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才是宝宝,你们的六一只是被支付宝调笑

王思聪才是宝宝,你们的六一只是被支付宝调笑

几乎是全局默认“六一儿童节”会成为一大热点,群众的热情就像在12月的北京风干了18小时的枯柴,扭曲着身子随时要扑向热点的星火。万幸,一大早,支付宝就喊出了所有人内心的那句话——

在地铁上,我拿着手机盯着公司群里抢六一凑热闹红包,突然一个平时很少冒泡的同事抛来一段话:

“今天六一,支付宝给所有用户ID后面强行加上了“宝宝”两个字,大家可以打开支付宝试试看。”

后来就,后来群里就没有红包了。

于是我悻悻退出微信,打开支付宝。果然——

我成了宝宝。欧耶。

但转眼一看,就在我这个宝宝的昵称下面,赫然写着的我的余额。这让我怎么也傲娇不起来。都不好意思截图发朋友圈了。口亨。

然而就在几天前,王思聪在“分答”上(由果壳网旗下“在行”团队开发出来的付费语音问答软件)仅仅花费30分钟回答了32个问题后,就已经赚走了近20万元。

看到了吗?这才是宝宝。

分答最有意思的一个产品机制,是下面这个:

自回答者完成了某个问题的回答开始,该答案可以被任何人花费1元进行偷听,经由偷听获得的收入,将由问题的提问者与回答者共同平均分享。

60秒语音回答,提问回答皆可获得收入,任意答案均可付费一元进行偷听……这一系列产品机制让分答这款产品看起来自驱动力十足,因为——

提问方可以赚钱,且真的很可能是:只要你提问到位,躺着都能赚钱。

举例,有个姑娘问了王思聪下面这个问题,她花了3000块。但是因为这个问题后来被13889个人偷听,每个偷听的人要花1块钱,然后会有一半分给提问的人,一半会分给王思聪。

结果就是这个叫曾进的姑娘因为别人的偷听赚回了6000多块。提问的费用不仅被众人分担,而且还赚了一倍多。

回答方获得乐趣与收入,有人花钱问你问题,而你只要一个60秒的语音作为回答而已。同样,这个回答完成后,你也有机会可以“躺着赚钱”了。

偷听方则满足了偷窥癖好,平时很难启齿的问题,例如“王思聪你啪啪啪喜欢什么姿势?”这样的问题有人帮你问好了,你只要花1块钱听一下就能小爽一把,又不会怀孕!

这当中,几者间的关系是这样的——

提问者因为有赚钱的动力,所以愿意分享,而且没有任何风险,因为回答者48小时没回复钱会退还给提问者。

偷听者总是会陷入“好奇害死猫”的游戏中。

回答者看一帮人为了自己的60秒语音忙得不亦乐乎,自然也就乐得花枝乱颤。

----------------------------------------------------------------------------

App:抓钱猫理财——主打银行票据理财产品,产品到期银行无条件兑付。

领取88元现金红包:https://www.zhuaqianmao.com/platformPro/index?u=souhu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17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