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10——末日是否还有投资的必要

虽然做一个自信的投资者是多么的困难!但请相信未来、相信人类有能力解决那些目前看来尚未解决的难题。如果您实在没法保持这种信念,那么,坦白地说,您应该远离股票市场。

“现在就是我们所知道的世界末日,不过我仍然感觉良好。”

――引自1987年美国R.E.M.摇滚乐队的专辑《REM第五档案》

在过去十年中,我感觉浑身不对劲,好像我们正乘坐在一支偏离了轨道即将坠落的火箭上一样。这种压抑感已经开始在人群中渐渐散布开来。它就反映在人民对于恐怖主义、政治、种族关系、环境和宗教的宿命言论上。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情况在日复一日地恶化,找不到解救的办法。相信经历了2008年的经济动荡之后,你也许也会倾向于相信此观点。

在这,我当然不认为当今世界形势一片大好,任何困难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被克服。我甚至也并不认为我们没有生活在世界末日。显然,我不是什么先知,并不比你多知道些什么,更不能预言在当前来看不可知的变数。

然而,我认为当代社会即时、广泛的传播媒体在夸大世界支离破碎状态和渲染集体悲观主义情绪方面,起着比我们预想的更大的作用。同时我也认为,人们低估了这种持续不断的负面渲染给他们的思维方式、信念,以及日常生活的种种决定等所带来的影响。而且,由于成功的投资需要对未来充满乐观和自信,这种不利的心态,很难造就一个成功的投资者。(你是不是在想我说这些干吗呢,是吧?)

毫无疑问,现在很容易就能让这个世界偏离正轨。事实上正是如此:如1963年、1942年、1929年、1913年、1862年、中世纪、甚至更新世。事实上,只要资本市场还存在着,投资者就可以轻易做出断定:未来是黯淡的,股票投资是愚蠢的。然而,动不动就让自己陷入如此恐慌的投资者,势必会令自己错过资产大幅增值的机会,而若对未来世界稍微更有点儿信心的话,便可享受这种机会。

行文于此,我并不是要表达对生活在久远年代的祖先们的仰慕之情。相比我们,我们祖先的生命更为短暂,生活更为艰辛。但他们有一件事情确实是我所羡慕的:由于无知而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着。这是大部分生活在21世纪的人们所无法拥有的。对于大多数生活在20世纪之前的人来说,根本就很少注意到在自己社区以外的活动,除非事件已经侵入并影响到了社区安定。信件和口耳相传是信息的主要来源。通常在事件发生很久之后,消息才一点一滴地传开来,而到那时新闻事件已经过时了。以前的人们根本没有机会坐在一块去讨论像极地冰川是否在融化、布兰妮·斯皮尔斯(BritneySpears)能否找到真爱这类头版新闻,因为他们没有任何获得此类新闻的渠道。这样一来,人们就能自由地集中思考那些生活中的小事儿——他们的家庭、他们的邻居、他们的城市等。

假若在几百年前,24小时有线电视新闻网络已经出现,那时的人们能像现代人一样处理着各种信息,你能想象世界又将怎样吗?那时的世界可能会更加动荡不安,战祸更加频繁,数百万人沦为战俘,自然灾害和疾病每年会夺去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导致人口数锐减。人们被异国他乡频繁的战事消息压得快喘不过气来,最后在40岁“高龄”的时候贫困地死去。到处都是战事、奴役、饥荒、压迫、疾病以及死亡。那时候只要读上半小时头版新闻就足够让坐在舒服草垫上的你瑟瑟发抖了。想象一下吧,如果真的是那样子,人类的命运将显得多么无助啊!

在这种情况下,今天的人们对未来抱有消极的看法也就不足为奇了。这是因为我们不断地通过电视、互联网、报纸、电台和杂志在第一时间就知晓世界上所有的问题了。这些新闻就直接塞到我们的智能手机的新闻播报栏上。当我们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它们在眼前的电视屏幕上来回滚动播放,即使我们听不清,但仍可以看得到;我们还可以在电脑上点击浏览新闻,这些新闻已经分好了类,并且富于效率的按照消息的严重程度排好了序,以确保我们第一眼见到的是最令人心痛的问题。

新闻媒体演好了这出戏,因为它的任务就是吸引我们的眼球。这正是它们的生财之道。还记得曾经的“流金岁月”么?那时的爆炸新闻的确是“爆炸性”的。现在CNN播报的“爆炸新闻”一小时内不下数十条,还都是一些诸如性感女郎安娜·妮科尔·史密斯(AnnaNicoleSmith)房产纠纷案的法院判决等内容。爆炸新闻尚且如此,那“特别播报”又为哪般?在我小的时候,新闻的特别播报基本上意味着美国总统命不久矣,或者发生了其他严重程度相当的事件。现在呢?福克斯新闻网有整整一个版面,就叫“特别播报”,上面充斥着醒目的红色条幅和大字标语。现在的媒体之所以采用这些手段吸引我们的眼球,是因为他们知道自911事件之后,现代人早已习惯于查找和关注大新闻。于是,为了让我们继续关注,他们把所有新闻都做成了“大新闻”。

我说这些的目的不是动员你去制止媒体的过度宣传行为,我也不是在建议你对于人类所承受的种种苦难视而不见,更不是认为知道得多了本质上不好。我是想说,科技把我们引入了一个几乎无限认知的新世界,我们回不去了。我们不能不了解达尔富尔(Darfur,苏丹西部一地区)所发生的种族屠杀、墨西哥湾的破坏性活动、遍布全球的恐怖主义活动等。我们需要了解世界上的苦难、邪恶对和平的威胁,然后才能试图去减轻它们。

从另一方面讲,我们其实并不需要知道诸如某人被印度尼西亚的科莫多(Komodo)巨蜥吃掉这类骇人听闻的消息。这则新闻还真不是我胡编乱造的,这是我曾在CNN网站上找到的一个轰动性消息的例子,是我在那一版看到的头条新闻。我绝非嘲笑那个远在天边的可怜人儿,但为什么这对于坐在相隔半个地球之远的在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我来说算是头号新闻呢?对于那个可怜人儿,我们爱莫能助。这则新闻最大的用处无非是让我确认一下有没有科莫多巨蜥在后院里漫步。那我又何必要知道这则新闻呢?显然,我并不需要了解它,那些在生活中无需掌握抵御巨蜥技能的人们也不需要了解它。这只能算是杂闻,是为了吸引大众眼球,是真实生活中的恐怖电影,只不过满足了我们病态的好奇心而已。这样一来,我们就会一直呆在网上东瞧西看了。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每天有数以万计的人离开人世。但是他们的去世实在是太平凡了,新闻节目根本不屑于报道,觉得没什么新闻价值。他们只会报道那些引人注目的极其可怕的死亡方式。

这一切现象都根源于对人类心理的了解。简单地说,日常我们所能消化处理的事件应该有一个限度,这个限度就是接收完这些信息后,我们依然能够报以世界一份属于自己的微笑,并在心里哼一段属于自己的旋律。回到投资这个话题上来,作为一名投资者,你今天面对的首要挑战是避免过度地沉浸在集体灾难的消极情绪里,避免让它影响你进行投资决策时的理智。也只有这样,你才有可能避免在悲观情绪的阴影下做出正确的投资决策。我注意到:在过去的十年中,股票市场的交易量呈现了指数式的上升。这应该部分归功于当代计算机技术的进步,它使得短时间处理巨量交易成为可能。但是,只有信息处理能力的提升,交易量不一定会增加。这充其量只是一个必要条件,使得交易量迅速膨胀的原因还在于现今投资者那种高度敏锐的嗅觉。他们的手指就放在鼠标左键上,经济、政治、社会各方面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避之唯恐不及。你几乎可以听到他们的思想在头脑中运行有如万马奔腾……“就是它!它是关键的!市场即将崩盘——而我,已经清仓了!”

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切的悲观情绪?在我看来,是对一种强大的力量——人的聪明才智,缺乏根本的认识。就其本质而言,这些问题还没有解决。但是,一旦世界将注意力转移到某个问题上,往往该问题便迎刃而解了。(还记得“千年虫”难题吧?)这并非是一个明晰的进程,也不是迅速的过程,更不是舒服的过程。但是回溯整个人类历史上的“问题——解决”机制的演进你就可以看到,它确实如此。

我们不会花很多时间去重新考虑老问题,去称赞已经找到的解决方案。人类的本性就是这样的。我们的眼睛长在脑袋前面,天生就应该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的。我们完全可以舒舒服服地呆在家里,不必多此一举。不过,我们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其实,这样做自有意义。这对于当今世界上的投资者来说有着重要的启示,因为其投资行为从本质上看是一种乐观的行为。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成功的投资者,你首先就应该学会做一个对同胞有信心的人。你还应该看到,投资行为中的很多问题是在人类存在过程中所固有的,即使在目前似乎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你也应该坚信我们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就我个人而言,911事件过后不久,我就很少关注有线新闻以及网页新闻了。这些没完没了的新闻让人感觉到无法喘息。这些信息每时每刻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而且坏消息总是跑得快,他们不经过任何的过滤,全都一股脑儿灌输给我了。这真让人思维错乱。我停止了这种无聊的行为,回家后不收听新闻,把上网的主页也改为了纯粹的没有任何花边新闻的财经网站,以前订阅的新闻周刊也没有续订了。

也许你觉得我只是在坚持一种“驼鸟政策”,骗自己说问题不存在了,但其实并非如此。每天我所获悉的新闻比十年前多得多。每当检查Hotmail邮箱账户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MSN的头条新闻。每当拿起华尔街日报准备看财经版时,我都能看到前一版的新闻摘要。每当深夜看球时,当地商家总是见缝插针地塞给我一段几十秒的广告,完全不考虑我的感受。每当有重要的或我感兴趣的新闻弹出来时,我会浏览查阅,但感觉自己的思维早已麻木了,我不想让自己整天沉浸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之下。

照我说的做,你会惊讶地发现,这对你观察现实世界的角度会造成极大的改变。作为一名投资者,这也将帮助你赚很多的钱。

谎言10:末日临近,还有投资的必要吗?

症状:和过去相比,投资者对于坏消息和未来不确定事件的敏感性呈现了指数式的增长。这在很大程度上是要归功于无休止的、即时传递的新闻,它们给投资带来了知觉上的麻木和压抑。电子交易方式的出现,使得投资者在面对恐慌或焦虑时能够立即执行交易指令。作为一名投资者,你的世界观即对于我们存在的状态及去向何方的思索,是你个人的问题。不过当你让消极情绪主导自己的投资决策时,那么你必败无疑,至少是在投资上的失败。

处方:与祖辈们相比,我们就知道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里,想要做一个自信的投资者有多么的困难!并且“没信心”这种消极观念的代价又是何等的高昂!相信未来、相信人类吧,人类有能力解决那些目前看来尚未解决的难题。如果您实在没法保持这种信念,那么,坦白地说,你应该远离股票市场。(完)

(本文节选自杰克·J·小卡尔霍恩(JackJ·CalhounJr·)所著的《12大投资谎言》,中文版由中南出版传媒集团、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20 闻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