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与千寻》:恢宏的虚拟世界,是宫崎骏对色彩的重塑和雕琢

影片讲述了少女千寻在和父母搬家途中,穿过一条隧道,误入“神灵世界”,被“神灵世界”美食所吸引的父母大块朵颐之后变成了猪,为了解救父母,千寻不得不留在这里,学着适应这里的生存法则,在这里经受考验,最终成功解救父母离开的温暖故事。以多色系汇集组成了神灵世界的缤纷,以深浅色系对比衬托人物形象,借助冷暖色调的烘托渲染,将色彩运用到了极致,而色

影片讲述了少女千寻在和父母搬家途中,穿过一条隧道,误入“神灵世界”,被“神灵世界”美食所吸引的父母大块朵颐之后变成了猪,为了解救父母,千寻不得不留在这里,学着适应这里的生存法则,在这里经受考验,最终成功解救父母离开的温暖故事。以多色系汇集组成了神灵世界的缤纷,以深浅色系对比衬托人物形象,借助冷暖色调的烘托渲染,将色彩运用到了极致,而色彩之间的重组雕琢,更生动地辅助了人物,更将观众的眼睛牢牢锁定于天马行空的色彩世界里,让人身临其境,产生共情,深深为之折服。深浅色系的搭配,是对人物形象性格的衬托和暗示多色系的色彩重组,塑造了恢宏盛大的“神灵世界”以色彩为基准的雕琢,让故事更有穿透力,让人更能身临其境深浅色系相互搭配既能形成明暗有致的色调板块,又能更好地运用于大多对比鲜明的场合,在影片《千与千寻》中,宫崎骏就运用了深浅色系搭配的方式进行人物形象性格的诠释,以深色系作为暗黑反面人物的外在形象,突出其内心的活动,而浅色系用在正面阳光的人物身上,衬托其可贵的品质和坚毅的性格。以无脸男为代表的深色系,是对孤独和孤僻的衬托深色系的色彩很大程度上,是以暗黑为载体的色彩集合,而无脸男将暗黑色系诠释的淋漓尽致。以这样代表着正义、阳光和勇气的白龙,宫崎骏为他着上了白色,在浅色系的衬托下,他干净的面孔被观众牢记,他纯净的内心被衬托的更加善良,而他这样的形象是纯洁无私的代表,是正义善良的化身,是勇敢无畏的大爱,所以,宫崎骏为他设定了干净纯洁的白色。以千寻为代表的暖色系,是对人物心理变化的重塑以千寻为代表的暖色系着色,是对她人物心理变化的重塑,从小女孩到“小大人”的转变都在色彩的变化之下得到了诠释。颜色在心理上的一个特点是“冷热感”,这是对颜色的心理感觉。对于视觉而言,橙红、黄色、棕色以及红色一端的色系常与炽热、温暖、热情有关,所以将其称为暖色调。至于蓝紫色系则和平静、安逸、通透、凉快相关联,就将其称为冷色调。隧道内外“对比式”色彩运用对于“油屋”里的人,色彩雕琢上也是花花绿绿,多姿多彩,这样的世界是万千凡尘一般,在这个凡尘之中,千寻的勇敢无畏和成长才更为合理。“油屋”内“夸张型”色彩陈设这样的人,宫崎骏采用了“色彩众筹”的方式,以宝蓝色为主色调,配合着夸大闪耀的宝石,在金色大耳坠的加持下, 汤婆婆本身夸张怪异的脸显得更为“让人厌恶”。那么,色彩运用在影视作品中有哪些优势呢?第一,凸显人物更鲜明。《千与千寻》中,千寻是以淡绿和粉色为主的暖色调,这与她勇敢善良的性格有关,而白龙作为影片中的正义化身,则是一身白衣,这不难联想到江湖侠士的白衣少年,这是色彩运用在视觉上对观众的冲击和视觉暂留效果。第二,视觉美感更强烈。金碧辉煌、琳琅满目、纸醉金迷,这些变化让“神灵世界”的美提升了一个档次,观众沉迷其中的同时,更是侧面烘托了这个“油屋”里不同嘴脸不同阶级的分化,对影片表达主题起到辅助作用。第三,情感表达更直白。对于千寻来说,“神灵世界”是陌生的,白龙是她唯一的朋友和寄托,白龙充当的就是一个挚友知己的身份,白龙白色的色调雕琢是对她们纯洁友谊的象征,也是对白龙干净内心的隐射。

情感表达通过色彩的变化会给观众更直接的感受和刺激 ,这是色彩运用对于影视作品的直接优势,也是运用最多的一点。

04 结语:

《千与千寻》是宫崎骏的经典之作,18年之后依然处于经典之位,这不仅仅和它传达的深刻寓意和画外音有关,更是离不开斑斓的色调重组和雕琢。

暖色调的正面人物衬托,和正面情感传达,冷色调的升级阐述,这些都是通过色彩运用达到的效果。

宫崎骏以不同的色彩打破重组再雕琢,为我们勾勒出了一副姹紫嫣红,恢宏堂皇的“神灵世界”,这是宫崎骏以色彩“说话”的方式,也是他对这个世界的多彩阐述。

【注: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简介:琐碎闲谈

能码字,能追梦,治愈系90后女孩。用最暖的文字,治愈最孤独的你。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17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