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性偶像打破单一审美怪圈了吗?

近日,《青春有你2》的Top20榜单出炉,本周六的出道夜即将拉开帷幕。微博上该节目的话题阅读量已超过128亿。在定义“X(未知要素) 女团”的道路上,节目再一次强调了初衷: 重新定义女团标准 。与此同时,《创造营2020》也在“敢,我有万丈光芒”的怒吼里开播。 在女团选秀节目泛滥的今天,我们到底该用什么标准衡量女性偶像? “爹味十足”的《创造营2020》与大女主剧

近日,《青春有你2》的Top20榜单出炉,本周六的出道夜即将拉开帷幕。微博上该节目的话题阅读量已超过128亿。在定义“X(未知要素)女团”的道路上,节目再一次强调了初衷:重新定义女团标准。与此同时,《创造营2020》也在“敢,我有万丈光芒”的怒吼里开播。在女团选秀节目泛滥的今天,我们到底该用什么标准衡量女性偶像?

“爹味十足”的《创造营2020》与大女主剧本下的《青你2》

最近,两档女团节目的热播不乏观众们的一番比较。有业内人士说,《青春有你2》抄袭了两年前《创造101》的开播海报和“重新定义中国女团”的标语。可当“女团鼻祖”《创造营2020》开播后,我们发现它依旧在召唤“传统意义上”的标准女团。

曾经的王菊在《创造101》里的影响力是有目共睹的,当时每个人的朋友圈都充斥着她的拉票标语“你不投,我不投,王菊何时能出道”。可惜黑皮肤微胖的自信女孩最终还是没有成功出道。在偶像工业化时代,女团的标准定义是流水线生产的芭比娃娃:甜美、窈窕、无恋爱丑闻的邻家女孩。王菊“独立女性”的人设为节目带来的热度像是一个为她人做嫁衣的笑话。

《创造营2020》第一期的节目中也不乏对于女性的固化认知。一开篇的“小蛮腰”破冰游戏里,女生们就开始比谁的腰细,甚至嘲笑着身材略微健壮的训练生。对于这样的身材攻击(body shaming),微胖的女生也不生气,同样调侃着自己的身材。

在舞蹈担当表演完后,导师的评价也耐人寻味。导师黄子韬评价训练生刘些宁:“不管前面的选手跳的有多好,目前她最适合女团的舞蹈。”有评论认为导师黄子韬像是一个 “昏庸无能的老皇帝在选妃”,看到普通选手就是“你达不到最高标准”,看到漂亮妹妹就是“心动的感觉”。在这样的固化标准下,创造营的女孩们只能不断向这些拥有标准偶像外貌的训练生看齐。

反观《青春有你2》里,那些训练有素、符合传统女团标准的选手却并未得到最高评价。对SNH48、AKB48以及乐华娱乐女团的初评级中,导师们的评价是:风格一模一样,没有个性。

在这档节目里,“标准女团”的概念被“X女孩”所解构了:能唱能跳能Rap的全能短发女孩刘雨昕用实力收获了大家的喜爱。当109位训练生诠释同一首甜美主题曲的时候,她依旧能跳脱出严丝合缝的流水线制作,把自己擅长的popping(震撼舞)元素融合在歌曲里,坦率地诠释自己中性的形象。

当导师问她为什么穿裤子的时候,她说:“我们这样的女生,能不能跳女团舞,已经是上个世纪讨论的问题了。我就是要做我自己,所以我又换回了裤子。” 

为何在讨论女团定义的道路上,《青你2》和《创造营2020》采取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据猫眼调查,两年前《创造101》的90后观众比例高达52%,男性观众占比43%。

这一数据意味着,虽然90后女性是选秀节目的主力军,年轻的男性观众依然对女团选秀给予了很高的关注。《创造营》的101位女性依然符合男权社会的“主流审美”。

在舞蹈担当的比拼中,男性导师们对外形养眼的选手尤为偏爱。即使专业女团出身的导师宋茜指出“最适合女团”的刘些宁舞蹈卡点不够准确,四位男导师却一致认为她更突出,宋茜也只能无奈同意。

相较而言,那些仅仅拥有甜美外表的训练生在《青春有你2》里走得并不远。不仅如此,节目组邀请的导师Ella和飞行导师金靖也不是标准意义的女性偶像。某种程度上来说,《青春有你2》像是为新时代女性打造的女团节目,而 《创造营2020》的导师格局和单一的训练生风格造成了偏向男性审美的局面。

美国社会学家阿莉·霍克希尔德 (Arlie Russell Hochschild)提出的“情感劳动”(emotional labor)概念能够帮助我们理解偶像工业对观众的强大吸引力。该术语指出工作者为了完成自己的工作,必须以某种特定方式管理自己的情绪与表达方式,为同事和/或客户营造正面体验。在女团的市场里,训练生们就必须为了满足不同的观众对于女团的幻想而展现出特定的情绪。

对于男性审美导向性很强的《创造营》来说,甜美的曲风是保命的护身符:Vocal(声乐)的训练生们争先恐后地选择《喜欢你》这首甜美的歌曲来展现自己的女性魅力,就连拥有烟嗓的酷女孩希林娜依·高也硬着头皮选择了这首歌。

而在《青春有你2》的舞台上,训练生们不再为了展现自己甜美的一面而竞争。相比较选手形象单一的《创造营》,个人风格鲜明的《青你2》训练生呈现出了更加多元化的面向,0号的裙装和洋娃娃的脸蛋不再是免死金牌,实力与勇气才能让人脱颖而出。为此,训练生们会刻意选择风格多变的作品,比如酷帅的舞蹈担当刘雨昕会主动挑战声乐难度较高的抒情歌曲《想见你》,唱着《有点甜》的冷脸女孩陈珏也因为“反差萌”的笑容被送上热搜。

为何女性观众渴望看见多元化的女性偶像?不可否认的是,当今社会下的年轻女性更加难以被女性刻板印象“洗脑”了。在传统的电视媒体中,女性通常都被塑造成家庭主妇或者是拥有恋爱脑的美女形象。她们在广告中被严重物化,在影视剧中是男权社会中理想的贤妻良母。可随着女性意识的觉醒,她们希望颠覆一切对女性的刻板印象。那些没有完美长相和身材的女孩希望扭转男权审美所主导的“看脸的时代”。

因此,她们所崇拜的女性偶像形象也发生了改变。当年“王菊现象”的出现也是一场隐形的女性运动,王菊的支持者为她在朋友圈拉票仿佛是一场对男权审美的集体反叛。年轻的女孩们在为训练生花钱打榜、拉票的同时也在培植自己的梦想,那些被选中的女孩就是她们希望成为的人:《青你2》里真实做自己的“作女孩”虞书欣,长得最不像“女团”的宝藏女孩上官喜爱,亦或是顶着爆炸头的高学历女孩张珏。

女性观众之所以希望看到更多元化的偶像是因为她们希望普通的,亦或是别样的自己也能被代表。虽说资本家们将选秀节目控制得彻底,可节目中的热点人物也多多少少顺应了观众们对别样女孩的想象。在主旋律意识增强的近几年,我们的社会在性别规范和文化符号上略显单一。当自我意识增强的“后浪们”发现那些冲破固化思维的多样化女性形象时,她们肯定会备受鼓舞。

中性风在解构“女性气质”?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青你2》有很多走中性风且人气爆棚的训练生。《GQ》曾讨论过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作者刘楚楚认为2005年现象级的《超级女声》让李宇春、周笔畅这样的中性化选手火了起来,其原因是同期走女性化路线的优秀选手张含韵、刘惜君背负着大量的污名,诸如“绿茶”(指表面人畜无害,背后善于玩弄感情)这种词语都被引入到对她们的讨论中。相反,像李宇春、尚雯婕这种中性化选手,她们很自然就跟私德话题绝缘了。因为看着像男生,就被默认人格上更接近男性,而自动隔离了女生特有的负面特征。

与之类似的是,《青你2》选手孔雪儿和秦牛正威因为之前和人气男明星若有似无的恋爱绯闻导致她们未播先火,所得到的负面评价多于正面。即使黑料被澄清,攻击性的评价仍然层出不穷,似乎拥有姣好脸蛋的女性总会被贴上“绿茶”的标签。

如今,很多女明星都有意无意往“男友”人设上走以求安定。《光明日报》发表的《饭圈文化的哲学省思》中,作者谢廷玉讨论了这一现象。“泥塑”是饭圈文化中的一种特殊现象,广义上的“泥塑”指放大女艺人的男性气质或“性别反转”,可似乎并不是所有女性都可以轻松走上“中性风”的道路。尽管泥塑粉倡导性别价值多元、美学表达多元,但对泥塑对象的普遍口味和要求还是“年轻的美女”,不是任何人都配被“泥塑”的。

当网友们对着郭碧婷、张天爱、戚薇这样的美女叫“老公”的时候,我们不难发现在“泥塑”的矛盾心态背后,大众依旧将外貌作为女性重要的评判标准。我们很难看到有粉丝会去泥塑一个长相普通的年长女演员,因为在“年轻美女”的世界里,这些年长的不再能挑起男性性欲的女性是必须被静音的对象。

在《青你2》中,刘雨昕、林凡、陆柯燃这些模糊性别特征的短发女孩都吃到了“中性风红利”,人气不俗。可为何同样走中性风的上官喜爱,张钰,王欣宇等人相比之下就没有那么高的人气呢?“Vista看天下”评论认为,她们明明也各有各的实力,却在中性风本身上没什么让人关心的欲望,其原因是她们没有出众的长相所带来的魅力加成。

长相出众的对象才有资格跨越性别范式成为“总攻”,而长相普通的中性化女孩们却因为长得不像女人被攻击。微博上不乏对上官喜爱外貌的攻击:“长相这么大妈也能出道?”说到底,女性依旧是被视觉化的对象,“白幼瘦”的审美依旧将女性评定为三六九等。当长相明丽的女明星因为害怕被攻击而选择“泥塑”自己的人设,看似逃离某种性别刻板印象的她们却同时加深了单一的性别符号。

女性气质的博弈仍在继续

上个月,“虞书欣海外人气”上了微博热搜,《青你2》在YouTube上也热度颇高。可不同于国内观众,海外观众的关注点有所不同,更多的评论是关于节目氛围和选手个性的,很少有观众评价选手外貌和实力。在国内不被看好的上官喜爱在YouTube上圈粉无数,网友评论说她是绝对的“badass woman”(女强人)。还有评论说“虞书欣像是CEO,懂得如何处理人际关系。”

脱离了国内“大妈”“作”标签的两位训练生很快就变成了外国人眼中的“意见领袖”,其实,这和节目组本身的设想也是吻合的。总导演陈刚在接受采访时就说过希望让大家看到形形色色的训练生,各种各样性格和有趣的灵魂。

在油管上点赞数很高的一句评论是这样说的:“As you can see, looks don’t define girls’ groups but talent and personality.”(外貌并不能定义一个女团,而是天赋和个性。)在微博上,每一期节目播出后不乏对于选手造型的评论,可外国网友似乎不在乎谁的造型最性感美丽,他们期待看到不同个性的训练生互动时碰撞出的火花。

“维多利亚的秘密”品牌的陨落也印证了西方女性对传统意义上女性性感的叛逃。今年5月,维密母公司L Brands宣布因连续三个季度的亏损,计划2020年在北美永久关闭250家店铺。跨域了40多年的历史,维密一直是男性审美主导的女性品牌。从1995年起,性感0码尤物的梦幻走秀就是男人们必看的节目,可近几年的维密口碑大跌,出现销量危机,更是宣布取消走秀。当别的品牌邀请不同年龄、不同身材的女性来代言时,维密仍然放不下赖以生存的“性感”,最终导致品牌形象的崩塌。

对“性感”有更多元理解的呼声在中国引起的反应却更加微妙。近期,维密宣布周冬雨成为大中华区代言人的决定引起了热烈讨论,可试图给予女性气质不同解答的周冬雨依旧被男性传统审美所炮轰,部分评论不乏透露出对周冬雨身材的强烈歧视。“前后不分的选她干嘛?”一位虎扑用户写道。周冬雨在拍广告时坦言“我不是定义上的性感。性感就是最舒服的、不迎合的,自然状态下流露出来的”。遗憾的是,不少中国网友似乎对这样颠覆性的解释并不感冒。

除了姣好的面容和身材,年龄也成为了国内网友评判理想女性偶像的重要维度。《青春有你2》开播前,网友就网暴有离婚史的训练生,对长相比较成熟的训练生进行人身攻击。

《诗经·卫风·硕人》中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是对于中国女性美的传统认知。从古至今,理想的女性形象似乎都是拥有吹弹可破肌肤的少女,但一提到气场强大的年长女性——比如武则天——就联想到心机和斗争。

美国汉学家罗汉(N. Harry Rothschild)指出,这位中国史上唯一的女皇帝在男性儒家史学家的笔下逐渐成了一个残酷、淫荡、非法、无情而又野心勃勃的篡位者形象,且这一形象直至今日也深刻影响着流行文化。

最近,未播先火的《乘风破浪的姐姐》进入了观众的视线。宁静、伊能静、张雨绮、钟丽缇等大牌明星一起参加一个女团选拔的节目,节目组更是号称这是“国内首档逆龄女团选秀”。网友们对于节目的期待值极高,网络上不乏这样的评论:“这节目一播出肯定血雨腥风的,有意思!”“我想看撕逼组。”而最近的一些路透和爆料也很有针对性,都围绕着姐姐们之间的争吵展开。

值得思考的是,为何网友们在看到《青你2》训练生们团结协作时被感动得痛哭流涕,而对于姐姐们的女团秀却抱着吃瓜的心态?像《声入人心》这一档全男性选手的节目播出时,为何没有观众期待男性偶像的争吵,而是被他们之间惺惺相惜的兄弟情所打动,与此同时中年女性却被贴上“爱撕逼”的标签?对熟龄女性的类似固化思维比比皆是。

在国产剧中,中年女明星出演的角色基本都是被婚姻和家庭束缚的母亲、恶婆婆、狠毒的皇后。而在好莱坞,尽管新生代演员也在崛起,中年女星依然统治着好莱坞,甚至一些沉寂已久的女星,也能凭借优秀作品迅速“翻身”。演员陶虹曾将之解释为亚洲文化大多是偏少女的审美,因此“女演员到了一定年龄,能找来的比较有得演的角色会少之又少”。在“美幼瘦”的社会审美下,中国女性偶像如何打破这个怪圈?

在审美标准快速更迭的行业,公众对于女性外形的理解和定义是否还会保持稳定?这些“X女孩”是否真的能为当下女性带来一场审美运动?我们期待在这个严丝合缝的工业化偶像时代看到一个独特的灵魂,也期待时代的选择会给我们一个答案。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20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