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使中国互联网竞争日趋残酷

6月12日一天之内,在江苏镇江、常州和湖北咸宁,大众点评员和美团工发生三起冲突,这是继去年下半年美团与饿了么(大众点评投资)地推人员发生冲突后的又一次大规模“战争”。

据《21世纪经济报道》,6月12日一天之内,在江苏镇江、常州和湖北咸宁,大众点评员和美团工发生三起冲突,这是继去年下半年美团与饿了么(大众点评投资)地推人员发生冲突之后的又一次大规模“战争”。这么频繁的“武斗”,在互联网行业并不多见。

事实上,2014年初以来,中国互联网业渐进入多事之“春夏”,除了两家O2O网站的的地面火拼,在线上的激斗出现的更频繁。以往互联网之间的争斗多被网民戏称为“掐架”,虽然掐架双方确实存在分歧,但一般没有什么你死我活的矛盾,很多时候网站在打架,但两边老总可能还会在一起喝茶,掐架经常还能导致一起吸引用户眼球的双赢结果。但现在的情况则大不一样,一些公司那是在真的“血拼”。

以前面所提美团和大众点评“武斗”为例,目前甚至各地警方已经进行立案处理。美团和大众点评都是生活服务类O2O市场的领先企业,市值以百亿美元估算,两家企业可说均经历过中国互联网市场最惨烈的竞争,当年的团购业千团大战据称5年生存率3.5%,但在当时生存危机时两家没有这样的武斗,而今孑遗做强做大之后,反而大打出手。可见的资本的压力比生存给予的压力更大,在先规模后盈利的逻辑下,美团和大众点评的竞争日益白热化,而背后则是市场与资本的双重压力。

美团与大众点评只是近期互联网业争斗之一例,而整个行业可以一提的争端正在频繁发生,比如小米和乐视两家,最近双方正以隔天一个发布会的频率对对方进行力所能及的攻击和指责,根本停不下来,斗争手段甚至蔓延到资本市场,乐视指责小米恶意“做空”其股价。在另外一对宿敌猎豹移动和apus之间,双方把官司打到了国外,还发生了国外街头拦截对方CEO强行递交起诉书的一幕。在宿敌雷军和周鸿祎的手机战争中,周鸿祎把它的新手机定价到以前不可思议的低价399元,反映出互联网思维下手机市场竞争的血海一幕。

在此之前的四月份,雷军也已经意识到这一状况,他给员工发内部邮件称,未来五年之内,市场竞争将日益激烈,这是“惨烈的五年”。

竞争从激烈变惨烈,是中国互联网市场发展到今天的一个表象,而背后反映出的则是互联网产业的一些短板。按正常理解,即便到今天,在全世界范围内,互联网产业依旧是一个朝阳行业,因为增量市场极大,蓝海更多,互联网企业本来不应该像现在这样血腥竞争,但在中国,偏偏发生了这样的状况。

生于山寨,死于激斗,这是一大原因。中国几乎所有成功的互联网产品或商业模式都是模仿自国外,这导致很多新产业从一诞生就是群雄并起,比如美国只有一个雅虎,中国却有三大门户,美国只有一个groupon,但中国却是千团大战,美国只有一个uber,中国却有滴滴、快的、易到等一堆,既然大家都没创新的技术,那就只有烧钱,拼市场。而在一个创新驱动的市场里,因为先发优势和技术门槛的存在,是没有那么容易就蓝海变红海的。

其实只要市场够大,竞争对手多一点也无所谓,但近年来的新形势则是,互联网用户的增量市场已经被挖掘的差不多了,今年移动互联网用户总数已经高达九亿,基本上已经到了天花板。国内市场就这么大,竞争者却越来越多,手段也不得不变得更激烈。走出去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但大部分企业还是外斗外行。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实体经济的不景气,使涌入互联网市场的资本越来越多,在企业中资本甚至有超越创始人意志的巨大魔力,更多的资本则意味着更多的不安和骚动,更大胆的手段,在滴滴与快的的竞争中,不计成本的烧钱已经令人嗔目,但最后两家居然进行了合并,这在企业史上都不多见。

令人沮丧的则是,这些现状甚至原因人人看得到,但在短期内却不可能有办法改变这基因决定的一切,越来越惨烈的竞争似乎是整个产业的宿命。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20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