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文化圈”:大学室友对你的一生影响有多大?

目标导向理论认为,青年通过发挥个体主观能动性,为自己制定人生目标,并通过这种人生目标导航自己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自我人生轨迹,实现向上的社会流动。 本文以宿舍作为分析框架,宿舍对青年大学生来说是一个连接学校、家庭和社会的特殊场域,在这个场域里青年大学生会暂时脱离原生家庭的影响,在同辈的互相鼓励、支持和分享中树立自己的人生目标,并为

目标导向理论认为,青年通过发挥个体主观能动性,为自己制定人生目标,并通过这种人生目标导航自己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自我人生轨迹,实现向上的社会流动。

本文以宿舍作为分析框架,宿舍对青年大学生来说是一个连接学校、家庭和社会的特殊场域,在这个场域里青年大学生会暂时脱离原生家庭的影响,在同辈的互相鼓励、支持和分享中树立自己的人生目标,并为之努力。同辈影响尝试摆脱以往更多聚焦在结构性因素中的讨论,强调青年主观能动性的作用,希望为研究当下社会流动的固化和常态化提供一个新的视角。

一、研究背景

青年的社会流动一直是学界高度关注的问题。

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经济的结构性变革,中国社会正在从过去粗放型的经济增长方式向依靠新兴技术、科技产业和服务业的新型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在这一变革中,基于粗放型经济增长背景下所产生的快速和显著的社会流动开始变得越来越迟缓和固定,这种“社会常态期”的到来使得当今青年更加倾向于一种“佛系”文化,即不为自己制定过高和过多的目标,也不像上一代人那样相信拼搏能够改变命运,转而认可一种不过分追求、也没有大波动的人生价值观念,在这种“佛系”理念下,青年人的主观能动性发挥减弱,更多变成一种被动接纳的状态。

然而,青年人作为社会发展和劳动力生产的主力军,他们的流动状况,如何流动以及流动趋势不仅会影响社会经济生产的发展方向和发展动力,而且体现出一个现代化社会中青年人的活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青年的目标期望和向上发展的动力在微观层面上会成为撬动社会经济发展的杠杆。

教育心理学界对目标导向理论与教育成就的关系展开了系统研究,并形成了自成一体的研究传统。这一研究传统可以叫作“成就目标导向”(achievement goal orientations)或“成就目标与目标导向”(achievement goal and goal orientations)[1]

目标导向理论强调个体在人生的职业规划和人生目标的设计中自我能动性的作用,突出了个体能动性对个人成就达致的积极作用,相较于传统社会学理论更多强调个体社会流动的结构性因素来说,目标导向理论突出自我能动性的发挥和作用,在理论上对社会流动,尤其是青年社会流动是一种积极的补充,丰富了当下青年在暂时性脱离其原生家庭的大学生活中如何更好地发挥自我的个体导向作用,从而在毕业后的社会流动历程中能够有更多的突破原生家庭社会阶层结构性影响的研究和讨论。

大学生这个特殊的青年群体较其他青年群体有着高知识、高品质生活、生力军等“文化气质”和文化内涵,而这一群有着较高社会评价的青年群体的社会流动是如何发生的,以及发生的规律是什么就更加容易引起社会和学界的关注。

文化的内生动力是催发青年群体制定较高目标,积极投身社会的重要因素,青年在大学这个特殊的年龄阶段所接纳的文化有着更强包容性和更大开阔性。他们不仅能够接触到学校、家庭的信息,还受到更多来自社会、网络、社团等形态各异、文化内容多样的异质“文化圈”的影响。

因而本研究从青年的主观能动性入手,脱离传统的社会学研究对青年社会流动的结构性因素的讨论,集中选取了宿舍这样一个特殊的生活空间,针对当下具有大学本科及以上的青年群体,探索分析他们是如何通过同辈间的影响积极发挥主观能动性,制定人生阶段性的目标,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摆脱原生家庭的社会阶层影响,实现自己的梦想和社会流动。

二、宿舍:一个分析框架和研究视角

1. “宿舍文化圈”的意涵

本研究之所以将宿舍称为一种“文化圈”是因为宿舍这个特殊的场域对青年大学生来讲有其独有的特点和研究意义。

第一,原有社会阶层的无序打破。宿舍舍友的分配是学校按照院系、专业等标准来统一进行调配的,入住之前同学与同学之间彼此都不认识,也不知道对方的家庭背景和生活习惯。

中国在教育实践方面的成就在于它能够使得处于不同社会阶层的青少年都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无论是城市精英还是乡村之子,无论怎样的家庭背景,只要在高考中获胜,便可进入大学学习。

在大学以前,青少年基本生活在一个与自己的文化大体相近的社群中,可以说中学阶段的青少年是生活在一个同质性更高的环境中。那么大学阶段则与此相反,来源于不同地区、不同家庭甚至个性差别迥异的个体,要在一起学习和生活,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要同住一室。高校宿舍的分配机制将来自不同社会阶层和地域的青年打乱,然后又通过宿舍这个特殊的场域紧密联结在一起,这对青年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文化挑战和生活考验。

在本研究中,为了便于对比测量,研究者将家庭背景的概念进行了收缩,并没有使用传统学界的社会阶层的划分方法,而是更多地将大学生的家庭背景通过父母的职业和家庭年收入做一定程度的区分,从而比对其对大学生人生目标制定和实现的影响程度。

第二,“宿舍文化圈”首先是一个场域。它将几个原本陌生的人因为宿舍这个特殊的场域快速地从学习到生活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这里借鉴了布迪厄对场域的定义:“一个场域可以被定义为在各种位置之间的客观关系的一个网络(network),或一个构型(configuration)”[2]

在这个意义下,宿舍首先是连接学校学习和生活的网络圈,在这个网络里同学将各自的生活惯习、个人喜好、学习兴趣等各方面因素通过宿舍这个场域互相交流并最后因为舍友之间关系的亲疏远近重新建构了一个新的关系网或是结构网。在这个空间中,舍友们可以分享生活经验、学习心得、交流情感,甚至会有冲突和摩擦。因此可以说宿舍构建了舍友之间生活学习的一个新场域,青年学生在这个场域里建构起自己的大学生活的重要部分,通过这种建构形成一些新的世界观和自我认识。

宿舍场域的力量不仅会受到学校、老师、同学的影响,甚至也会受到社会中其他文化的影响,诸如电影、电视、音乐等等。因此,可以说宿舍场域是通过青年的“文化气质”或习性构建的一个新的关系网,这个关系网会直接影响青年的大学生活。

最后,“宿舍文化圈”的形成。宿舍这个空间借助场域的力量将青年大学生联系在一起,这种联系有着亲疏、远近和冲突的区分。借助这个场域,学校、家庭、社会的各个力量和信息都能够在青年舍友之间分享,同时发生作用,在正向的作用下就会激励青年树立积极向上的目标,反之就会产生负面的影响和作用。

青年首先借助宿舍这个场域建立关系,在关系的作用下青年之间因为兴趣爱好、生活习惯、情感归宿等因素会在两人或几个人之间形成一种相对紧密的圈子。这种圈子建构和发生作用的基础是青年个体的“文化气质”和文化背景。

因此,本研究将其称为文化圈。在这个圈子中,青年会根据彼此的力量互动树立人生目标,建立人生规划,形成有一定共性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另外,因为“宿舍文化圈”的形成,青年可以借助文化圈的力量与学校、家庭和其他同学产生力量互动与信息交流,他们会将自身在圈子内产生的信息分享出去,与此同时又将外界的信息再次反馈到圈子中来。

2. 将“宿舍文化圈”作为一种分析框架的意义

将宿舍作为本文的一个分析框架,可以跳出传统社会学在青年社会流动领域研究中集中于家庭背景、教育等结构性因素影响的讨论框架,构建一个新的研究载体。

宿舍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社会阶层在青年社会互动和交往中的聚合作用,将来自不同家庭和背景的同学联系在一起,在大学生活的几年中,青年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突破社会阶层的影响,充分发挥其主观能动性。

因此,对宿舍这一特殊场域的研究可以帮助我们集中讨论青年主观能动性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以及在何种条件下影响青年的人生规划和目标实现。

另外,将“宿舍文化圈”作为研究青年同辈影响的介质,有利于解释在特定的情况和环境下,青年如何借助一些特殊的场域发挥其主观能动性,在这种主观能动性的发挥中哪些因素会成为主要的影响因子,这种主观能动性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改变青年的人生规划。

在这个意义下,本研究希望借助“目标导向”理论,探讨青年如何在宿舍这个特定的场域,发挥其自身的主观能动性,构建自己在学校的生活和文化圈,从而影响大学及未来的生活。

三、文献回顾及相关理论梳理

1. 目标导向理论的相关研究

目标导向理论或称为成就目标理论,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与80年代初由Deweck(1986)与Nicholls(1984)等学者提出,是指学习者在面临成就情境时所产生不同的参与或趋向的一种整合性信念组型[3]

在这一研究体系中,目标导向理论或成就目标导向是当前教育心理学界较为流行的动机社会认知论,是解释个体成就行为或动机最重要的理论构架。所谓成就目标或职业抱负,均是一种对未来人生发展的具体目标的设定[4]

Elliot(1999)在对目标导向理论的分析中指出,目标导向理论学者将影响参与竞争者个体自身制定的目标,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发挥其功能定义为两种不同的类型,一类是绩效目标(performance goal),主要是证明个人的能力是与他人紧密相关的[5]。采用这种类型目标的人之所以去掌握技能,往往是为了试图超越他人,以展示和证明自己的能力和优越性,从而获得他人的积极评价[6]

另一类则是掌控目标(mastery goal),其主要聚焦在能力的发展和工作任务的控制上。个体通过制定目标,不断努力从而获得技能或能力上的提升。目标导向理论是教育心理学家针对学习行为与学习成就之间的关系构建出来的。它以社会—认知观为主线,强调学习者在学习情境中所知觉的目标导向是如何与学习过程产生互动的,同时目标导向理论还可以解释个体行为背后的缘由,其关注的重点在于学习者设定目标的原因及达到目标的过程[7]

2. 传统社会学领域对青年社会流动的研究

传统的社会学领域对社会流动的讨论大都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以布劳和邓肯为代表的微观层面的讨论,又称为地位获得学派,主要讨论的是个体先天的环境因素对个体社会地位获得的影响,如性别、家庭背景、受教育程度等等,这种理论的讨论更接近布迪厄的文化资本概念,即个体社会地位的获得与个体家庭能够提供的文化资本的多少有着直接关系,来自优势家庭、拥有良好教育背景以及能力较强者,拥有更多的流动机会,更容易实现向上流动[8]

二是以派尔等为代表的宏观论,又称新结构主义学派。他们强调结构性因素对个人流动机会的影响,主要探讨的是经济、产业部门、公司以及劳动力市场结构及其分割情况对个人职业和社会流动的影响[9]

上述两种理论无论从微观视角还是从宏观视角,实际上都是研究外在因素对个体社会流动的影响,并没有从个体本身的角度来探究个人动机对其人生目标实现的影响。可以说,传统社会学理论对社会流动的讨论聚焦在结构性的因素中,即使在微观层面研究家庭背景、教育机会等,也是由个体之外的其他条件赋予的流动资本和机会。

四、研究设计与研究问题


1. 研究设计

本研究主要采取深度访谈的方法,使用半结构访谈的提纲,有针对性地选取了三个宿舍的青年学生。访谈内容涉及个人基本情况、在校学习生活情况、入校时候的人生目标、后来的人生目标、影响制定这些目标的因素等五个主要维度。

为了更好地针对青年个人目标设定、最后目标或规划的实现程度的差异和这种差异造成的影响因素等核心问题的研究,研究者选择了具有不同代表性的宿舍,分别是大学毕业后宿舍内的同学全部继续读研的女生宿舍一间、有不同规划或走上了不同道路的女生宿舍一间,最后为了有效区别和讨论男女性别是否在制定目标且实现目标的过程中有差异,还选取了一间男生宿舍。

由于目标选取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和代表性,有的宿舍同学目前已是大学本科毕业若干年,所以存在研究对象在一定程度上的流失,因此出现了不能将所有宿舍同学都纳入到访谈中的欠缺。本研究共访谈8人,其中男生2人,女生6人,具体研究对象情况如表1所示。

2. 研究问题

本研究希望通过几个典型案例,一是分析和讨论宿舍这个特殊的场域究竟在学校里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和发挥着什么样的功能;

二是分析青年大学生如何借助宿舍这个场域充分发挥个体主观能动性;

三是这种主观能动性要在怎样的特定条件下才能正面发挥作用,从而影响大学生,反之是否也会产生负面作用。

五、研究分析

1. 宿舍是个“结构洞”

从空间上来说,宿舍是学校按照一定的规划在校内圈定的固定区域,并在这个区域配置各类生活设施,如超市、食堂、银行等,以满足学生的日常需求。

这个以宿舍为核心的生活圈,是学校完整空间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学校根据学生们的特定需要,特殊设定了一个功能型区域,这个区域在学校内部并不扮演教学和科研的角色,但却是必不可少的,且这个区域与学生和学校教育工作开展的各个方面紧密相连。

由于这一区域和空间的特殊性,使宿舍就像学校里的一个洞穴,连接着学校、学生,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有规律、有模式地影响着学校和学生的关系。由于住宿制度是中国高校“家长式”管理制度的具体表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学校内部的“结构洞”是中国特色的现象。

将宿舍比作“结构洞”是借助了伯特(Boot)的理论,在伯特看来,社会网络中的某些个体间存在着无直接联系的现象,从网络的整体看就好像是网络结构中出现了洞穴或裂口,他形象地称之为结构洞[10]。所不同的是伯特在这里认为结构洞是一个洞穴或裂口,因此会与外界隔离。而宿舍这种“结构洞”却不同,它是一个资源和信息的接收地。

“结构”是因为宿舍根据自身的规律发生着影响学校和学生教学和生活的作用,“洞”是因为他具有着巨大的包容力,各种各样的信息都可以汇聚在这个“洞”中,然后这个“洞”又根据自身特点和功能将这些信息重新处理和过滤,从而形成新的信息传输出去。当然由于我国宿舍管理制度的特殊性,宿舍区域生活设施应有尽有,学生可以不出校门就满足基本日常生活所需,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宿舍也像一个“绝缘体”,因为其本身功能的完备性,学生可以不出“洞”门就自由自在地生活。

我觉得宿舍生活特别方便,就在学校内部,我下楼就可以吃饭、买东西。有的时候,我基本一周都不会出学校大门,因为我可以在学校得到所有我想得到的东西,学校可以满足我的基本日常生活所需。

宿舍因为其在校内的特殊性成为一个特殊的空间,这个空间就像一个“洞”,“洞”内有着各种各样的生活设施,学生可以在这个“洞”里进行所有正常的日常生活。也就是说,宿舍这个“结构洞”发挥着管理和组织学生日常生活的特殊作用。在这里,宿舍是个独立的空间,独立性在于它不同于教室、课堂或者其他教育功能的场所,它的主要功能是承载学生的日常生活,但它通过生活功能的发挥同时影响着学校的教学功能。

宿舍像一个小的生活圈,我们每天可以在里面分享自己喜欢和感兴趣的吃喝玩乐的事,也一起做作业,探讨老师的教学情况,交流自己的情感和心事。我觉得宿舍对我们生活的影响特别大,如果我们几个舍友关系融洽,心情就会愉快,也就会有一种学校生活特别好的感觉。

宿舍“结构洞”像一个海绵体,可以将各种各样的信息不加过滤地吸收进来,然后再通过自身的作用,重新解读这些信息,然后再次发布出去。在这个过程中宿舍通过与学校、学生紧密相连的特性,将来自各方的信息都快速地吸收进来,又在宿舍这个“洞”内重新处理,处理的过程就是一个影响学生思维和想法并在实践中进行输出的程序,也是学生开始进行一些小目标可行性分析和制定的评估和实施过程。

我会把我家人、其他朋友以及课上老师讲的有趣的、没意思的内容都和我的舍友分享,我们会讨论现在社会的热点话题,比如明星、就业、人生目标等等。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制定未来还要继续读书的目标,只是觉得现在就业压力都很大,如果不多读一点书可能会很难在社会上混吧。

2. 宿舍发挥着“关系桥”的作用

宿舍在学校里发挥着一个“关系桥”的作用,一些研究强弱关系如何影响个体社会流动的学者认为“关系桥”拥有信息优势和控制优势,充当着不同群体间信息沟通和资源流动的桥梁。处于或接近关系桥位置的个体不仅控制着群体之间的信息和资源流动,还可以利用这些信息和资源为自己谋取利益[11]

但是在本研究中,宿舍这个“关系桥”并没有信息资源和控制的优势,因为所有信息在宿舍这个特殊场域里都是平等和共享的,几个舍友大都是同一专业,接受同样老师的教授,学生在学校接收信息的来源和平台都是平等共享给每一个学生的,因此宿舍这个“关系桥”的功能就是储存信息、分享信息以及起到帮学生连接学校、家庭和社会三个不同层面资源的作用。

我以前不喜欢嘻哈和说唱音乐,但是我有一个舍友喜欢,于是我和他一起看中国新说唱的节目,我也喜欢上了这个音乐形式,我们经常在一起聊rapper歌手,分享他们人生中的挫折和快乐,从而互相鼓励自己要坚持自己的梦想。

在这里,宿舍就是一个信息接收地,同学通过宿舍这个场域可以尽情地分享自己的兴趣爱好,在一定程度上由于其舍友之间紧密的生活关系,他们可以通过日常中的具体行为和文化实践实现信息分享并在潜移默化中互相影响。因此,这个时候信息没有权力和亲疏的关系,信息在宿舍中充当了最纯净的储存和分享的角色,成为连接青年大学生之间的“关系桥”。

我喜欢和我的舍友交流各种我喜欢的新信息,我觉得舍友是我大学期间最亲密的朋友,我们刚刚进学校的时候我和高中的闺蜜还每天电话,后来我们逐渐电话都少了,因为我和舍友聊得更多了。

我们在一起打游戏、分享游戏心得、聊自己喜欢的女生和明星,也有的舍友一开始不喜欢,但慢慢地他们也会加入进来,他们也和我们聊他喜欢的,比如网球,以前我只喜欢篮球,现在我也开始看澳网了。

我们讨论现在的就业压力太大了,离婚率也非常高,我们觉得读书很重要,至少如果你未来想有一份还不错的工作的话,还有千万不能为了结婚而结婚,我和我的几个舍友都想离开云南出去读书,但是我们很担心考不上,毕竟我们的基础都不太好。

宿舍就是借助同学们课下的业余时间,充分发挥着其信息海绵体的聚集作用,由于都是同辈,学生可以没有负担地充分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和所想,这种超大容量的信息聚集功能,使得下一步在发挥其帮助青年大学生制定人生目标并且影响这些目标实现程度上起着重要的作用。

主要原因有两个方面,第一,在大学阶段,青年第一次能够在大部分时间里脱离其原生家庭的影响,这使得他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独立为自己制定人生理想和目标。在大学以前的生活里,由于与父母高度紧密的生活空间和快节奏的中学生活,青年大学生所能够接收的信息有限。而在大学里,他们瞬间进入到一个开放的环境,由于青年对新事物的敏锐感知和对未知世界的渴望与兴趣,他们会竭尽所能地吸取这些信息,信息的获取、吸收、转化如同食物的消化吸收过程一般,是一个把外界物质逐步内化的生理过程。获取的外界信息,在宿舍这个有机体内进行安放和处理,并被不同的个体吸收转化,形成宿舍中每个成员的内在驱动。宿舍,成为信息存储和转化的最佳合成地带。

第二,多样化的信息能够推动大学生接纳不同领域知识,从而产生逻辑思辨的学习习惯,也能帮助青年大学生探究到自己人生的生活真谛和适合自己的人生目标。因此宿舍这种不加分类、不加辨认,只是将各类信息存储进来的功能,就可以帮助大学生在制定人生目标的初期大量收集信息,并在宿舍成员的讨论加工下,对信息进行分类和辨识。

3. 宿舍的终极功能是信息解读和产生“终端翻译机”

在“结构洞”和“信息桥”的分析中,可以判断出大学宿舍具备自身特有功能,它是联系学校、家庭、社会,提供学生日常生活所需的场域,也是大量储存和整理信息的空间。

无限的包容是宿舍的一个突出气质,宿舍最后如何发挥其功能促使青年大学生制定人生目标,并在一定程度上帮助青年大学生将这些人生目标付诸实现,靠的就是这个“终端翻译机”功能。也就是说,信息储存到宿舍这个“结构洞”中,其实是借助宿舍的一些特有功能,将信息重新翻译和整理,从而真正影响青年大学生。研究发现,宿舍主要是依靠舍友亲疏关系、个体信息翻译情况、青年个体家庭支持程度等因素最终帮助青年翻译和解读其在宿舍接收到的信息并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制定目标,付诸努力和实践。

(1)同辈关系直接影响信息分享和解读的效率

如果一个宿舍舍友之间关系较为紧密,几个舍友在校的生活基本都在同一个节奏上,例如一同上课、一同写作业、一同吃饭、一同回宿舍、一同娱乐等等,就会造成他们之间一个信息分享的高频度和高认同度,在这种情况下,同辈影响效应较大,也较容易形成相对一致的人生目标。反之,疏远的宿舍关系会使青年大学生的认知更易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比如家庭、老师或者其他好友等等,这样就会形成参差不齐的目标,同辈影响较弱。

我一开始其实并没有明确以后要干什么的目标,只是我们几个舍友都觉得现在就业环境不好,以后还是再读研好些。后来因为我们经常在一起学习,在一起玩,有的舍友觉得自己以后要考研,刚好大家成绩都还不错,就都制定了考研的目标。

我家就是这个城市的,所以我经常回家,平时没有课我也回家,因此经常在一起玩的大都是我高中的好朋友,舍友在一起的时间较少,而且他们都有男朋友,我没有,感觉总在一起很尴尬。

一个相对紧密和亲密的宿舍关系,可以在最大程度上发挥同辈同感、互相理解、高度共识的效用,因此最容易形成较为统一的人生目标。同时在这种紧密的关系下,青年舍友之间会互相影响,学习好的会带动其他人,高目标的人也会影响一开始目标相对较低的人。

在这个较为一致的目标形成过程中,就是青年大学生在宿舍这个独特空间里充分分享信息,然后借助时间和空间的紧密重合性,重新翻译这些信息,筛选自己需要的信息,与其他舍友形成一种互相追赶、互相靠近的趋势,在这种关系下,同辈影响是巨大的,而且是非常积极的,它能在最大程度上发挥出青年的主观能动性。

而一个相对较为疏远的宿舍关系,首先是缩小信息的接收容量,减少信息互动的频率,降低有效信息的影响程度,因而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青年大学生的同辈影响效应,加大家庭和社会的影响因素,也就不容易形成一致的共同奋斗目标。

(2)信息翻译是青年大学生人生目标制定和实施的中介变量

一个个体在面对大量的、多元化的信息时,如何处理信息、解读信息、翻译信息,如何通过翻译和解读提取有效信息为自己所用,在很大程度上是在同辈影响的基础上,进一步获取利己性资源的路径。个体自身的文化背景或其他客观条件等因素决定了其信息翻译的能力。

我一开始也想考本市公务员,但是我的男朋友要回他的老家,他想我跟着他一起回去,所以我决定先和他过去,生活稳定下来了再看看是先找工作还是继续读书。

我的舍友每天都在一起打游戏,我觉得他们这样很颓废,会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我认为我一定不能和他们一样,因此我下决心考研,好好读书。

可以看到,个体在面对各类信息时,并不是一味地认同和配合,大学阶段是青年人生中的最重要阶段,很多大学生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了明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因此在“宿舍文化圈”中的“关系桥”有可能会发生负作用也有可能发挥正作用。在一些负面信息的接收上,有的青年大学生毫无分辨,统统接纳,变成了一个反面教材,而有的则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接收正面信息,制定高标准的人生目标。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个体对信息的翻译和解读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制于其个人的文化背景和个人思考能力。

我们晚上经常搞茶话会,讨论现在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然后各自分享自己的观点,我觉得在这种分享中,就会帮我去分析出很多看法和观点,从而重新认识这些话题发生的原因。

通过在宿舍里分享观点,其实个体已经借助同辈的交流和沟通重新去解读信息,这就是信息的终端翻译功能,青年个体通过在宿舍这个集中的、相对私密的空间分享自己的观点,通过这种分享和交流又重新解读和处理自己原本对信息的认识和分析。

(3)家庭背景仍然对青年大学生人生目标的制定和实施有较强影响

青年大学生在“宿舍文化圈”的影响下,很容易受到比自己优秀的舍友的影响,从而制定一些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高于自己家庭客观实际情况的人生目标。这种目标是依赖于他人制定的,也有一种追赶的意思,即前面所提到的绩效目标(performance goal)。

因而有的目标可能在具体的操作上会因为家庭的缘故而有一定的操作难度,但是即便是最后不能完全实现,通过制定较高目标的过程,青年大学生也通过这种目标导向的作用形成了一个较高的人生要求和较好的学习习惯,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这些良好的学习和生活习惯依然会帮助其在同类型人才竞争中凸显出来,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实现高于原生家庭的向上的社会流动。这样来说,“宿舍文化圈”可以看作是青年大学生向上流动的梯子,能够在不同层面帮助大学生提升流动的能力并增加可行性。

我的一个舍友想出国留学,我也很想去,于是我和她一起学习雅思,但是在和父母的沟通中,父母表示出国留学家庭经济压力会很大,所以我还是放弃了出国。但是因为那段时间的刻苦学习我也考上了一个较好学校的硕士研究生,个人认为那段时间的学习并没有白费。

有学者认为中国社会当前处于一个“常态期”[12],社会流动缓慢,且幅度较小。好大学的生源有较高同质性,家庭构成的社会阶层趋同,这在帮助青年学生制定和实现人生目标中起了积极的作用。毕竟大学期间,青年不管做出怎样的选择,在生活上仍要依靠原生家庭为其提供必要的经济支持,如果原生家庭经济条件较好,便可积极地配合青年人生目标的实现。

我们刚好几个人都想考研,又刚好家里面都能支持,所以我们就考研了,虽然最后有的同学是被保研的,但是我们在制定这个目标的时候,家长都特别支持。

综上,宿舍首先是因为其空间的特殊性成为一个“结构洞”,在这个“结构洞”里它可以不加过滤、不经甄别地吸收各种各样的信息,成为一个连接社会各个层面与大学生信息嫁接的“信息桥”。

最后,宿舍借助“信息桥”的信息功能,在个体主观能动性的发挥作用下,充当起一个信息“终端翻译机”的角色,将社会上大量的信息重新解读、重新认识,从而帮助青年个体制定人生目标并为之努力。

六、结论与讨论

目标导向理论强调的是青年个体的主观能动性在人生目标和规划上实现程度的效能发挥。青年个体通过为自己制定人生目标,在一定程度上摆脱外界和自身家庭、教育等结构性因素的影响,从而实现向上的社会流动。

宿舍是青年大学生学习和生活的重要场域,由于空间的独特性使其具备了“结构洞”“关系桥”和“翻译终端机”的特有功能,在“宿舍文化圈”氛围的影响下,青年逐渐借助与自己有着亲密关系的同辈舍友,通过上述三个功能的转换和效能发挥形成了相对稳定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人生目标,影响着人生梦想的实现。


“宿舍文化圈”对青年而言是一个在相对时间内摆脱家庭束缚的特定场域,青年在这个场域里能够最大程度地发挥个体主观能动性,并在一定范围内影响自己的人生。本文选定宿舍这个特殊场域作为一种分析框架就是为了跳出传统社会学研究中对青年社会流动的结构性视野,从青年自身能动性出发是为了更多地把讨论情境置于当下的“社会常态期”中。

在社会阶层相对固化的今天,青年群体如何利用个体力量、发挥个体自身积极有效的作用实现向上的社会流动是我们关注的焦点。不仅如此,随着当今社会日新月异的数字化、信息化发展,青年群体将会有更多属于他们自己的文化社群,这些社群同样发挥着巨大的同辈影响效应。

研究者们应该更多关注青年的亚文化社群是通过怎样的方式正面影响青年,如何充分调动青年主观能动性的发挥,并在同辈文化的实践中更多地引导当今青年树立良好的人生目标,为走入“社会常态期”的青年们注入活力。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17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