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史上最大的安然财务造假案 A股能学到什么?

A股的大白马股康得新股价崩了。早年的蓝田股份、郑百文、银广夏、锦州港(这可是杠杠的国企),近年的金亚科技、绿大地、万福生科、佳电股份、昆明机床……这说明我们的市场经济底层出了大问题,而且这些年未得到有效治理。市场看门狗会计信息质量的高低,决定了社会经济资源配置的效率。会计信息失真,会让依赖会计信息决策的利益相关者做出错误的决定,导致资源

A股的大白马股康得新股价崩了。早年的蓝田股份、郑百文、银广夏、锦州港(这可是杠杠的国企),近年的金亚科技、绿大地、万福生科、佳电股份、昆明机床……这说明我们的市场经济底层出了大问题,而且这些年未得到有效治理。市场看门狗会计信息质量的高低,决定了社会经济资源配置的效率。会计信息失真,会让依赖会计信息决策的利益相关者做出错误的决定,导致资源错配,引起公众利益的巨大损失。可谓谋之远矣。受利益驱动,企业财务造假的动机是不可免除的。所以,市场设计的制衡机制是由独立的注册会计师进行审计后发表第三方鉴证意见,起到合理保证企业财务报表可信赖的作用。因此,独立审计被冠以资本市场的“看门狗”的美誉。震惊全球的安然事件,那就是安然破产案--在当时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破产案。破产清单中所列资产高达498亿美元。此前,安然公司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商品和服务公司之一,名列《财富》杂志“2000年美国500强”的第七名,且被《财富》连续6年评为“最具创新精神的公司”。安然事件引起的震荡如此之巨,主要的原因是:安然公司(加上次年即2002年6月爆出的世界通信会计丑闻事件)的会计信息作假破坏了市场经济的底层基础设施,进而彻底打击了美国投资者对资本市场的信心。安然事件的始末安然破产的根本原因在于会计舞弊,利用复杂的财务结构虚构利润,向股票市场讲述了一个不真实的商业创新和高速增长的故事;而为了给高增长的假象圆谎,企业不得不借入巨额债务来支撑虚假的关联交易。最后当问题暴露时,债务偿付问题压顶,除了破产已无其他选择(当然,在中国故事又会有不一样的演绎,政府安排的白衣骑士或许会翩然入场;又或者有资产重组方会进场施救)。最终无一例外的都会崩塌暴露。因为其有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一是因为造假要不断的消耗财务资源,比如关联公司的运营要付出成本,虚构的利润要缴税,这会造成现金的持续流失。此外,庞杂的关联公司群,跑冒滴漏成为常态,而且还有内部人会跳出来黑吃黑,非法侵占相关的财物。如安然首席财务官法斯托安德鲁·法斯托在后来认罪时就承认从关联公司中获得了不正当的好处。此,造假需要不断的注入现金来补充,又由于公司正常业务创造的现金流很难跟得上造假的损耗,导致越来越依赖外部举债融资来维持。债务的利息支出又会增加企业对现金损耗,加速旁氏融资的破产。二是因为真相从不缺席,假象都经不住外部的推敲和质疑,当公众和政府投入足够的关注时,造假就无所遁形。它的出台意味着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不仅要保证其财务报表的准确与公允,还要建立有效内部控制系统并通过审计测试。审计的重要性会计信息是企业相关利益群体经济决策的基础。这个利益相关群体的名单很长,从政府的宏观经济和产业经济政策制定部门、税务部门到企业现有或潜在的股权和债权的投资人、客户、供应商和雇员等等。但是存在两种情形可能导致会计信息失真,一种情况是企业内部控制有缺陷或执行不足,导致会计信息失真或是会计差错;另一种情形则是因为企业管理层是提供财务报表(会计信息的载体)的责任主体,其受利益驱动(如报告糟糕的财务结果而被解雇,或是通过报告好的财务结果而骗取奖金等等)提供低质量甚至是不实会计信息的动机。大A现状:财务造假处罚低仅仅2018年12月一个月,证监会就公布了三起对会计师事务所的处罚:但为何会计造假和审计失败禁而不绝呢?原因之一是造假企业在现行法律上责任过轻过低。《会计法》第四十三条规定:“伪造、变造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编制虚假财务会计报告,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刑法》第一百六十二条之一规定“隐匿或者故意销毁依法应当保存的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但没有对应于编制虚假财务会计报告的罪条,这导致很难在刑事在追究会计造假的责任。在源头上作假行为不予严厉威慑和打击,奈何审计乎?安然事件中的会计造假者后来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原因之二在于国内过度依赖监管部门作为,而不鼓励民事诉讼,导致会计作假和审计失败被发现和追究的概率较低。在美国,企业发生会计造假或会计事务所审计失败,当事人不但可能遭遇刑事或行政处罚,还会因民事诉讼而承担巨额赔偿责任。而且很多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还负有特殊的无限责任,这会激励其不断改善和提高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业务的内部控制,提升审计的执业能力,没有合伙人愿意为不能免责审计失败而承担无限赔偿责任(这是会计师事务所多以有限合伙的另一个制度安排的奇妙之处,以此激励注册会计师保持足够高的职业谨慎和职业伦理)。原因之三在于美国与中国承担商业风险和损失的方式存在重大差异。美国人不怕事大,市场的归市场。在安然事件中,雇员401K养老金的很大一部分用于购买本公司股票,安然破产后,很多雇员的养老金账户归零。这悲惨的境遇固然让人同情,但不会有人想到用公共资金(政府资金)来弥补他们的损失。至于安然的股东,更没有人会因为他们遭到了管理层的会计欺诈而主张用公共资金进行补偿,政府和公众都主张市场化的处置,所以没有白衣骑士,没有政府救助,安然只能破产,尽管这意味着近一千亿美元市值烟消云散,21000万雇员失去工作。受害者只能通过民事诉讼去找相关责任方寻得救济,欺诈也是商业风险的一部分,自己选择了就要自己承担。安达信在全世界84个国家拥有85,000多名员工,说解体就解体,他们的坏声誉遭到人人唾弃,没有人会认为这家公司存续还有价值,美国政府也不会认为这家世界级的会计师事务所有特殊的意义需要救助。为恶者所受的惩罚不清楚,而为恶的载体(上市公司的壳)还在被不断利用,起到的或许都是坏榜样的示范作用。原因之四在于会计造假和识别的博弈是一个永恒命题。由于会计造假的动机不能被永久性的禁绝或免除,那么审计就永远面临挑战,就存在审计失败的可能,勤勉尽职仍不能完全消除这种风险。这一方面需要会计师事务所强大自己的本事在猫鼠游戏中掌握主动(因为市场为审计服务付费和提供的报酬就隐含着强大的激励),另一方面社会不能单纯依赖审计识别所有的会计舞弊和欺诈行为,或者是社会不能单纯的期望审计能在事前消灭一切会计信息质量风险问题,只能在事情发生之后,全社会来寻求治理之道。只是我们没有理由反复犯下踏入同一条河流的低级错误,我们理应获得进化。政府的必要介入,是提高制度执行效率不可或缺的部分。当然,管制不在于替代市场来作为,而在于强化规则,有了便于执行的更详细更有利的罚则,反过来就会激励市场机制的润滑运行。期待改革并不一定需要宏大的叙事。从细微处着手,从立法和执法上重塑会计信息质量和审计质量的微观秩序和纪律,照样值得民众期待。微观秩序和纪律构成的市场经济底层的基础设施,搞好这个基建,从某种程度上比减税更重要。一个安然事件,第二年就引出了一个法案,这种修复制度漏洞的效率还是值的学习的。

本文源自港股那点事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20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