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战雨燕(APUS):紫牛本黑

令人感慨的是,猎豹移动逆袭360之后,却也要被APUS趁势狙击。江民之后有瑞星、金山,瑞星、金山之后,有奇虎360,奇虎360之后,有猎豹移动、搜狗…现在,又有了APUS…

若不是猎豹移动的咄咄逼人,我几乎不知道APUS(雨燕)。

与猎豹移动一样,APUS也是专注海外市场,一款安卓用户系统产品,创业半年,它在GooglePlay获得了过亿用户,B轮融资超过1亿美元。

20天前,猎豹移动号称起诉APUS,地点是美国。并随即通过媒体发起舆论大战,预告APUS将被GooglePlay下架。猎豹移动CEO傅盛第一时间在朋友圈里发出消息,并称与5年前“不通(应为“同”)的是我们今天已经有能力把官司打到美国!”

傅盛吹响打压APUS号角时,激动不已,信心满满。

然而,6月12日,剧情反转,猎豹移动的安全大师被Google全面下榜了!证据如下:

说实话,猎豹移动与APUS之战,让人啼笑皆非。两家主攻国际市场的企业,将中国市场的斗争理论与实践输出到了美国,除了感叹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崛起,你似乎也没有其他好说的——将迷你版的3Q大战,演到硅谷,这是一出后现代冷幽默剧。

猎豹移动的公开材料是4.43亿月活用户,APUS创业一年时间便拿下1.5亿用户量,以它的B轮融资1亿美元来算,APUS估值应该超过10亿美元——这或许也正是让猎豹移动这家市值近5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不惜一切代价,打压APUS的根本所在吧。

欲为大树,莫与草争。猎豹移动与APUS的竞争策略,总有原因,APUS不是草,是株好苗。

除了业绩与估值,APUS能让猎豹移动如此警惕的,或许也有两家公司领导人恩怨有关——猎豹移动CEO傅盛自然不必多说了,他曾在360任职,在3721的时代便追随周鸿祎,自诩是360安全卫士的创始人;APUS的创始人李涛,是360手机卫士的缔造者,也是3721销售渠道的缔造者。

无论是3721,还是360,李涛的职位都高于傅盛。虽然两人并没有太多交集。从可牛到金山网络,再到猎豹移动IPO,1978年出身的傅盛,在新生代互联网企业家中,可谓风头无二。但其实,傅盛是个不太自信的人,面对APUS李涛的竞争来袭,他缺乏安全感。

猎豹移动的产品,被Google下榜,有人说原因有两个:侵犯用户隐私;诱导卸载其他软件。这触犯了Google“不作恶”的信条。我对Google所谓的“不作恶”信条,一直存有怀疑,毕竟它也是一家商业公司,以盈利为目标,商业的底线从来不是道德,而是法律。所以,对于猎豹移动产品下架的原因,我也是存有疑虑,我不是安全专家,但知道,许多软件都会窃取用户隐私的。

倘若抛开立场,过滤掉猎豹移动与APUS那些冠冕的言辞,我必须为APUS李涛与猎豹傅盛叫一声好。傅盛背负360“叛将”的骂名,从可牛到金山网络,力挽狂澜,有了金山网络到猎豹移动的升级与IPO,而APUS李涛,从最早的3721开始,辗转互联网江湖,再入360负责手机卫士,功成而退,又重新创业,如今APUS的体量来说,李涛也是战功卓著。

两个创业者,本质都是战将。商战,很残酷,又现实。

令人感慨的是,猎豹移动逆袭360之后,却也要被APUS趁势狙击。江民之后有瑞星、金山,瑞星、金山之后,有奇虎360,奇虎360之后,有猎豹移动、搜狗…现在,又有了APUS…

互联网没有终局,这就是江湖,一战又一战,一代新人胜旧人。

猎豹移动IPO后,傅盛心态有些变化,非常高调的出现在各种场合,也做自媒体宣讲,统领“傅盛战队”的时候,还提出“紫牛理论”。“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傅盛的高调,可以理解。

但我不是很喜欢他的高调,尤其是“紫牛理论”。傅盛曾说,“在山野上看到非常巨大的毛皮光滑的黑白相间的奶牛,觉得很壮观,很漂亮,随着车往山里看,漫山遍野全是壮观的奶牛,开始很新鲜,后来很平常。虽然这些奶牛都很不错,但太多以后,已经无感了。如果这时候出现一头紫色的奶牛,只要出现一次,这一生当中都会记住这个场景。后来那本书是用紫牛这个概念不停地告诉大家要做一种让人过目不忘的营销”。

傅盛不仅仅讲如何寻找紫牛,还讲如何做紫牛。

不喜欢“紫牛”的另一个原因是,紫到最后,便是黑。有些不择手段最终打造出紫牛的人,就像一堆普通村姑中突然出现的金发碧眼衣着暴露招摇过市的舞娘一样,看起来格外显眼,但所有人转身之后都会非议唾弃。傅盛应该有更大的心胸与格局。

“紫牛”之外,傅盛还推崇“三体”。去年开始,中国互联网圈掀起了一股“三体”热潮,“降级论”与“黑暗森林法则”被圈内人士视为圭臬,不过,“三体”作者刘慈欣也说了,这是建立在“零道德”宇宙文明前提下,但他不相信这世界真是这个样子的。

猎豹移动也好,APUS也好,它们国际市场的开拓,也着实如“降级论”一般,美国移动市场没有中国公司那么多生死斗争的经验。当然,阳光下的竞赛便是更好的了。毕竟竞争本身是件美好的事情。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20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