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兴未艾的海外短视频

近一年里,Facebook股价下跌了21%。 由于处理用户数据不当、被曝存在影响5000万用户的重大安全漏洞等问题,Facebook也没能在美国股市全线下跌时明哲保身。虽然跌幅小于其他几大科技公司,但只有其在近一年里整体呈现下跌状态。 作为Facebook诞生以来最艰难的一年,这一系列失望或许在意料之中。 截止昨日美股收盘,Facebook下跌2.4%,为去年四月以来的最低收盘点位,较今年7月的

近一年里,Facebook股价下跌了21%。

由于处理用户数据不当、被曝存在影响5000万用户的重大安全漏洞等问题,Facebook也没能在美国股市全线下跌时明哲保身。虽然跌幅小于其他几大科技公司,但只有其在近一年里整体呈现下跌状态。

作为Facebook诞生以来最艰难的一年,这一系列失望或许在意料之中。

截止昨日美股收盘,Facebook下跌2.4%,为去年四月以来的最低收盘点位,较今年7月的股价峰值暴跌近35%,与此同时,马克·扎克伯格的净资产也缩水近300亿美元。

二季报中,这家社交巨头每股收益、广告业务收入、营业收入和活跃用户均较一季度增长放缓,且后两者都不及市场预期,营收更是自2015年以来首次逊于预期,直接影响股价暴跌逾20%。直到三季报发布,每股盈利大幅好于预期,才重新提振股价,但也难以挽回整体下跌的态势。

最为严重的是,Facebook正在面对青少年用户流失严重的问题:2017年尚有71%青少年用户,今年却下降至50%左右。

在此前提下,Facebook选择用另一种方式重新抓住青少年的心,同时挽救资本市场对其的不信任。近日,一款名为Lasso的短视频软件在苹果和安卓平台上线,而背后的推出者正是Facebook。

而Lasso的上线并没有大张旗鼓举行发布会,而是由产品经理潘文博在推特上发布。

同Tik Tok(抖音海外版)一样,Lasso允许用户分享15秒长的短视频(不允许上传),可以加入百万配乐目录中任意一首背景音乐,虽然目前还没有像Tik Tok那样的增强现实效果或疯狂的滤镜,但是用户已经在利用慢动作和快进录制功能来制作有趣的剪辑。目前,Lasso上已经有大量的视频,从搞笑、健身到美食应有尽有。

这款悄然发布的短视频app被外媒普遍认为是与最近大热的Tik Tok进行竞争。

事实上,Musical.ly在被中国科技巨头字节跳动收购之前已有超过2亿注册用户,并被融合到了TikTok中,而该应用在过去几个月中一直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10月份的下载量已经超越了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和YouTube。

2013年,随着当年Twitter推出短视频分享应用Vine大获成功,国内公司也盯住了这块肥肉,一时间秒拍,美拍,微视纷纷进入大家视线。

这些个人秀为导向的短视频app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直到2016年部分短视频主播爆红,加之行业大佬投入巨资补贴,使国内的短视频迎来了春天。

再到今年年中,有关海外短视频市场一片红海的消息不绝于耳,经过早期工具类app的探路,视频类app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和底气。

在最新的印尼视频类APP榜单里,中国的抖音、快手、小影、火山小视频占据了前五名的四个席位。在海外,made in china已经演变为潮流的形象。

印尼以外的短视频海外市场,“中国制造”也有着足够的话语权:

抖音海外版Tik Tok于2017年8月在日本落地,3个月后,登上了日本App Store免费榜第一位;快手海外版kwai在俄罗斯、土耳其、泰国等地都获得过Google Play和Apple Store榜单第一的成绩。

虽然抖音和快手已经在海外占据了足够的话语权,但最早出现在海外短视频市场的,既不是抖音,也不是快手。

小影(海外版Viva Video)和乐秀(Video Show)在国内的知名度并不高,但已深耕海外多年,截止目前,小影在多个地区都排行视频类榜单前五,乐秀则在十名左右。

小影官方的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年初,其在全球范围内的激活用户已超过3.8亿,更在29个国家app store图片&视频分类榜排名第一,在49个国家Google Play传媒&视频分类榜位列榜首。

另一边,在早期零推广成本的情况下,乐秀便获得了全球1亿的用户,月活超过1100万。

和国内短视频用户规模已达天花板不同,海外的市场规模仍有待开发。这也是抖音、快手等短视频持续在海外发力的原因之一。

SensorTower商店情报统计,上季度,俄罗斯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两大商店下载量最大的250款应用共有超过2.22亿次下载,工具和摄影及摄像类从数量和下载量来看均表现突出。

AOL(美国在线)针对英国的1000名视频浏览用户调查,结果显示1-10分钟的短视频内容在互联网用户中的受欢迎程度不断增长,其中00后更是短视频的主要用户群体。

《Vice》杂志估测,美国目前大约有5000万21岁以下的年轻人——或者美国大约一半的青少年和接近青春期的群体都在玩Musical.ly。

另据Statista 数据显示,11%的印尼人会每天观看线上视频内容,且喜欢自拍,2.6亿的人口市场也比较大。

话说回来,国内市场对“中国制造”的出海短视频app不断鼓吹,倒不是因为国外进入短视频市场的时间太晚。

最早可以追溯到2011年,短视频应用Socialcam推出,创下两天内400万的下载记录。同年IOS版Viddy上线,用户能够通过Viddy给短片添加各种滤镜、配上各种音乐,最终剪辑成不超过15秒的视频短片,然后可以发布至推特、Facebook、You Tube和Tumblr上面。

海外短视频市场也曾面临技术不成熟。以上两个平台因移动设备镜头差、处理能力低,后期编辑、视频压缩要求的专业能力无法达到,严重限制了自身的发展。

两年后,Vine登陆苹果IOS平台,推出时长6秒的短视频分享服务。正是Vine的出现,短视频行业开始被视作内容行业的“风口”,席卷海外市场,并将这股风开始刮到国内。

这是一场轮回,学习到经验后,再杀回海外占领市场。但背后,又不止是国内短视频行业难以突破用户规模,政策收紧也成为彼此的心头痛。

上月中旬,一下科技创始人兼CEO韩坤发布了公司全员信,称秒拍和波波视频将重新上架。

韩坤在全员信中提到了当时下架的原因,“当秒拍和波波视频成为一些互联网负能量视频的藏身之所时,我们还在为数据增长而兴奋。直到主管部门一声棒喝,才让我们幡然惊醒。”

在今年七月份,国家网信办对短视频行业进行集中整治,约谈了秒拍、B站、56网等16家短视频平台,其中秒拍得到了最为严酷的处罚:“未接到通知不得上线”。此外,快手CEO曾因低俗内容现身道歉,抖音也一度关闭评论。

相关部门的监管走向常态化和专业化,使国内短视频行业迅速降温,短视频主播77告诉娱sir(ID:yulechanye),“去年发一个短视频至少能吸3万粉丝,今年最多就3000。”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20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