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造车江湖面面观

进入8月,新造车江湖再掀波澜。

进入8月,新造车江湖再掀波澜。

先是马斯克将以420美元/股的价格推动特斯拉私有化;再有蔚来赴美递交招股书,FF中国总部落成,小鹏汽车也按捺不住,宣布2019年完成300亿元融资。国内外各家新造车企业频频在市场上做出大动作,原本平静的新造车领域泛起涟漪。

随着近年来国家大力倡导发展新能源产业,众多新能源车企纷纷崛起,有BAT加持的蔚来和小鹏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同样,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市场潜力尚待挖掘,这也吸引了特斯拉和FF等企业在华开厂,以期借助国内的资金规模和市场需求解决自身产能问题。

可见,国内新造车市场已成群雄逐鹿中原之势。

“口号响亮”的小鹏

由于涉及研发、组装和销售渠道等层面,车辆的制造周期极为漫长,“烧钱造车”已成为行业定律,小鹏汽车也不例外。

2015年4月,小鹏汽车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3月,其获得4200万美元Pre-A轮融资;去年6月,其获得成立以来最高单笔融资,由优车产业基金领投22亿元A轮融资。

在获得A轮融资后,小鹏汽车加快了造车步伐。2017年10月,小鹏汽车在郑州宣布首款15台量产车型正式下线,距离其发布Beta版样车相隔约一年的时间。2016年9月,小鹏汽车宣布Beta版样车上线。去年2月,其首台试制车辆下线。小鹏汽车同时表示,该款车型将于2018年推向市场。

随着首款量产车亮相,小鹏汽车的融资再次加速,并且吸引来巨头入场。

2017年12月,小鹏汽车获得阿里、顺为资本、IDG资本和姚劲波等“明星资方”领投的A+轮融资,其投后估值约为50亿元。今年1月,其再度获得阿里、富士康等企业22亿元B轮融资。与此同时,小鹏汽车升级后的新量产车型正式亮相。

在今年1月CES电子展上,小鹏汽车推出2.0版量产车G3,定位纯电动紧凑型SUV。对比去年10月的首款车型,其外观风格上更加前卫,前大灯组为分体式设计,尾灯组则采用贯穿一体式设计。小鹏汽车计划该款车型将在今年春季登陆国内。

果不其然,在一众新造车企业角逐的北京车展上,小鹏汽车也公布了G3的预订方案。首批预订名额为2000位,补贴前售价区间为20万-28万元,而在扣除补贴后,G3在国内的售价或为13万元。同时其CMO熊青云表示,今年小鹏汽车要在40多座城市设立直营店。

量产车接受预订,销售渠道加速建设,形势看涨的小鹏汽车依旧停不住烧钱步伐。

今年7月,曾有传言称小鹏汽车正寻求6-7亿美元融资,估值接近40亿美元。而在今年8月,小鹏汽车最终敲定40亿元B+轮融资,除老股东之外,高瓴资本和K11等顶级资方也现身其中。本轮融资完成后,小鹏汽车B轮整体融资额为62亿元,估值达到250亿元。作为新造车企业,小鹏汽车目前仍需经历长时间的烧钱阶段,不断提高自身产能以实现量产。但选择此时放出300亿的融资目标,这也和近期国内外新造车企业的市场动向密切相关。

“流血上市”的蔚来

对比融资和烧钱速度,国内新造车企业中的另一位翘楚蔚来汽车当之无愧地位居首位。

2015年初,前易车网创始人李斌创立蔚来汽车,一向为人低调的李斌并未有过多的媒体曝光度,但作为将易车网“带上”美股的幕后英雄,李斌在出行领域的投资囊括了新车、二手车和共享单车等企业。可见,李斌虽为人低调,但做事风格上却相对雷厉风行。

而在花钱这个层面,李斌也曾坦言,事情能成,同样的事情即便花再多的钱也是对的,事情不成花再少的钱也是浪费。

因此,蔚来的融资和烧钱速度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

2015年6月,获得腾讯、京东等参投的A轮融资;2015年9月,获得红杉中国等参投5亿美元B轮融资;2017年3月获百度、腾讯和联想等领投C轮6亿美元融资;2017年10月获腾讯领投D轮10亿美元。截至目前,蔚来汽车共获得170.58亿元融资,若再加上本次IPO中18亿美元的上市融资,蔚来的整体融资额将超过200亿元。

对于此,李斌曾在采访中表示,“没有200亿别想玩造车这件事”。而在疯狂融资之后,蔚来也将每一分钱花在了刀刃上。

首先在国际化层面,成立三年的蔚来汽车赞助了Formula E以打造电动超跑EP9,同时还在上海、圣何塞、慕尼黑以及伦敦等19地设立设计、研发、生产、用户中心与商务机构。尽可能将触角伸向全球。

其次在用户体验层面,蔚来打造线下门店均是“挥金似土”。

今年8月,蔚来汽车位于深圳平安金融中心的第八家营销中心开业,除展示之外,并不具备销售和维修的功能。而截至目前,蔚来中心已先后部署了北京上广深杭和南京等10个城市,并计划在9月底累计部署40个城市。

而在上述中心的选址均是寸土寸金。知情人士透露,蔚来汽车在上海太古汇门店的投入约达8000万元,北京东方新天地的门店租金则超过万亿元。同时其体验店中还配有厨房和共享办公区等人性化设施,其建设成本可想而知。

融资,烧钱,再融资,蔚来汽车和大量新造车企业一道走上了同样的资金循环之中。但即使面对这般资金状况,蔚来仍要“流血上市”

8月14日,蔚来向美递交招股书,计划融资18亿美元,最终市值或达370亿美元,其IPO承销商包括摩根士丹利、高盛、摩根大通等知名投行。而在外媒报道中,蔚来汽车被誉为“中国版特斯拉”。

根据招股书显示,蔚来2018上半年营收4599.1万元,汽车销售收入占比96.5%,但其上半年净亏损却达33.255亿元。2017全年亏损超50亿元。可见,即使作为国内新造车企业的翘楚,蔚来汽车仍处于烧钱增加产能的阶段,想谈盈利还为时尚早。

从目前蔚来的产品规划来看,其计划以每年一辆的速度生产汽车,而截至2018年7月31日,蔚来ES8仅交付481辆,但其累计订单数已突破1.7亿辆,可见蔚来在产能层面仍需大量投入。同时,在研发、销售和工厂筹建等方面,蔚来都急需资金。

因此,即使上市能暂时缓解蔚来的资金问题,但其高投入和高亏损的状态在短时间内难以解决。

失意的“钢铁侠”

在蔚来向美递交招股书的同期,马斯克正推动着特斯拉私有化的事宜。

美国当地时间8月7日,马斯克通过推文表示,正计划以420美元/股的价格推动特斯拉私有化,照此计算,特斯拉私有化的价格或将超过710亿美元。随后,马斯克在推特上回应称,特斯拉私有化“有资金保障”,因为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在两年前便就私有化与马斯克展开洽谈。

随即,特斯拉的私有化也引来多方关注。软银、高盛和银湖资本都被传言将参与到私有化过程中,而马斯克也在积极寻找投行参与其中。同时特斯拉董事会也表示将严肃评估本次私有化事宜。此外,特斯拉也因马斯克的私有化言论收到SEC传票,并且,若沙特最终确定为特斯拉私有化提供资金,其还将受到美国安全部门的关注。

马斯克最终走上推动特斯拉私有化的道路,这与特斯拉与空头们之间的“互怼”密切相关。

在今年6月初举行的股东大会上,特斯拉的股价已累计上涨17%,马斯克还承诺公司将在第三季度实现盈利,同时其还宣布将裁员9%并坚持特斯拉不再需要筹集外部资金。但在看跌人士眼中,特斯拉的资金危机仍未解除。

此前,高盛曾预计到,截止2020年,特斯拉还需筹集100亿美元才能继续发展。而曾亲自做空特斯拉的对冲基金经理达赖厄斯-布朗曾表示,100亿美元是保守估计,如果不筹集额外资金,特斯拉的现金流只够维持几个季度。

日前,特斯拉公布2018Q2财报,总营收40.02亿美元,好于分析师预期的39.2亿美元。但华尔街的空头们仍坚持看跌特斯拉,这令马斯克十分苦恼。在制造出全世界领先的电动汽车后,投资者们仍在纠结特斯拉单个季度产量不达标以及其是否还需要融资。

而遭遇看跌的原因也十分简单,产能匮乏,资金短缺都使特斯拉离优质公司的目的渐行渐远。

2016年3月,Model3在美接受预售;2017年4月,马斯克宣布Model3将于当年9月实现量产;而在去年7月Model3的首批交付会上,马斯克透露,Model3第三季度的实际产量为260辆,较预期缩水82%,其同时表示Model3将经历6个月的“生产地狱”。

而随后,Model3的量产目标屡遭延迟。2017年11月份特斯拉将每5000部Model 3的生产计划推迟至2018年Q1。今年1月份,特斯拉再度下调了Model3的生产目标,预计到2018年6月,每周可以组装5000辆Model 3,交付计划向后推迟3个月。

由于迟迟未能实现量产计划,车主们对特斯拉逐渐失去信心,多家评级机构也对特斯拉股票予以“卖出”评级,这对于特斯拉的外部融资进程将是重大打击,因此选择在中国建设特斯拉工厂,也实属马斯克解决产能问题的新出路。

而无论马斯克是否能成功将特斯拉私有化,产能和资金的这道坎是每家新造车企业都要迈过的。

卷土重来的FF

2016年1月,法拉第未来宣布与乐视达成战略合作;当年6月,FF获得美国加州自动驾驶测试牌照。这家承载贾跃亭造车梦的公司正式启航。在2017年1月的CES电子展上,法拉第未来首款车型FF91正式亮相,形势看似一切大好。

但在首款车型亮相后,FF快速走入下坡路。工厂停工,高管离职,员工裁撤,众多负面新闻叠加让外界一度认为FF91濒临破产。去年12月,曾有媒体报道称,FF美国工厂内一片破败,没有任何生产设备,全公司仅有一名员工打卡上班。

而发生这些问题的根源仍旧是在资金问题上,贾跃亭没能找到正确出路。

2017年12月13日,FF宣布完成10 亿美元A轮融资,贾跃亭出任公司全球CEO和首席产品官。在今年1月的CES展上,FF91再度亮相,同时公司承诺将在年底交付。而在今年2月,贾跃亭再度宣布FF获得15亿美元的融资,其战略投资者为香港投资机构。

随着资金状况不断转好,FF91的生产计划也逐渐回到正轨。2018年3月,FF宣布其位于汉福德的工厂正式开工。随着FF的状况趋于稳定,有关贾跃亭携FF归国的声音愈发高涨。

但自传出市场传言到最终落定,FF“返华”共历经四个月的时间。

今年4月,FF关联公司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以3.64亿元底价拍下广州南沙保税港区一块逾600亩的地块,从土地面积来看,可以用来建汽车的组装厂。随后便有传言指出,不排除许家印以个人名义帮助贾跃亭在南沙拿地,并且其很可能已对FF进行投资。

而在4月底,多家媒体均证实FF91样车已在4月22日运抵中国海关,过关后被直接运往乐视总部,同时大量乐视员工均表示在北京酒仙桥电通创意广场目睹了FF91样车,这也使得市场一致认为FF即将在国内设厂。

但若想顺利“返华”,FF仍需重头资方支持,而恒大便充当了这一角色。

6月25日,恒大健康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而后者为时颖与FF成立的合资公司,全资持有FF香港与FF美国,进而恒大健康成为FF第一大股东并向后者注资20亿美元。

7月13日,恒大集团董事长许家印一行赴FF美国总部进行视察,同时恒大还将委派集团总裁夏海钧兼任FF董事长,而随之一道加入的还包括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袁仲荣、彭建军等人,而FF中国公司的高管层基本由恒大系主导。

8月14日,恒大健康宣布FF中国总部正式成立,FF董事长、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彭建军表示,未来10年,FF将在全国开设五大研发基地,年产能计划达到500万辆,同时FF91的量产目标确定将在2019Q1完成。

如今,随着FF和特斯拉在国内设厂,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加速融资进程,国内的新造车市场或将迎来新的厮杀。在巨头加持之下,各家企业显然不用为资金问题感到忧虑,但如何实现汽车量产,提升自我造血能力,这将是摆在所有新造车企业面前的一道难题。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20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