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慌中的资本猎人:对冲基金老板如何将2700万美元变成26亿美元

PSC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宣布退出上一轮对冲操作,并获得26亿美元的投资收益。套期交易的成本(包括佣金)为2700万美元。就这笔交易而言,阿克曼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获得了近100倍的投资回报。 在美国股市的这一轮动荡中,一些人遭受了重大损失并流下了鲜血。当然,其他人成功地利用恐慌来跟随市场的方向,让自己变得富有。其中包括对冲基金潘兴广场资本(PSC)的创始

PSC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宣布退出上一轮对冲操作,并获得26亿美元的投资收益。套期交易的成本(包括佣金)为2700万美元。就这笔交易而言,阿克曼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获得了近100倍的投资回报。

在美国股市的这一轮动荡中,一些人遭受了重大损失并流下了鲜血。当然,其他人成功地利用恐慌来跟随市场的方向,让自己变得富有。其中包括对冲基金潘兴广场资本(PSC)的创始人比尔·阿克曼。

3月25日,PSC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声明,宣布退出上一轮对冲操作,并获得26亿美元的投资收益。套期交易的成本(包括佣金)为2700万美元。就这笔交易而言,阿克曼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获得了近100倍的投资回报。

潘兴广场资本发表声明,宣布结束一轮对冲操作。

阿克曼的这一轮“神圣操纵”可以说是一系列完美组合的结果,从战略的实施和执行,到影响市场情绪和把握进入和退出的时机。我们可以简单回顾一下他是如何做到的:

首先,在2月底,当市场信用利差处于历史最低水平时,阿克曼购买了大量投资级和高利率信用利差产品。由于信贷息差处于非常低的水平,未来增加的可能性远远高于减少的可能性。

信用利差只是不同债券产品收益率的差异。当债券的信用状况恶化时,投资者要求更多的回报补偿。因此,收益率要求将更高,信贷息差将相应扩大。因此,当市场信用状况恶化,投资者担心信用状况时,阿克曼押注的信用价差产品将获得良好的利润。

阿克曼巧妙地利用了美国疫情发展对信贷市场的影响。2月底,美国新皇冠病毒疫情尚未完全爆发,市场情绪稳定,投资者对信贷状况不担心,信贷息差处于历史低点。

接下来,情况发生了变化。美国的疫情发展迅速,确诊感染和死亡人数不断上升。美国的应对措施也在升级。从国家宣布紧急状态到越来越多的国家宣布“局部隔离”,人员集中程度降低,停工范围扩大。

市场开始恐慌。美国股市在10个交易日内爆发了4次。不到一个月,市场从历史高点下跌到熊市。

阿克曼马上露出了他的脸。3月18日,在早盘交易中,他接受了市场上最具影响力的美国金融电视公司CNBC近半小时的采访。

在采访中,阿克曼在电话中表达了极度的悲观。他的声音颤抖,憔悴,甚至一度哭了。他大声喊道,当前的形势是“地狱来了”。如果整个国家没有被紧急关闭,“美国将会终结”

在他一系列极度悲观的言论下,市场也“如预期”大幅下跌。同一天,S&P 500指数在盘中再次引发导火索,收盘下跌超过5%,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2万点。市场恐慌几乎达到了顶峰。阿克曼的采访成功地给已经不堪重负的市场带来了又一次打击。

随着市场恐慌蔓延,信贷息差飙升。在截至3月20日的一周内,晨星投资级信用利差指数平均飙升299个基点,至396点,高收益债券指数平均上涨643个基点,至999点。

从上图可以看出,尽管如此,目前的信用利差水平仍远低于金融危机期间雷曼兄弟违约时的水平,与安然危机期间的水平相似。

这个结果并不奇怪,因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一场真正的流动性和信贷危机。信用违约事件从金融业蔓延到其他行业。不难理解,信贷息差升至令人担忧的水平。

目前,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一轮信贷息差增加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恐慌推动的。无论是在金融体系还是其他行业,目前的流动性都没有达到危机水平。加上美联储采取的一系列密集而严厉的措施,短期内流动性和信贷不会有太大问题。

阿克曼自然也这么认为。他认为他之前押注的信用价差产品已经结束。与此同时,他认为股市在大幅下跌后出现了阶段性买入机会。

阿克曼在25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23日,他的资金已经完全撤出他们押注的信贷产品,获利26亿美元。同时,他将利润投资于安捷伦、伯克希尔·哈撒韦、希尔顿、劳氏和餐饮品牌等公司。他还再次收购了星巴克(星巴克在一月份被彻底清算)。在他的公开信中,他表示,信贷产品的利润让他能够增持之前投资的公司的股份,同时以“折扣价”投资其他一些公司。

阿克曼宣布股票购买利润回报

阿克曼这次似乎又踏对了地方。24日,美国股市大幅反弹,道琼斯指数飙升11%,为1933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它投资的一些股票都大幅上涨。25日,随着新一轮美国财政刺激政策的出台,市场延续了前一天的上涨势头,这是自2月份以来的首次连续两天上涨。

值得注意的是,阿克曼还在公开信中明确表示,这一轮对信贷产品利润的押注弥补了阿克曼此前持有的投资损失。可以看出,这一轮成功的操作给阿克曼带来了一个转折点。

“爱刷脸”的华尔街对冲基金代表

53岁的阿克曼是纽约华尔街对冲基金行业的知名人物。他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他的父亲是纽约房地产金融公司阿克曼-齐夫房地产集团的总裁。

1992年获得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阿克曼开始了他的投资生涯。经过十多年的行业摸索和声誉积累,阿克曼于2004年成立了对冲基金潘兴广场资本管理公司(Pershing">

阿克曼的操作方法主要是购买大量公司股份,成为大股东,影响董事会的决策,为自己赚取利润。例如,在2005年,它收购了美国快餐连锁店温迪,并说服该公司剥离其蒂姆·霍顿的子品牌。其他案例包括购买美国零售巨头Target 10%的股份,以及参与连锁书店Barnes & Noble 9亿美元的杠杆收购等。

阿克曼可能是华尔街对冲基金界最杰出的人物之一。他善于利用媒体的影响力来扩大自己在行业中的声誉和地位。

他最著名的“擦脸”是与另一位投资巨头卡尔·伊坎就康宝莱是否是“庞氏骗局”的对抗。伊坎是康宝莱的主要股东,而阿克曼坚信该公司是一个规模巨大的“庞氏骗局”,双方在CNBC同时接受了采访,这使其成为目前的经典。

阿克曼最终指控康宝莱有“庞氏骗局”,并将其告上法庭。法院最终驳回了指控。同一天,康宝莱的股价上涨了13%,阿克曼损失了约5亿美元。

截至2019年6月30日,潘兴广场资本的AUM约为80亿美元,阿克曼的个人财富约为16亿美元。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17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