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雷克方程是准确的吗?在另一个星球上出现生命的几率有多大?

生命是普遍的,经常发展智力;生命是罕见的,但经常发展智力;生命是普遍的,很少发展智力;生命是罕见的,很少发展智力。 然后,科学家将这四种可能性应用到一种称为贝叶斯推断的统计分析技术中,以对模型进行权衡,贝叶斯推断是推论统计的一种方法。此技术基于先验知识描述事件的概率,然后在新数据可用时更新这些概率。 在贝叶斯推理中,总是需要选择先验概率

生命是普遍的,经常发展智力;生命是罕见的,但经常发展智力;生命是普遍的,很少发展智力;生命是罕见的,很少发展智力。

然后,科学家将这四种可能性应用到一种称为贝叶斯推断的统计分析技术中,以对模型进行权衡,贝叶斯推断是推论统计的一种方法。此技术基于先验知识描述事件的概率,然后在新数据可用时更新这些概率。 在贝叶斯推理中,总是需要选择先验概率分布。但这里的一个关键结果是,当我们比较稀有生命和普通生命情景时,普通生命情景的可能性总是至少是稀有生命情景的9倍,这种技术类似于投注赔率。它倾向于反复测试新的证据来反对你的立场,实质上这是一个完善你对事件可能性估计的正反馈循环。

根据数据统计,已知最早的生命证据是在海底锆石沉积物中发现的细菌化石。基于碳-13的放射量统计,这些沉积物形成于地球海洋之后3亿年。从本质上说,这些沉积物表明,地球上的生命在35亿年前就已经完全出现了,大约是在地球形成10亿年后,这在地质时间上相当快。

基于此项数据,Kipping估计,对于条件和进化时间线与地球相似的行星,生命自然出现的几率相当高。除此之外,随着进化时间的延长,生命体变得越来越复杂,这种可能性就变得越来越不利。

例如,虽然在地球有海洋之后,单细胞有机体的形成只需几亿年,但在真核生物和多细胞有机体出现之前,还需要15至20亿年。与此同时,寒武纪爆发又花了10亿年时间,这一事件才导致了地球上生命的多样化。

那么同理,外星生命变得复杂、差异化和智能化的可能性有多大呢?根据基平教授的研究,这种可能性并不高,这表明这种生命是罕见的。这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人类开始出现在进化记录的晚期和地球的可居住时期内,这表明人类的发展相当困难。

从表面上看,该研究表明,虽然宇宙中的生命是丰富的,但复杂的生命要少得多。然而,科学家也指出,这项研究的可能性并不是唯一,而且研究结果只能被视为一个试探性的假设而不是结论。因为它只能根据地球上发生的事情提供统计概率。然而这项研究为我们寻找外星生命提供了创新思维

就像德雷克方程一样,这项研究提供了思考的线索,在未来,我们能够寻找到我们所需要的证据,你说呢?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17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