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文学巨擘代表作:离奇凶杀案,被消费的男色以及隐秘现代性

01 奥斯曼贵胄:横跨中西方的桥梁02 色欲、男色与凶杀包裹的现代性 《我的名字叫红》虽然是一本颇受主流文学批评家喜欢的作品,但是他同样熟悉大众对于猎奇和揭秘的好奇心。 小说描述了16世纪末的奥斯曼帝国,当地的国王正暗中委派忍受完成一本伟大的书籍,来歌颂他拥有的帝国,而细密画则是书的重要组成部分,此时四位绰号为「高雅」、「蝴蝶」、「橄榄」、「鹳鸟」

01 奥斯曼贵胄:横跨中西方的桥梁02 色欲、男色与凶杀包裹的现代性

《我的名字叫红》虽然是一本颇受主流文学批评家喜欢的作品,但是他同样熟悉大众对于猎奇和揭秘的好奇心。

小说描述了16世纪末的奥斯曼帝国,当地的国王正暗中委派忍受完成一本伟大的书籍,来歌颂他拥有的帝国,而细密画则是书的重要组成部分,此时四位绰号为「高雅」、「蝴蝶」、「橄榄」、「鹳鸟」的画舫画师在被称为「姨夫」的人物安排下绘画这部作品。

然而就在这些画快要完成的时候,「高雅」先生却被谋杀了,他被画师中的某一位骗到了井边用石头砸死,并被推入井中,只因为他要揭发他们所制作的画作中对伊斯兰神的「亵渎」。

小说中的重要人物「姨夫」在此时决定召回曾经被驱逐出家门的「黑」,一方面是来协助绘画,而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安排他调查此事。

但是「黑」其实当年就是寄宿在「姨夫」家中,只因为在学画画的过程中爱上了「姨夫」年幼的女儿-「谢库瑞」被发现,由此遭到了驱逐,此后谢库瑞嫁给了土耳其骑兵,生了俩孩子后却因为丈夫出战未归而守了寡,为了避免亡夫弟弟的骚扰便逃回了自己家里。

这次「姨夫」决心召回「黑」,而「黑」也愿意归来,但是他并不了解黑的真实意图意。

《我的名字叫红》就是在「谋杀」和「爱情」两个比较通俗的主题下展开的,而在这两个主题下,作家其实探讨了里面的人物对于绘画,例如波斯细密画和西方肖像画之间争议。

小说通过「POV」(也称也视点人物手法)就是先前《冰与火之歌》小说的视角写法,每一章都是以不同人物的第一视角展开的。

作家在小说中不停地转化身份变成其中的男女主角、不同画师、画作中的狗、树、甚至是红和死亡这些概念。由此也颇有些魔幻主义的味道。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小说中对于文化中对男色的消费描写也不少。

比如在「我是一枚金币」这一章节中,他化作一枚金币,从这枚金币的视角讲述了当时的文化,这枚在自述自己的价值时,它列举了自己可以被用来交换的物件,另外还说自己可以交换与「以俊美闻名于世的少年玛赫穆德欲仙欲死一小时」。

在随后的讲述中,它也讲述了劣币对人们的影响,以至于常常会用牙咬来验证真假:

「比如说,你欲火焚身,跑去找人见人爱的绝世美少年玛赫穆德,首先他会把钱币而不是别的东西放入柔软的嘴里咬一咬,宣布它是假的。结果这么一来,他只给你欲仙欲死半小时,而不是整整一小时。」

而在其后的叙述中,他讲述了一位传道士遭遇强盗为了防止金币被偷的惨痛故事。

「这位倒霉的传教士把我们(金币)都藏进了他的屁眼里……但是很快一切变得更糟糕了,因为强盗们没有喊『要钱还是要命』,而是大喊『要贞操还是要命!』他们排成一排,一个个个轮流/上/他。」

而且,就连最后「黑」在联合其他画师抓另一个凶手画师的时候,一个画师和凶手竟然彼此也有超越师兄弟的奸情。

可以说在帕慕克的描述中,在保守的文明之下这种男男的色彩格外浓厚。

除此之外,这本厚重的小说同样描绘了许多思辨性很浓郁的语言,比如传统的绘画大师——奥斯曼大师和「黑」讲述的关于「风格」、「时间」和「失明」的寓言。

围绕着着三个主题,小说分别讲了三个小故事:

首先是「风格」,在奥斯曼大师看来,「风格」是绘画的瑕疵,而且一幅完美的图画不需要签名,所谓的「签名」与「风格」只不过是画家对于瑕疵作品愚蠢而无耻的沾沾自喜。

其次是「时间」,无论一位细密画家多么有才华,画出「完美」图画的却是时间。但是反过来说,超越时间的惟一途径同样是技巧和绘画。甚至最后,离开了完美的生活和完美的绘画,时间本身就会结束,就会死亡。

而对于失明,作家亦有自己的看法,小说阐述到「当失明细密画家的记忆到达安拉身边时,那里是绝对的寂静、幸福的黑暗,以及一张白纸的永恒无限」,而且他继续引用说「失明是幸福的境界,那里不受魔鬼与罪恶的侵扰」。

由此,不管是从内容上(古典的故事和现代的哲学)还是从形式上(古老的寓言和现代的思辨),这部小说本质上呈现的依旧是一种绝妙的现代性。

因此它可以称得上是一部杰出的现代小说,因为它既呈现了现代小说所必备的对人性和社会的思考,同样它又包裹着厚重而隐秘的伊斯兰文化。

但是回过来想,这样厚重小说同样兼具着现代性的艰涩和历史文化的沉重和细碎,如此厚重的小说虽然能获得批评家的美誉,但是它们会被这个时代的阅读习惯所接受吗,亦或者作者并不关注这个问题?

对此,您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发表您的看法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20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