去清华读了研,教育对我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我个人就是教育的受益者。再加上看到国内做内容、社交的公司很多都在亏钱,就产生了做教育业务的想法。

后来我们去了瓦拉纳西,当时正赶上印度的一个节日,每天晚上都有恒河夜祭,当地人都很虔诚,大家虽然很穷,但都很开心,这让我很震撼。

某天晚上,我和朋友在一家餐馆吃饭,老板是婆罗门,我们聊的很开心。第二天他带我们去印度教的庙,又讲了很多印度教的知识,印度教讲究精神和肉体相分离,不会那么追求物质。后来我们也同印度教民一般,到恒河里洗了个澡。那一瞬间还是很净化灵魂的,我觉得不想重复做之前做的事情了,想做一些对人有益的事。

去菩提迦耶时,在菩提树下冥想,想得到一些解答。坐在树下,觉得自己纠结的问题都是很小的事情。后来又参观了巴特纳附近的那烂陀大学,那是唐僧取经的地方,也是中国第一个去印度做教育的人。

真正下决心要做教育的时刻是从巴特纳回孟买途中,当时搭乘了印度的廉价航空,我在飞机上睡着了,醒来之后,看到飞机上一半的人都在看书。原来大家是那么的想要学习,就觉得在印度做教育机会很大,尤其是能坐飞机的人就算是印度比较有钱的人,他们也都在看书。

回到孟买后,辗转经过多人介绍,我拜访了一所大学,和这所大学的副校长探讨了很多有关中国教育和印度教育的异同,那还是学校第一次见到有中国人来访。我和学校里的学生聊天时发现,他们考试是为了出国,再不然就是考公务员,当时我还挺惊讶,印度也考公务员。

回国之后,我和懂印度的朋友聊,大家都觉得这个可能是个刚需。然后公司问我,在印度看到了什么机会,我说做教育。公司就说,你要做社交、短视频都可以,但陌陌不做教育。当时我就卡在了一个执念上面,就想做教育,不想再做重复的事情。

后来公司和我说可以再去南美或是非洲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但我也提不起什么兴趣。8月,我向陌陌递交了辞呈。

重新开始,初出海者的思考

我觉得印度最大的问题是有流量不能变现,所以想到要做刚需的项目,付费前置,只做那些有购买力的人群。而在印度,美国平台性公司又太强了,中国公司很难打过YouTube、Facebook、Google等公司。而且印度变现困难、人均GDP不高、收入水平不够、网上支付习惯还没有完全养成。

印度又是一个非常分化的市场,有不同语言、宗教,当时我就想做一个美国公司难以进入、付费意愿强,且商业模型成立的项目。而公务员考试的市场比较统一,很多大学生才考公务员,对于我来说,使用英语就可以,内容上也更好理解。

开始决定做印度公务员考试APP时,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做好。去年8月辞职的时候,虽然心里觉得很爽,但是一想到要做一个完全不熟悉的领域,又没了收入,还是有些担心,只能自己搭团队、找方向、看产品,一点点学习。

我在今日头条的前老板在创业做教育,于是我就在他那里帮忙,学习怎么做教育。同时,又托人在印度买公务员考试的复习资料来做,混当地人的考试论坛,看成功考过的人的视频、了解他们是怎么复习的,用别人的产品,听在线课,这个过程就花了两个月。

9月,我出了第一版设计稿,但10月就全部推翻了,当时很焦虑,觉得我的认知达不到我想做的事情。11月,觉得自己算是了解教育的商业模式、基本打法,准备了本地化的内容,在12月才真正进入了开发阶段。今年1月,公司产品Exampass最终在印度上线。

这中间我也有和在北京的印度人交流过,发现大部分来北京的印度人都在印度考过公务员,因为考试太难了,他们都没有考上。印度人对公务员考试比中国人要狂热,他们的考试渠道更窄,回报更大。

但他们提出的见解大多在印度公务员考试是什么,他们参加考试时大多在4年以前,那时印度移动互联网渗透率很低,在产品上,他们没法给出建议。

比较幸运的是,当时我认识一位做了5年公务员培训的印度老师,她跟着她的老公来到中国,做陪读。我经常找她交流,后来她也加入进来,和我一起做产品,整体来说,她更了解学生,在我建立公务员考试认知上,给予了很大帮助。

我有一位中国合伙人,他是负责技术的,在北京办公室的员工主做产品增长。驻印度的员工主要负责和当地的线下培训机构商谈合作,为我们的产品提供内容。近期,我们还招募了6位印度当地的老师,马上就要上线直播和录播课程。

目前,印度整体备考市场是千亿美金的规模,其中,职业考试的体量差不多在200亿美金。2019年,包括公务员、银行、教师等职业在内的线上考试版块差不多有1亿美金体量。线上渗透率不足1%。

但依照中国经验来看,只要提供足够好的产品,有足够好的模式,增长会很快。我觉得真正好的教育解决方案应该是线上线下相结合,一些东西线下教效果才更好,但线上教学也有自己的价值,我们之后也不排除会和线下机构合作。线上和线下并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因为考试难度大,需要线上帮助,包括整个学习计划和知识图谱也需要线上跟踪。

目前,平台上已有的测试题是按照印度公务员考试时间陆续上线的,像在3月、5月、9月都会有不同的考试,所以大多数印度人在一场考试中落败,就会立刻转投下一场。

我们预计,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应该就能覆盖印度基本的公务员主流考试,目前平台上支持的各类考试,潜在用户能达到四五千万人。目前的设想是先做足够好的工具来切入,再推出轻量级的线上课程产品。5月25日,Exampass上有了第一位付费用户,用99卢比购买了铁道类公务员考试测试题。

未来,可能会考虑往线下走,或者做更高客单的线上产品。目前,我也在准备注册当地的公司,来开展业务、招人、做支付。

现在,让我感到振奋的事情就是用户的留存度比较高,对于想学习的用户来说,产品真的有用,我们统计发现平台最初上线时有3万道题。产品上线两个月时间,有100多个人把3万道题都刷完了。

这种成就感是在我之前的工作中感受不到的,因为娱乐是让人享受即时的快乐,像阅读够一定时长送钱,还能抽奖,看短视频也能赚钱。但教育是一件痛苦的事,做题很痛苦,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学习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

因为疫情的关系,近期都没有办法再去印度,现在我特别想见见用户,和他们聊一聊,也想去南印转一圈,再找一个印度合伙人。还想看一看古老的印度教的庙,毕竟我也开始“中年危机”了,也需要一些东西去支撑自己。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20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