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草地上的午餐

这种将时空置换的阅读是画家欣赏画作特有的方式,只是能否让自己的模仿,或者说阐释驻留下来,不被遗忘是另一回事儿,但马奈做到。 提香的《田园音乐》(1508—1509) 莱蒙特的临摹拉斐尔的一幅素描后的版画《帕里斯的判断》 (1514-1518) 华鐸的La partie carrée (1713) 《草地上的午餐》,马奈(1863) 莫奈版本的《草地上的午餐》(1865),原作巨大无比(4.6m*6m),后因潮湿被毁,莫奈把画裁

这种将时空置换的阅读是画家欣赏画作特有的方式,只是能否让自己的模仿,或者说阐释驻留下来,不被遗忘是另一回事儿,但马奈做到。

提香的《田园音乐》(1508—1509)

莱蒙特的临摹拉斐尔的一幅素描后的版画《帕里斯的判断》 (1514-1518)

华鐸的La partie carrée (1713)

《草地上的午餐》,马奈(1863)

莫奈版本的《草地上的午餐》(1865),原作巨大无比(4.6m*6m),后因潮湿被毁,莫奈把画裁成三张,现存中间部分。

詹姆斯·提索对华鐸的詮释(1870)。

塞尚版本的《草地上的午餐》(1865)

毕加索版本的《草地上的午餐》(1960)

两位俄国画家Vladimir Dubosarsky, Alexander Vinogradov將几位19,20世纪的名画傢放置在老马的画里。

Francis Moreeuw版本的

岳敏君版本的《草地上的午餐》

Michel Plessix漫畫版本的《草地上的午餐》

Pépé Smit版本的《草地上的午餐》

YSL版本的《草地上的午餐》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17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