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疯狂猜图》吗?

城市矿工游戏画面疯狂猎鸟后来终于加入了广告游戏卖掉后,台湾团队完成了游戏,名为海神之怒疯狂来往游戏录像 在《疯狂猜图》之后,孙劲超觉得他找到了一条比较明确的路,那就是休闲和社交。从《疯狂来往》开始,这种感觉变得明显,这不再像是一个游戏了,而是更多地融入到一种社交和生活的场景中去——《疯狂来往》必须两个人以上才能进行游戏,它必须在一种聚会

城市矿工游戏画面疯狂猎鸟后来终于加入了广告游戏卖掉后,台湾团队完成了游戏,名为海神之怒疯狂来往游戏录像

在《疯狂猜图》之后,孙劲超觉得他找到了一条比较明确的路,那就是休闲和社交。从《疯狂来往》开始,这种感觉变得明显,这不再像是一个游戏了,而是更多地融入到一种社交和生活的场景中去——《疯狂来往》必须两个人以上才能进行游戏,它必须在一种聚会和多人的社交情景下才能凸显存在感,它的目的是更方便地让人们进行线下互动游戏,并且通过录像功能记录和分享这一时刻。

孙劲超本人非常喜欢这个游戏:“这个游戏其实让我很感动,过年回家,我从来没有一家人在一起,像这样去玩一款游戏,录像视频我到现在都还保存着,可能以后很少会有这样的机会了,我非常珍惜这个画面。”

但一个现实是,游戏在中国并不像美国的同类游戏那样受到广泛的欢迎,表现只能算中规中矩。“也许是因为中国人太含蓄。”孙劲超对此有着小小的遗憾。

在《疯狂来往》之外,他们还推出了疯狂系列的其他游戏,例如《疯狂猜歌》以及《疯狂来找钱》,前者类似疯狂猜图,后者是一款解谜游戏。

孙劲超正在尝试复制通过社交模式所获得的成功,但是这个规律显然并不容易摸透。而对于社交与休闲游戏,他也有着自己的见解:“社交(模式)的创新是永无止境的,就像游戏的创新永无止境。”

孙劲超举了偷菜的例子,在偷菜之前,这类社交游戏通常只能互相浇浇水来进行互动,而加入偷菜系统之后交互性就完全不一样了。此外还有一些新的用法比如玩家在游戏中的某个关卡卡住了,可以通过向好友发送消息进行求救;Saga系列游戏中,可以看见好友的关卡位置;以及微信游戏的互相挑战互相送心等等,但是这些模式刚开始也许很有用,随着时间慢慢效果同样也会变弱。

“我们团队在社交方面也正在尝试创新,等到最近新产品出来你也许就能看到了一些我想表达的社交创新之处了。”孙劲超说。对于《疯狂猜图》,他觉得很“心痛”,对他来说这款游戏还存在不少遗憾。

孙劲超坦承他们最大的错误是没有投入太多的成本去更新这款游戏,基本上没有怎么运营,在内容的更新上也没有怎么去做,社交方面也只是保持之前那些,“感觉很多事情还是没有做到位。”

现在的《疯狂猜图》,每天还会有几万的新增用户。“我们已经很久完全没有做推广了,现在经常会突然某天又会发现新增又涨起来了,可能是在某个渠道又被推荐了。”

不过孙劲超并不打算对《疯狂猜图》进行修改,虽然他们后来收集了很多很多的修改意见,也有很多新想法,但他希望让这款游戏保持原来的那个样子,新的东西,就放到《疯狂猜图2》里面去尝试。

“好多变动太大了,可能会直接颠覆1代的体验,对用户造成的影响比较大,所以我们决定都放到2代里面去实现。”

我们想做一个休闲社交游戏公司

现在的豪腾嘉科,已经将此前混在一起的外包业务和游戏业务进行了拆分。外包业务团队在上海,游戏业务分在北京。

对话接近尾声,当我问到公司的愿景时,孙劲超的回答非常干脆:“我们就是想做一个休闲社交游戏公司。”

我问道,你们最初的那款游戏《城市矿工》呢,会有一天再捡回来么?我觉得是一款挺酷的游戏。

孙劲超笑着说:“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不过我想至少短时间不会,这算是一个教训吧,这个游戏目前对我而言还是太大了,在这个阶段就做这个阶段能做的东西就好了。”

后来我又问道,现在你们已经能够很好地生存下去了,在未来拥有实力的时候,会不会考虑去做大一些的、特别有难度的游戏?

孙劲超犹豫了一下,回答说:“肯定会的。”

不怕再次掉进坑里么?

“人就是这么贱的东西,总是不满足的。有可能会死得很惨,不过我想还是会的吧。”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20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