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店的增长率和营业额都下降了。食客不喜欢海底捕鱼吗?

3月25日晚,因疫情而经常被提及的海地政府终于公布了2019年度财务报告。财务报告显示,报告期内,海底捞实现收入和净利润双增长,实现收入265.56亿元,同比增长56.5%。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达到23.45亿元,同比增长42.47%。 在过去的一年里,海底捞的店铺总数持续快速增长,全球达到768家,一年内净增302家。然而,在净收入和利润大幅增长的背后,隐藏着一些隐患:一线和二线城

3月25日晚,因疫情而经常被提及的海地政府终于公布了2019年度财务报告。财务报告显示,报告期内,海底捞实现收入和净利润双增长,实现收入265.56亿元,同比增长56.5%。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达到23.45亿元,同比增长42.47%。

在过去的一年里,海底捞的店铺总数持续快速增长,全球达到768家,一年内净增302家。然而,在净收入和利润大幅增长的背后,隐藏着一些隐患:一线和二线城市的同店销售增长率出现负增长,营业额首次出现下降。

一旦王牌指数一个接一个地下跌,海底会发生什么,哪只股票是第一只火锅?

海底捞在2019年赚了多少?

2019年,海底捞实现营业收入265.56亿元,比2018年增长56.50%,与整个火锅行业相比,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并延续了2018年的增长势头。

(来源:公司公告)

目前,新店仍然是海底捞成长的主要动力。该公司2017年前的净门店增长不超过50家,但2017年后突然加速,2017/2018/2019年分别净增97/193/302家。新店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发展。收入数字不是即时的,也不涵盖全年。例如,由于这种滞后,2017年新店对收入的贡献将在2018年得到充分体现。从这个角度来看,2018年59.50%的高增长率实际上部分归因于2017年的新店,而不是报告期内的所有新店。

然而,目前看来,海地人继续开设新店的能力有所下降。2017/2018年度新店同比增长率分别为55.11%/70.70%。相比之下,可以发现收入的增长并没有跟上商店的增长速度,这意味着仅仅依靠新店来推动增长的效果正在逐渐下降。平均而言,由于两者的无与伦比的增长,单个商店的总收入也在下降。

除了开设新店,海底捞的额外收入增长也是由客户的单价和周转率驱动的。目前,海底捕捞的单价仍在上涨,从2018年的101.1元涨到2019年的105.2元,但换手率有所下降,从2018年的5.0下降到2019年的4.8。这也是海底捕捞周转率首次下降。

虽然目前公司面临着营业额停滞、单店收入下降的问题,但海天路的整体增长能力仍然很好,至少在现阶段还没有出现任何大的困难。从2015年到2019年,公司的CARG(复合年增长率)达到46.54%,这是一个良好的结果。

海底捞是从什么行业赚钱的?你在哪里赚钱?

从业务角度来看,海底捞的收入结构非常清晰和单一。餐厅是其绝对的核心业务,虽然外卖和佐料作为副业的销售规模仍然非常有限,但仍显示出一定的增长。

(来源:公司公告)

2019年,海底捞餐饮收入达到255.89亿元,同比增长55.2%,占总收入的96.3%。然而,由于调味品和食品业务的快速增长,这一比例从2018年的97.2%略有下降。

同期,海底捞的外卖业务实现收入4.49亿元,增长38.6%。作为一个规模较小的企业,增长率并不理想。此外,由于增速不及其他业务,其收入份额进一步降至1.7%,较2018年下降0.2个百分点。

2019年,海底捞调味品和食品原料销售额大幅增长,实现收入4.94亿元,同比增长220.8%,从2018年的0.9%直接跃升至1.9%,一举超过外卖业务。虽然这一行的业务量仍然很小,但它的积极意义在于它可以渗透到低线城市或其他地区(如海外市场),使消费者可以从海底捞购买产品,并在品牌前期推广中发挥积极作用。

根据城市(Haidilao)的定义,Haidilao目前的主要收入来源是二线城市,但一线、三线及以下两大市场的增长更为明显。

(来源:公司公告)

2019年,海底捞二线城市门店实现收入111.43亿元,同比增长43.0%,占比43.4%,是公司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其增长率下降了。此外,二线城市的总收入下降了3.8个百分点,因为一线和三线市场超过了增长率。

同期,海底捞一线城市门店实现收入64.82亿元,同比增长60.6%,同比增长0.8%,至25.2%。三线及以下城市的门店实现收入57.79亿元,同比增长71.0%,营收占比上升2.1%,至22.5%。

可以看出,这两个市场的增长率都超过了公司的整体收入增长,这是增长的主要驱动力,而且增长空仍然比较广泛。尤其是三级及以下门店增长良好,逐渐接近一线城市水平,这意味着海底捞之前强调的“门店下沉”正在逐步取得成效,三级市场具有良好的增长潜力。

(来源:公司公告)

在海外市场,由于新店的不断开设和+0白色市场的开放,海底捞在2019年将实现收入22.74亿元,同比增长0.9个百分点至8.9%,同比增长71.9%。海底捞是发展最快的地区。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它将在未来为公司做出更大的贡献。

2019年海底捞的店铺扩张和运营情况如何?

在商店层面,海底捞继续其始于2017年的快速扩张战略。

(来源:公司公告)

2019年,海底捞新增门店302家,比2018年增长64.81%,门店总数达到768家。海底捞的开业速度自2017年以来大幅提升,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分别净增97,193和302家,同比分别增长55.11%、70.70%和64.81%。

(来源:公司公告)

如果我们按地区区分,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在海底捞开店的策略。2018年和2019年,海底捞大幅增加了一线和二线城市的门店建设。一线和二线城市的新店增长显著加快,而三线及以下城市的新店增长在经历了2017年超过138%的一轮飙升后放缓。

从2016年到2017年,除了已经完全覆盖的四个一线城市之外,海底捞二线城市的数量从24个增加到29个,而覆盖的三线城市的数量从19个急剧增加到82个,总体覆盖范围显著增加。换句话说,目前一线和二线城市的大海捞针战略是增加商店密度,而三线及以下城市更注重进入空白色市场的优先性,而不是深入发达地区。

(据海底捞统计,一线城市是指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二线城市是指除一线城市以外的所有直辖市和省会城市,加上青岛、厦门、宁波、大连、珠海、苏州和无锡。三线及以下城市是指除一线和二线城市以外的所有城市和地区。)

门店管理数据持续下滑,这才是海底捞真正的麻烦。

虽然总体趋势显示海底捞的收入正在健康增长,其店铺扩张策略也相对清晰,但目前海底捞的店铺管理数据却不断显示出弱化的问题。

(来源:公司公告)

首先是周转率。目前,海底捞各级城市(不包括内地以外的店铺)的营业额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一线城市的换手率从2018年的5.1降至4.7,二线城市从5.3降至4.9,三线城市从4.8降至4.7。从整体数据来看,底层捕捞的整体周转率从2018年的5.0%下降到2019年的4.8%,这也是底层捕捞周转率首次下降。

下降的主要原因首先来自新店营业额的明显下降,这降低了整体数据。2019年新店的营业额仅为4.1,而2018年为4.5。与此同时,由于店铺的不断扩张,食客基本餐盘的扩张速度没有被分流的速度快,导致成熟店铺的周转率也下降(同期为5.2→4.9)。

然而,目前海天路的超高周转率仍是其最大的竞争优势,远远超过行业平均水平(下步下步约为2.5)。即使略微下降也不会改变这一点,因此公司在这一指标上的竞争力仍然很好。

就客户单位价格而言,海地一、二线城市仍在稳步增长,但三线及以下市场可能已经触顶。

(来源:公司公告)

2012019年期间,海底捞一二线城市的客户单价持续上涨。一线城市的消费者单价从2016年的95元上涨到2019年的110元,而二线城市的消费者单价同期从89元上涨到99元。目前,这两个市场的客户单价似乎仍在上升,增速没有明显放缓,仍有望进一步改善。

然而,海底捞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客户单价却陷入了瓶颈。2019年,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单价为95,与2017年一致。

然而,与换手率类似,海底捞的单价也远远领先于行业,2019年的总价为105.2元,这是其他餐饮企业难以相比的(2018年,西贝为90元,夏布为57.4元,台二为75元)。

如果我们说客户的周转率和单价仍然有很大优势,不需要太担心,那么下面的数据才是真正的麻烦。

(来源:公司公告)

就同店销售增长率而言,海底捞遇到了最大的麻烦——一线和二线城市的同店增长率出现萎缩。

2019年,海底捞二线城市的同店增长率为-1.9%,较18年来的数据下降了6.2%。与此同时,在一线城市,该公司的同店增长率同期下降了11.9%,从11.7%直接降至-0.2%——这是一个突然刹车。

这两组数据显示,海底捞在一线和二线城市的同店收入已经停止增长,如果加上同期顾客单价的增加,这意味着单个顾客花费更多的钱,但是商店收入却在减少,这代表着客流量的减少。

目前,在这两个市场,可以说海底捞的增长都来自于新店。扩大商店数量是保持收入进一步增长的唯一途径。

这不是单店收入增长见顶的好迹象,这意味着消费者不断被转移,基本磁盘的扩张速度也在下降。此后,随着门店数量的不断增加,海底捞单店的增长率可能会越来越低,从而逐渐减缓整体收入的增长。

同期,海地三级及以下城市的单店增长表现更好,2019年实现了8.3%的增长,并不比2018年低多少。由于三线城市的底鱼捕捞覆盖面仍然相对有限,仍有许多0+白色区域,0+和0+之间的增长率也很大,因此下沉可能是下一个更好的底鱼捕捞方向。

海底捞的盈利能力好吗?

持续快速地开设新店以推动收入增长并非没有成本。由于成本上涨,海底捞的盈利能力继续受到影响。

自2016年以来,海底捞的净利润连续四年下滑,从当时的12.50%降至2019年的8.83%,同比下降近0.9个百分点。从增长数字来看,2019年公司实现净利润23.45亿元,同比增长42.47%,明显落后于总收入56.50%的增长。

原因是在海里捕鱼的成本增长得有点太快了。

(来源:公司公告)

商店的不断开张给底层捕捞的成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首先,原料是火锅最重要的成本投入,海底捞的支出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比2018年行业平均水平高出5.1%)。2019年,海底原材料成本占总收入的42.3%,同比增长1.4个百分点。海底捞的原料成本高,主要是因为公司定位为中高端火锅,这需要更多的食品原料投资。

其次,作为一家服务型公司,海底捞在员工工资支出方面一直处于高位(比2018年行业平均水平高出1.1%),而且这一支出仍在上升,从2016">

对于利润微薄的餐饮业来说,成本的轻微增加可能会对最终的利润结果产生重大影响。此外,海底捞单店客流面临持续下滑的困境。单店收入持续下降,但成本不会一起下降。对于海底捞这样非常重视品牌效应的企业来说,降低服务质量或原材料质量显然是不可接受的,从而使成本控制变得困难。

换句话说,海底捞的利润增长已经逐渐被收入增长所抵消。如果公司在收入水平上遇到增长困境,持续快速开店战略带来的较高成本可能会使公司陷入收入增加但利润不增加的困境。

然而,幸运的是,租房和相关费用一直是海底捞的一大优势。由于其强大的排水能力,该公司已被赋予了相对强大的讨价还价的能力。因此,海底租赁成本率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2018年降低了近6.6%),这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成本问题的进一步恶化。

海底捞能在流行病中幸存吗?

对于整个餐饮业来说,2020年不能回避的问题是流行病的影响。

作为一家食品龙头企业,海底捞凭借刚刚完成的首次公开募股带来的雄厚现金储备,能够成功度过这场流行病的灾难,但不可避免的是,它将伤及自身的肌肉和骨骼,并可能在2020年放缓甚至暂停扩张步伐。

一个企业如何在空的变化中生存的最重要的指标是现金储备。海底捞于2018年完成首次公开募股,年末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41.19亿元。然而,由于2019年底的一系列高速扩张支出,准备金降至22.22亿元,但仍远高于2018年首次公开发行前的2.82亿元。

这一流行病对餐饮业的最大影响来自收入的切断和继续支付工作人员工资和租金而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的需要。这对底线来说不是问题,那里的租金非常低,账面现金仍然充裕,因此打破公司资本链的风险非常小。

然而,另一方面,在巨大的压力下,海底捞极有可能在2020年放缓扩张步伐,这可能会在下一份财务报告中进一步暴露那些需要依靠开店来推动增长的公司在门店层面的创收能力下降。

此外,外卖不太可能减轻对海底捞的打击。如上所述,海底捞的外卖量很小,火锅不适合外卖形式,所以像其他餐饮企业一样指望外卖来缓解短期困难是太少了。

据中信建投称,海底捞将在这场疫情中损失约50亿元人民币,给其母公司带来5.4亿元的净利润。然而,就海地的增长能力而言,这一流行病的影响最终将会减轻。随着商店逐渐开始恢复运营,复苏仍将到来,但代价是什么。

#老虎气味投资研究是专为老虎气味专业会员设立的二级市场研究部门。除了财务报表的脱水和对财务报表潜台词的直接攻击之外,现在您加入了虎闻亲会员,您还将获得以下权益: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17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