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事件:为什么普通人会变成“恶魔”?

韩国的“N号房间”事件不仅在初期给社会各界造成了巨大冲击,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关于“N号房间”事件的各种讨论声音从未平息。 260,000人付费观看妇女性暴力的视频,其中大量涉及未成年人、性侵犯、虐待和其他极端恶劣的行为。在视频背后,制作和管理人员使用恐吓、威胁和虐待来强迫这些妇女开枪。 不幸的是,所有的力量仍在寻找细节,压倒性的公众舆论不仅要求

韩国的“N号房间”事件不仅在初期给社会各界造成了巨大冲击,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关于“N号房间”事件的各种讨论声音从未平息。

260,000人付费观看妇女性暴力的视频,其中大量涉及未成年人、性侵犯、虐待和其他极端恶劣的行为。在视频背后,制作和管理人员使用恐吓、威胁和虐待来强迫这些妇女开枪。

不幸的是,所有的力量仍在寻找细节,压倒性的公众舆论不仅要求对视频制作人进行严厉的惩罚,还要求披露隐形的肇事者——26万名视频观众。

这一事件的异乎寻常的恐怖之处在于,人们原本以为只有少数“精神异常”或“人格不健全”的人会犯下恐怖主义暴力行为,这种行为甚至会发生在如此多的“正常人”身上。

在这些观众中,可能有你的一辆出租车的司机,坐在你隔壁的同事,以及你真正追逐的明星。让人们害怕的不仅仅是数量庞大的犯罪者,还有“正常”和“异常”之间消失的大山。

n室的一位大师的照片

犯罪者似乎像普通人一样融入了社会群体,这使得女性无法分辨谁会是下一个伤害自己的人。

如果人不是天生就是邪恶的,那么是什么让这么多“普通人”变得暴力呢?

伴随尊卑制度的权力意识

在这一事件中,最令人难过的是许多受害者是未成年女性,最年轻的甚至是11岁的女孩。在主犯之一的“赵医生”的“医生室”的管理下,他要求受害者把“奴隶”这个词刻在他的身上作为他的专属标志。这无疑是一种极端的性别欺凌行为,它将女性客观化并强加阶级压迫。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韩国是制造“苏苑”和“大熔炉”的国家。在这些流行艺术的警告下,仍然有这种不道德的性犯罪,这表明父权制和厌恶女性的顽固疾病是多么根深蒂固。

如果你对韩国了解一点,你可能知道韩国人是一个非常重视资历的国家。一般来说,只有同年出生的人或同年的同学和员工才能互相称对方为“朋友”,用不尊重的语言交谈。

在家庭关系中也是如此。例如,许多韩国孩子会对父母说敬语,一些妻子也会对丈夫说敬语。如果有一对年龄相差很大的韩国人不使用敬语,那么他们的关系就非常密切。

尽管不同的人对敬语的使用很敏感,但敬语仍然是韩国社会的基本交际礼仪,也是权力等级意识的基本体现。当这种等级制度叠加在宗法制度上时,对韩国妇女的压迫作用是可以想象的。

此外,韩国有一个相对特殊的社会背景,即男性义务兵役制度。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所有韩国男性必须在20到30岁之间服役大约两年。这导致韩国人,尤其是男性,对“兵役特权”非常敏感。

因此,在韩国,当涉及到性别问题时,男人为自己辩护的典型观点是:“你们女人不必服兵役。对这种痛苦有什么可说的?”

兵役制度和由此产生的社会观念,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男性变相的特权地位,并继续维持着男权社会中的性别秩序。

在宗法制度下,女性客体的从属地位在等级制度中被放大,所有旁观者和沉默的男性都参与了暴力。

正如梁文道在《八点》一书中所说,“有一种伤害,以爱情的名义”的例子和观点:男性对女性的家庭暴力之所以如此普遍,并不是因为所有暴力的男性从小就一定受到虐待或精神失常,而是因为家庭和社会环境使男性往往不把女性当作独立的个体,所以他们会对女性有很强的控制力和占有欲。

这种心理是由男性主导的社会和性别意识形态——男性气概——产生的,这种意识形态以空气的形式存在。

金智英出生于82年

男人真的是“男子气概”的受益者吗?

什么是男子气概?为什么它与性别暴力有关?在谈论这个男子气概到底意味着什么之前,让我们稍微推广一下这个概念。

著名社会学家康奈尔(Connell)指出,在不同的文化和历史时期有多种男性气质,但在某个社会的某个时期,会有一种占主导地位的男性气质,这种男性气质被社会普遍认为优于其他男性气质,也成为评价其他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的标准。

这种占主导地位的男子气概是当前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结构的产物,因此也有助于维持和加强这种结构。

为了发展资本,人们需要刺激自己的欲望,强调竞争和扩张,当然,必须控制和掠夺从殖民主义继承的资源。

然而,任何制度下产生的主导价值观都必须维护和加强这一制度。在资本社会中,为了使不平等结构合理化,竞争、扩张、控制和占有被塑造成“有益的”和“有效的”行为和品质,甚至它们自然地变成了人类的第一“本性”。

因此,在资本和男性权力的社会结构下,对男性的需求是当今社会占主导地位的男性特征。这些气质不仅需要维持男性对女性的支配和优势,还需要维持资本发展和扩张的需要。

听起来男性气质很复杂,但事实上我们都很熟悉,比如流行文化中常见的“盛气凌人的总统”的类型设置。

“五十种灰色”

你一定知道什么是专横的总统。它不仅需要男人:

这对女性来说有经济和社会优势——即使道明寺不能购买巴黎铁塔作为求爱之用,它也需要有能力为女性伴侣购买足够的口红和手袋。

在智商和能力上对女性有优势——无论女性有多成功和优秀,在专横的总统面前智商必须立即减半。

也同意男人在表现出这种优越感后,可以任意表现:

我喜欢你,所以我想向全世界宣布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所以你不能喜欢别人。

我喜欢你,这就是为什么我吻你,打你,跟踪你,甚至骚扰你。

也许当看电视时,用明星的脸和不相干的情节,一切看起来并不十分错误。然而,如果你去掉过滤器,仔细检查每一篇文章,你会发现它揭示了男性自我中心的占有欲和对女性的控制。

但在批评男性对女性的剥削之前,我们不妨先看看。男人真的是男性气概的真正受益者吗?

除了身体强壮、有出色的工作和经济能力、能够控制自己和他人之外,社会还要求男人情绪坚强,不表现出脆弱。

然而,整个社会对男人表达他们的脆弱几乎零容忍。即使对一个2岁的男孩来说,父母也会说,“男孩不能哭!”男人不能像“不满意的家庭主妇”一样哭泣或抱怨。因此,当男人不能控制和占有女人时,沮丧只能通过暴力的情绪和行为来表达。

“有毒男性气质”的概念最早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美国,并被学者们广泛应用于性别研究。当然,并非所有男性都是有害的。《纽约时报》将“有毒的男性气概”分为以下三种男性约束自己的行为:

1.压抑脆弱的情绪

2.保持硬朗的外表

3.把暴力视为权力的表现

之所以加上“有毒”这个前缀,是因为正是这些凝固的男子气概腐蚀了个人的基本人权。被这种有毒气体中毒的人没有性生活。

“即使很敏感,也没关系。”

在给女人的行为戴上一系列的枷锁之后,男人就不能脱离这些枷锁。这是一个等式,女人应该做她们能做的,而男人不应该做她们不能做的。

为了她,也为了你自己

也许每个人都会问,男性气概不应该服务于男人的自尊、权力和地位吗?为什么像毒药一样糟糕?

潜在的原因值得仔细探究,但也许最容易理解的一层是,男子气概要求男人靠自己取得成功,同时剥夺他们表达自己脆弱并向他人求助的权利甚至能力。

换句话说,男性气质也是男权社会赋予男性的性别价值的桎梏。

无论人们多么希望变得强大和独立,我们在某些时候都无法帮助甚至依赖他人的帮助。当人们感到害怕和悲伤时,向他人寻求帮助和安慰是正常的。然而,寻求帮助的途径受阻。各种负面情绪只能在他们心中积累和发酵,其后果可想而知。

要直接列举一些欧美社会心理学的研究证据:

认为男人不应该哭泣、应该强壮和善于战斗的男人比不相信这种男子气概的男人死于自杀的可能性高2.4倍。

一项基于78项研究、涉及近20,000名参与者的荟萃分析指出,更重视和实践男性气概的男性心理健康状况更差,在需要时不太可能寻求帮助。

崇尚和实践男子气概的男性有更多对健康有害的习惯,包括更多饮酒、吸烟、较少锻炼和摄入蔬菜和水果。

在青少年中,更重视和实践男子气概的男孩与朋友的关系更差,更明显的抑郁症状,更低的学校参与率和更低的分数。

近年来,“有害的男性气质”在欧美国家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批评。在中国,“直男癌症”一词也常用来概括或描述上述的许多价值观和行为。

但事实上,成年不像癌症,因为癌症本身可以遗传,但它不会传染。然而,现实生活中的男子气概就像病毒一样存在。它看不见,摸不着,通过人们的交流和接触传播。

因此,预防和改变这种有害的男子气概不能只针对那些“身患绝症”的人。社会上的每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防止这种毒素的传播。

因此,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如果你希望健康长寿,请允许并接受当你脆弱时,你应该习惯于告诉别人你的烦恼和痛苦,并理解需要和依赖他人也是非常健康的。

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请给予那些向你求助的人更多的支持和宽容,不要根据性别设定脆弱的配额,也不要因为性别而吝惜你的同情心。

无论你站得多高或得到多少,你都像其他人一样,总是为遵守这一秩序付出代价。

因此,我们每个人都是这种不平等性别秩序的受害者。要改变它,还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努力。

“即使很敏感,也没关系。”

n室事件给社会的警示不仅是妇女平等权利的紧迫性,更重要的是,更多的人以前认为妇女的平等权利与他们自己无关——也就是说,男性团体必须参与这场运动。

在女权主义或性别平等问题上,任何人都不应该轻易退缩。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17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