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群体,每一个都“骨骼清奇”

前30强的城市,是由4个计划单列市(除厦门以外的计划单列市)、4个直辖市、11个省会及11个地级市构成的。未来20年,很可能极大地改变中国区域经济的竞争格局。1 一半多在这11座地级市中,广义长三角的城市有6座,此次我们将视野放到长三角之外的城市来进行观察,看看能提供怎样的镜鉴意义。首先是佛山,靠着乡镇制造业,佛山在中国工业化浪潮中竞得一席之地。改革开放

前30强的城市,是由4个计划单列市(除厦门以外的计划单列市)、4个直辖市、11个省会及11个地级市构成的。未来20年,很可能极大地改变中国区域经济的竞争格局。1 一半多在这11座地级市中,广义长三角的城市有6座,此次我们将视野放到长三角之外的城市来进行观察,看看能提供怎样的镜鉴意义。首先是佛山,靠着乡镇制造业,佛山在中国工业化浪潮中竞得一席之地。改革开放至今,佛山GDP从1978年的12.96亿元增至2020年的1.08万亿元,增长830倍左右,而工业总产值从1978年的13.72亿元增至2019年的2.32万亿元,增长1690倍,增势之猛远胜于前者。2001年中国加入WTO,与2015年相比,泉州排名增长5位。大众所熟知的“晋江经验”及其丰富延伸的“泉州模式”,与“温州模式”一样,具有时光烙印。2 北方也有亮点烟台是山东除了青岛、济南“双子星”之外的省内经济第三市。2004年,烟台经济总量超过省会济南,并在之后保持持续领先,直到2018年济南实现反超。两个历史高光期(十九世纪60年代开埠及上世纪80年代开放港口城市),积淀了烟台的工业基础和商业文化。这也是中国部分重工业城市经历疼痛的一面缩影。如今的唐山,朝着高铁装备、特种机器人、港口等方向,酝酿与壮大新的产业机会。作为河北省的经济第一市,肩扛重任路阻且长。3 突破约束,利用“约束”比如与大城市的距离。和苏州相似,无锡、东莞、常州、1985年,中国对外贸易依存度23%左右,到2006年超过60%,而到了2019年,外贸依存度降低的背后是内需的崛起。过去20年中国经济的基本脉络是,从出口驱动到投资驱动,再到消费驱动。北方城市的商业氛围、服务意识相较于南方偏弱,这加速了中国经济重心的南移趋势。4 发展的“硬道理”基本都是制造业重镇,民营经济又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还有部分地级市,发展主张及资本来源属于内生性城市,专注于培育本土企业的成长。该模式难以在短时间内迅速“见效”,但相对更为扎实,能够有机会催生本土大品牌企业。也降低因外资撤离、外部环境巨大变化附加的风险。作为中国经济地理单位中一直都缺乏“政策优势”的群体,大量超级地级市的陆续崛起,正好说明了这个区域经济发展的“硬道理”。

《地缘看世界》

中信出版集团

以地缘为大框架,探讨中国周边地缘形势,

以地理环境为切入点,以地图为工具,

用图解的方式诠释历史和现在,

为理解这个世界提供更广阔的视野。

CopyRight 2002-2020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