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年前,奥运会是如何“拯救”日本全运会的?

1946年的日本是一片混乱。 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耗费了人民和金钱,摧毁了无数生命和42%的国家财富。当时,日本的制造能力还不到战前峰值水平(1934年至1936年的平均水平)的40%。30%~60%的工业设备被破坏。主要产品的产量几乎下降到以前峰值水平的50%以下,甚至农业也下降到战前水平的78%。再加上严重的通货膨胀和工人的大规模失业,人们的士气极其低落,社会充满了萧条。 日本

1946年的日本是一片混乱。

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耗费了人民和金钱,摧毁了无数生命和42%的国家财富。当时,日本的制造能力还不到战前峰值水平(1934年至1936年的平均水平)的40%。30%~60%的工业设备被破坏。主要产品的产量几乎下降到以前峰值水平的50%以下,甚至农业也下降到战前水平的78%。再加上严重的通货膨胀和工人的大规模失业,人们的士气极其低落,社会充满了萧条。

日本经济学家有泽广已在他的《日本工业百年》一书中描述了日本战后的经济形势:

“一方面是已经毫无价值的大量战争生产设备碎片,歪歪扭扭;另一边是那些没有衣服遮身,也没有食物吃的人。他们正从东向西逃亡...这只是一个人工沙漠。”

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失败的国家,日本的国际地位直线下降。在丧失部分国家主权和深受“敌国条款”限制的同时,其根深蒂固的负面形象长期被其他国家孤立和疏远,给日本外交带来巨大阻力。

面对“内忧”和“外患”的双重打击,日本从惨痛的经验中吸取教训,开始集中精力恢复国民经济的发展。一是优先发展钢铁和煤炭两大支柱产业,以有限的材料和大量的政府资金拉动工业生产的反弹。然后通过解散大财阀、改革农地制度等一系列改革措施,确定市场竞争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地位,为经济社会发展奠定良好基础。

同时,在朝鲜战争的影响下,日本已经成为美国太平洋地区重要的军事供应和军事基地。在美国的支持下,加上国内政策环境,日本的国民经济实现了快速复苏,超过了1953年二战前的水平。“魔术热”和“摇滚家庭热”成为江湖中的一股强大力量。

在此期间,随着国民经济的逐步复苏,如何洗去战争的耻辱,重塑国际形象,以全新的姿态在世界上立足,已成为全体日本人的共同愿望。战后,他们迫切需要一个机会让世界了解并接受一个全新的自己。

结果,日本人再次将目光投向了申奥。

1

之所以说“再一次”,是因为1940年第12届奥运会最初是在日本举行的。

在1894年的巴黎国际体育大会上,顾拜旦宣布“古希腊奥林匹克主义在被遮蔽了几个世纪之后回归世界”,从而开启了现代奥林匹克的复兴。

与军事征服和经济渗透相比,奥运会所蕴含的“神圣休战、增进了解、公平竞争、努力工作和进步”的奥林匹克精神更能为世界所接受。也因为它独特的精神灵感和国际影响力,奥运会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

由于当时特殊的历史背景,这场本应由全人类共同参与的体育盛会成了欧美列强的专属游戏。1940年以前,11届奥运会是由西欧和美国联合举办的(见下表)。相比之下,其他国家,更不用说主办国,甚至没有资格派运动员参加。

日本可以说是打破欧美在奥运会上垄断格局的先驱。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举行时,东京正式提交了1940年第12届奥运会的主办权申请。一方面,它旨在纪念“2600年”(1940年即位2600周年),增强人民的爱国精神。另一方面,它旨在向世界展示1923年关东地震后重建的“皇城”,促进东西方文化的融合,提升日本的国际地位。经过多次努力,东京最终以36:27击败赫尔辛基,赢得了举办权。

当东京在竞选象征和平与友谊的奥运会时,日本军事总部变得“疯狂”。他们疯狂地对中国发动了侵略战争。他们毫不犹豫地违反了1928年的“反战公约”,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与此同时,他们还把东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置于一个极其尴尬的境地,完全无视他们自己申办奥运会的努力。

一个国家的两个极端交织在一起,可以称之为历史奇观,但“爆发”一方占上风。1938年7月,由于战争的压力,日本放弃了举办奥运会的权利,其他国家没有足够的时间及时接管。第12届奥运会的缺席最终给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带来了极大的耻辱,成为渴望和平与友谊的日本公民的极大遗憾,并摧毁了几十年的现代化成就。

尽管如此,日本和奥运会之间的“命运”并没有穷尽。

随着战后国民经济形势的不断改善,重新申办奥运会的问题开始提上日程。1952年5月,东京都知事黛安一郎向外界正式表达了这一意向,并郑重指出此举的目的是“展示日本重返和平与国际舞台的国家形象,以及真诚希望和平的日本人的朴素形象”,并特别强调,由于战前的东京奥运会因战争而中止,东京奥运会将不得不出于“国际信念”重新申请东京奥运会的主办权。1957年6月,教育、文化和体育部发布了《体育振兴审查委员会报告》,其中特别增加了举办奥运会的意义:“它有利于振兴中国体育,加深国际了解和善意,特别是为国际社会正确认识真正的日本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机会”。其意图不言而喻。

他们真的太需要奥运会了。

尽管日本在1954年试图申办1960年奥运会时以微弱优势输给了意大利的罗马,但日本并不气馁,在1958年对1964年奥运会发起了又一次攻击。它最终击败了布鲁塞尔、比利时、维也纳、奥地利、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和美国的底特律,成为第一个举办奥运会的亚洲国家,风景没有任何不同。

日本的国家命运因此变得更好。

2

面对这千载难逢的机遇,日本不愿意也不能再错过,支持核心主办城市东京的经济建设已成为当务之急。

事实上,原定于1940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的一个重要目的是展示日本在1923年关东大地震后复兴的“皇城”形象。然而,由于美国在战争结束时的袭击,战后东京“只有几栋被烧毁的房屋散落在瓦砾中”。即使日本经济在20世纪50年代复苏,东京的城市面貌仍远未恢复日本人的精神。

在这种背景下,东京特别强调以奥运会为契机,实施一个彻底的城市改造计划。1961年5月10日,东京的一份意见书中特别强调:“东京奥运会在管理关东京都政府方面的成败是评估东京战后成就的决定性原因。”从这一点可以看出重视的程度,同时也表明东京打算利用奥运会的历史机遇来实现战前未完成的城市复兴梦想。

与此同时,日本国家一级的政府官员也非常重视东京主办奥运会。他们不仅将其视为“国家事业”,还将其纳入世界闻名的“国民收入翻番计划”,甚至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近乎恶魔的”准备工作。

据公开信息,日本投资1万亿日元(当时约30亿美元)支持相关事业,这是当时奥运史上的最高金额。约1000亿日元投资于竞赛设施、奥运村、运营、道路和其他领域,其余9000亿日元用于大规模项目,如东海道新干线、首都高速公路、东京高架单轨电力、东京地铁和交通网络的建设。此外,日本政府还以国家的名义调动了国家的人力资源。至少有10万山区农民在东京被廉价雇佣,成为奥运会的建设力量。东京周边的所有城市,从琦玉到神奈川,从千叶到长野,都以自己的方式与东京合作。

将这一繁荣景象描述为“倾注全国的力量来支持东京的一个城市”并不过分。

上述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带动了制造业、建筑业、服务业、运输业、通信业等诸多行业的强劲发展,促进了国民经济的快速增长,并催生了1962年至1964年的“奥运热潮”。数据显示,日本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在1962年为7.0%,1963年上升到10.5%,1964年达到13.1%。从1962年到1964年,工矿生产指数也逐年上升,分别为24.3%、27.0%和31.3%。就业也显著改善。1963年和1964年,前一年分别创造了390,000和600,000个新的就业机会。东京奥运会开幕后15天内,售出202万张门票,总收入17.7亿日元……东京乃至日本的经济实力和城市面貌都发生了质的变化。

终于在1964年10月10日抵达东京,阳光明媚。

“这就像占领了全世界的蓝天,你不能相信前一天晚上下了倾盆大雨。”进行现场直播的广播员亲切地描述了它。同一天,日本迎来了来自94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以及众多海外游客。皇帝在战前被他的“神圣性格”所束缚,没有在公众面前讲话,他宣布了这一盛大事件的开始。美国发射的“信通”卫星在奥运会历史上首次向世界各地转播了这一赛事。成千上万的气球和鸽子升了0+,F-86喷气式飞机在蓝天上画出了五环,编织出了像战争时期一样美丽的美丽场景。

无论是开幕式上的精彩仪式、各种比赛的成功举办,还是运动员村的出色管理和运作及其高效安全的社会功能,日本都尽了最大努力。从城市景观来看,东海路新干线贯穿东京站和新大阪站之间,世界上最大的有轨电车挤满了穿梭于东京街道的游客,首都高速公路连接羽田机场和东京市区,现代豪华酒店遍布东京的街道和小巷...所有这些都向世界展示了一个崭新的日本,它从废墟中崛起,一举抹去了一个被摧毁的战败国家的负面形象,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爱好和平的文化和礼仪风格,赢得了全世界的广泛赞誉。

当时,国际奥委会主席艾弗里·布伦戴奇称赞日本“主办了最成功的奥运会”,日本战后第10任首相、继池田勇人之后的卫戍区长官骄傲地宣称:“我国的快速发展震惊了海外。”

也就是说,在那一年,日本加入了经合组织。当时,日本报纸称赞1964年是日本“国际化的第一年”,而奥运会的闭幕时刻是“重拾信心的一天”

这可能是昭和时代日本的亮点。

3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东京奥运会是日本经济腾飞的引擎。由于这种“东风”,日本的经济和社会得到全面加速,发生了深远的变化,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首先,交通状况有了很大改善。

日本小说家阿川弘之曾在1958年驾车旅行,然后他记录了他在“2000公里东北公路”的旅行经历:

“我曾经说过,吉普车是日本最好的驾驶方式,但在了解到即使是吉普车也很难顺利通过之后,我想说,有必要为在日本驾驶准备两栖战车。”

当时日本糟糕的交通状况暴露在铁路之间。然而,正是在这一年,日本制定并开始实施一项筹备东京奥运会的五年道路规划。计划在四年后的1962年完成70%的一级国道。为了赶上奥运会,日本还修建了首都高速公路、东方著名的高速公路、沈明高速公路、东京高架单轨铁路、东京地铁等。,大大改善了城市交通。

此外,奥运会还推动日本完成了最大的高质量铁路项目——东海道新干线,该项目耗资3800亿日元,仅用了三年时间就完成了。新干线达到了最高时速210公里。那时,世界上没有敌人,因此宣告了日本“新速度时代”的开始。这些交通设施的建设不仅促进了相关产业的发展,为当年的“奥运热潮”做出了贡献,而且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作为运输领域的长期投资,它将在以后的运营中继续获得回报。

其次,它引发了建筑热潮。

纵观日本的经济发展历史,奥运会筹备阶段可以说是其战后建筑业发展最快的时期。为了奥运会,日本投资159亿日元建造了一系列体育场,包括国家体育场、无刀体育馆、巨泽体育馆、国家室内体育馆和Yoyogi奥运村。许多体育场展示了日本先进的建筑技术和独特的设计,受到国际奥委会和其他国家的高度赞扬。艾弗里·布伦戴格高度赞扬道:“日本朋友提供了一个创造最高水平技术的组织。他们在传统日本风格的基础上设计了许多具有独特魅力的新建筑。”

体育场外,住宅建筑的建筑热度不可低估。看看建筑合同,在1962年、1963年和1964年,它们分别是5510.25亿日元、7311.39亿日元和899亿日元。1963年和1964年,这两个数字比前一年分别增加了32.9%和27.8%。然而,建筑技术的进步和城市现代化的客观需要促使日本政府于1964年1月废除了“不建造超过31米的高层建筑”的规定,使新御宅酒店、下关大厦等超高层大型建筑在东京城内拔地而起,而现代豪华酒店和高档公寓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低层建筑独霸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第三,它敲响了日本科技创新的号角。

1964年东京奥运会成为第一次通过卫星转播的奥运会,不仅依靠美国卫星“信通”的力量,而且依靠日本人自己的努力。为了实现比赛的现场直播,日本在新机械和尖端技术的研发方面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先后开发了超小型摄像机、会说话的麦克风、用于彩色电视广播的双摄像机分离亮度彩色摄像机、直升机通信技术等。这些都极大地促进了日本电子通信产业的发展,为日本制造业的科技创新开辟了道路。

此外,如果你想准确记录比赛结果并做出公正的判断,你必须拥有先进的设备。在奥运会的机遇下,日本本土品牌集中力量克服技术困难,并很快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日本精工自主开发的精密计时手表,它不仅实现了十进制秒的记录,而且大大减小了设备的体积,便于携带。这款计时手表主宰了奥运会。在自行车、五项全能、马术、射击和游泳中都可以看到它。至此,瑞士钟表业在国际市场的主导地位结束了,而日本品牌“精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成名。

第四,人民生活质量有了很大提高。

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必将造福于人民。以电视为例。为了更好地观看奥运会,享受世界上第一次通过人造卫星直播奥运会,日本家庭掀起了购买彩电的热潮。统计显示,1960年日本家庭的电视普及率为54.5%。到1964年举办奥运会时,这一数字已经飙升至93.5%。大量的彩色电视机进入了普通人的家庭,黑白电视机在日本的时代正在逐渐消逝。

除了彩电之外,还有一系列现代产品,如电话、双门冰箱、彩电、热水器、空音、音响、微波炉等,所有这些都已进入日本家庭的日常生活。然而,日益发达的城市交通系统、住宅建设的不断升级和街巷卫生环境的改善大大增加了人们的成就感和幸福感。这些都是伟大时代给予每个微小个体的礼物。

除了上述四个方面,日本还利用东京奥运会的机会对其公民提出了六项要求。公民的素质通过潜移默化得到了显著提高。这六项要求逐渐成为大和人的礼仪标准,包括:

1.所有来参加会议的外国朋友,无论国家或身份,都应该受到热情的接待。

2.注意外表。在机场见面的人必须穿正式服装。不符合要求的人不能进入机场。

3.当观看所有的奥运会项目时,来自任何国家的运动员在赢得金牌时都应该热烈鼓掌。

4.禁止随地吐痰和便溺;

5.驾驶员在驾驶时应礼貌对待行人,以确保交通安全和道路畅通;

6.文明素质教育应从幼儿园开始,从小培养良好的个人素质和行为礼仪。

总而言之,由于东京奥运会,日本的国家形象和民族凝聚力、工业发展和社会进步、人民的信心和幸福都呈现出新的面貌。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奥运会不仅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而且直接“拯救”了日本的民族命运。

4

56年过去了,只需轻轻一指。转一转,奥运圣火又回来了。

世界已经改变了。目前,日本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发达国家:2018年,日本经济总量居世界第三,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接近4万美元。其工业制造实力和科技创新能力享誉世界。“工匠精神”闻名于世。进入21世纪以来,几乎每年都有诺贝尔奖被宽大处理。街道和小巷更加干净、一尘不染...

然而,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掩盖不了日本经济中的许多深层次问题:

首先,日本的经济增长缺乏动力。

自20世纪90年代初泡沫破裂以来,日本经济已经完全告别了鼎盛时期,进入了一个持续至今的长期停滞期。许多学者称之为“失去的20年”,甚至“失去的30年”(见下图)。此外,日本还面临着国内外需求“双重不足”的困境。居民消费疲软,对外贸易增长乏力。迫切需要找到新的增长点。

第二,日本的人口正在“少生多老”,这是非常严重的。

一方面,65岁及以上的日本人的数量正在增长,从1970年的729.1万人增长到2018年的3487.2万人,占近半个世纪总人口的27.58%。它的老龄化速度明显快于美国、英国和法国等发达国家。另一方面,日本公民的生育意愿继续下降(见下图)。其直接结果是,日本的总人口多年来一直在下降,经济增长缓慢,社会保障压力急剧上升。

第三,日本引以为豪的制造业正出现衰退迹象。

近年来,日本制造业一直步履蹒跚。不仅东芝、松下、索尼等国际巨头连年亏损,各种丑闻也频频曝光。负面新闻事件,如三菱的燃料消耗造假,高田的安全气囊问题,神户制钢的数据造假是常见的事件。这一现象背后的深层原因可以用在日立工作了16年、目前在日本京都大学和东北大学任教的友弘在他的著作《失去的制造业:日本制造业的损失》中总结出来。“面对十年一轮的新技术浪潮,他对市场机遇不敏感,墨守成规,错失机遇。面对技术趋势的变化,日本的企业制度过于僵化,无法适应技术变化的趋势。”

第四,日本的数字经济落后了。

目前,数字经济将成为未来推动经济增长的新动力,这已成为各国的共识。美国和中国在这一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就。回顾日本,更不用说唯一能赢的互联网巨头雅虎目前的“悲剧”,甚至没有一家知名或体面的人工智能公司。日本广告公司电通(Dentsu)和英国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研究所联合开展的一项关于数字经济与社会的调查显示,就数字经济能否满足人们的需求而言,日本在全球24个国家中排名最后,而就数字经济的成熟度而言,日本排名倒数第二。

也正因为如此,尝到了奥运会好处的日本不得不再次寄希望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并投入了巨大的人力和财力,渴望借此机会重获昨日的荣耀。

然而,新皇冠的爆发给东京奥运会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当无数人在讨论东京奥运会是否会再次被取消时,2020年3月24日,国际奥委会和东京组委会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正式确认东京奥运会将推迟到2021年——这一决定尽管无助,却给了全世界人民一个安慰。有必要知道,如果奥运会被取消,日本将不是唯一遭受损失的国家。

与其放弃,不如推迟。这是日本不屈服于命运的顽固态度。这也是日本对诗歌和遥远地方的渴望。

疫情是全人类的共同敌人,奥运会也是全人类的共同期待。无论如何,我们都希望尽快战胜疫情,以更饱满的精神迎接属于全人类的体育盛会。现在温暖的春天已经到来,花儿也不远了,我真诚地祝愿一切顺利。

毕竟,山和河是异乡,风和月亮是同一天。

参考:

1.石秀梅:“1964年东京奥运会对日本社会经济影响的分析”,2004年。

2.石金芳和吴雪妍:“日本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经济动机、经济活动和经济效应”,2019年。

3.牟伦海:“二战后快速经济增长中的日本国家形象战略”,2016年。

4.郭::“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和“流产”东京奥运会,2018年。

5.瞭望智库:日本政府推迟了松子奥运会。为什么他们不能放手?2020年。

标题图片来自消费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高级研究员傅义夫苏宁金融研究所的集成电路照片。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17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