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9——所有的风险都一样

通过各种不同种类、不同风格的资产所构建的投资组合将会分散大部分非系统性风险。然后计算一下,为了达到养老金目标,你的资产应当增加多少,你又需要承担并且能够承受多大的市场风险

“能够通过持有不同种类的股票或债券来分散的风险是非系统性风险,投资多样化的目的就是降低持有过少投资品种所导致的非系统性风险。”

——摘自1994年美国《统一谨慎投资人法》

“股票是有很高风险的。”

“我是风险偏好型的人。”

“我可不想把钱丢在股票市场里冒险。”

当人们提到股票投资时,从未少提“风险”二字。对于投资而言,风险是把双刃剑。此话不假,它既能够让投资者赚取比债券或货币市场更高的收益,也能够在不利的行情下让投资者输得精光。

回溯到1927年,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股票的年收益率达11.4%,而同时,债券的收益只有大约7%,国库券的收益仅有3.5%。正如我们所知,股票收益高出国库券的部分被称为风险溢价。这部分回报是股票投资者参股公司、承担比债权人更高风险而获得的报酬。这里的债权人主要是指债券或货币市场的投资者。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风险是件好事。但从另一方面来讲,它也是件坏事,对于曾遭遇过破产公司的投资者都深有体会。风险并不是虚幻的,如同摇钱树一般,你想赚多少就可以赚多少。风险是实实在在的。

然而,问题的关键并不是风险是否真实存在,而是风险是否转变成了现实。在这方面,许多投资者总是自寻烦恼,因为某些特定风险发生的概率比其他风险发生的概率大多了。

等等,停一下,什么?

某些特定的风险?风险是并且就是风险,对吧?

正好相反,亲爱的读者。风险分为许多不同的类别,清楚不同的风险并知道哪种风险值得承担是很重要的。

投资者经常在这里犯糊涂:如果你问他们,当听到风险二字,他们会想到什么时,他们很可能要么说是1929年的股灾,要么说是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或者2002年7月的科技股泡沫破裂,抑或是2007年夏开始的股市暴跌,且这轮暴跌随着次贷危机的不断恶化而在2008年秋开始加速。

有意思的是,上面提到的事件都是关于市场风险的例子——市场风险是股市的内在风险。正如前面所说,它是让股票投资者获得比投资债券或货币市场更多报酬的风险。你不可能在货币市场基金上获得和股票市场一样多的收益率。你只有在股票市场才能够赚取那样高额的收益。

市场风险,是一种好的风险。在投资界,市场风险被称作系统性风险,它是补偿你将资金投资于股市以获得比债券和货币市场更高投资回报所承担的风险。

我们在上面已经提到,大多数投资者在提到风险时,首先想到的是市场风险,其实这并不难理解。当市场大范围缩水时,它吸引着每个人的眼球。2008年10月,标准普尔500指数在八个交易日内跌幅超过了20%,经历过这段时期的投资者都可以证实市场风险不可否认地真实存在着。

另一方面,市场风险是唯一一种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逐渐减小的风险。持有期越长——十年时间不错,二十年或更长时间更好——市场风险几乎是可以被忽略的因素了。比如,以标准普尔500指数为测量标准,从1929年到2006年的时间里,只有在两个十年的时间段里该指数是下跌的。若以二十年为一个时间段,则没有一个时间段该指数是下跌的。

即使是在那两个以下跌结束的十年期间,损失也是很小的。这两个十年一个结束于1938年,一个结束于1939年。其中,第一个十年期始于1929年10月29日的股灾,结束于1938年12月31日,经历了大萧条时期,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端。这十年是投资者公认的股票市场最差的年景。尽管如此,这期间股票市场的年收益率仍有-0.89%,即在市场如此糟糕的情况下也没有坏到哪里去。结束于1939年的另一个十年期有少许改善,市场的年收益率有-0.51%。就仅仅在这两个十年的时间里市场收益是负的,其它期间都是正的收益率。

这就是老话“买入并持有”的由来。如果你(请注意!!)采取了有效多样化的投资方式并且打算持有很长一段时间,那么你应该对自己的投资很有信心,市场风险并不会对你的金融资产构成很大威胁。

其他种类的风险,嗯哼,情况可就不一样啰。

举个例子,如果你在20世纪90年代末投资于网络股,你将面对两类巨大的风险,并且它们很容易出现。首先,你投资的网络公司毫无内在价值可言,它们顶多也就是被想要采取行动的疯狂投资者买来买去的名字而已。这使你暴露于大量的“个股风险”中——这种风险只与你购买股票的好坏有关,而与股票市场无关。就拿网络股来说吧,确实有些地方存在问题——大多数网络股都没有内在价值,最后的结果呢?网络股的泡沫终于吹爆了。

其次,投资者也将自己暴露于板块风险之中,即集中投资于股票市场中某些特定的行业,在这个例子中,就是指科技股。在2008年,纳斯达克指数与2000年最高时期相比,仍低50%之多,期间八年时间过去了。可能还需要十年时间纳斯达克指数才能够再次达到它的最高记录。对投资者来说,个股风险和板块风险要比其他风险危险得多,因为这两种风险并不能靠“买入并持有”来规避掉。如果你打算买入网络股,并实践“买入并持有”的投资理念,那你将在买入后被长期套牢。

还有一种风险被称作管理风险,这种风险并不常被提起,但大多数投资者都在承担着。它来源于投资过程中的主观决策。倘若购买指数型基金,你就不会面临管理风险,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并不需要主观决策,指数型基金像机器人一样机械地追踪着事先设计好的指数。因为机器人没有情感(至少现阶段是这样的),不会被诱惑,所以根本不可能会凭直觉做决策。

另一方面,积极管理型的基金(由试图击败市场基准指数的基金经理运营)承担了大量的管理风险。当能源贸易巨头安然(Enron)公司在2001年秋季突然破产,持有超过16000000股该公司股票的国内最大的共同基金走入公众视野。其受损资产占共同基金总资产的5%。毫无疑问,这对共同基金的持有者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然而,当得知在安然(Enron)公司倒闭前,基金经理还在不断地增持该公司的股票时,基金持有者也只能徒增沮丧。到2001年底,这只基金共缩水24%,几乎所有的损失都来源于第四季度。

尽管持续增持安然(Enron)公司股票的逻辑看上去荒谬,但基金经理却做出了著名的回应:“当股价一直下跌时,股票看上去很便宜。”

瞧!个性化的管理风险!

大部分投资者并不投资于指数型基金(美国投资公司研究所(theInvestmentCompanyInstitute)的资料显示,在2006年,股票型共同基金的资产中,指数型基金只占有13%的份额),所以他们都承受着部分管理风险。从10余年的时间来看,大部分积极的基金经理都没能够击败市场基准指数,相反管理风险倒是让投资者损失了很多财富。

记住:市场风险是一种系统性风险,如果不投资于股票,你就不能够赚取股市的收益。与此相反,个股风险、板块风险和管理风险都是非系统性风险,赚取股市的收益并不一定要承受这些风险。

那么,为什么投资者还要承担非系统风险呢?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大部分投资者没能明白好风险(系统性风险)和坏风险(非系统性风险)之间的关键差别,承受了一些不必要的风险。他们构造了糟糕的投资组合,承担了大量不必要的波动性,当市场环境变坏时,他们将遭受比预料中更大的损失。然后他们退出股市,独自抱怨所投资的股票有多么的糟糕。

构造一个充分多样化的投资组合是为了分散非系统性风险,仅仅承担一些为达到你的目标而必须承担的系统性风险(市场风险)。那么,风险到底有多大?并不存在什么万能公式,因为每个人必须权衡预想的收益以及当股市猛跌时自己所能够承受的损失。即便一个投资者有足够的钱来养老,他容忍风险的能力非常强,也没有必要承受太大的风险;相反,若投资者的钱很少,为了积攒充足的养老储蓄而需要赚取高的收益,那么他就需要有一定的容忍市场风险的能力。

有个重要的概念需要你认真领悟—市场的波动性。正如我们已经指出的,投资者应当避免承担一些不必要的波动,但并不能避免来自股市的所有风险。比如说,在2002年世界范围内大部分股权类资产的价值都缩水了,这是自1932年来的第一次,有时候还真是无处可逃。

因此,投资者必须与股市的波动和平相处。设想你那古怪的莫蒂叔叔(UncleMorty),他简直把你逼疯了,你从来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现,也不知道出现后会待多长时间。当他在附近时,你想睡个好觉都很难。但最终,你学会了与他相处,而不是像其他兄弟一样对莫蒂叔叔(UncleMorty)避而远之,因此在他去世后给你留下了一笔很丰厚的遗产。而你的“短视”兄弟们就只能两手空空地看着眼红了。

一些自认为进行审慎投资并持有合理预期的投资者通常也缺乏对市场波动性的理解。每每有投资者坐在桌子对面对我说:“我对于股市并非不切实际,每年能拿到8%的收益率就很知足了”,如果投资者每说一次我就能拿到一个镍币——那我现在大概已经很富有了。

我已经听到过很多次这种说法,每次听到我都会很担心,因为它反映了大家对收益的波动性缺乏根本性的认识。投资者一厢情愿地听信某个股票投资组合长期获得12%年收益率的众所周知的“小道消息”。他们据此确定了资产组合中的股票和债券,并开始猜测这个组合能够得到一个合理的预期收益率,然后等待着每年获取收益。但是,毫无疑问他们会空等一场。或许第一年他还能够拿到4%的年收益率,第二年就损失了3%,然后获得了20%的收益,再然后又获得了7%的收益,紧接着损失了5%等等。

股市就是如此运行的。即使股市的长期平均收益率确实达到了12%左右,但回顾从1927到2006年这80年时间,以标准普尔500指数为测量标准,只有五个年份的收益率在10%到14%之间,其余年份的收益率要么高于这个区间,要么低于这个区间。因此,当你认为通过长期持有股票能够获取它的历史平均收益率时,你也只能通过回顾过去相当长的持有期,才可以看到有这么高的收益率。你很难在任意年份都获取接近长期平均收益率的收益。

这也是我重点强调“长期”的原因所在。只有在股市中呆的时间足够长,你才能够将如过山车般疯狂波动的收益平均化。如果你不能够承受巨大的波动,你就应该在自己的资产组合中添加债券,直到将自己所期望获得的收益与你所能够承受的波动达到平衡为止。

对于婴儿潮时期出生目前即将步入退休年龄的人们来说,就他们所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让我们看看财务规划师是怎么认为的:如果你是一名谨慎的投资者,那么你最大的风险并不是在股市亏钱,而是人还活着而钱却用完了。这是一种新的风险,仅仅是在最近20年左右特别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

你好好想想:四十年前,人们在65岁退休,然后领取养老金和社会保障金。他们每天都可以大鱼大肉,抽长红香烟(PallMalls),看华特·克朗凯(WalterCronkite)的节目。最后,在70岁左右去世。对于大多数退休人员来说,这再平常不过了。

再看看今天,工人们退休得更早些,大部分在五十几岁时就退休了(并非总是自愿的)。与此同时,对65岁的人们来说他们的平均剩余寿命还有18年。许多退休人员还可能活到90多岁,或者更大一些。现今许多退休人员退休后还可以再活个20年、30年甚至40年之久。一些人退休后的生活年限甚至比工作年限还长。(好消息是:如果你一直就相信那些共同基金的广告,你这辈子就会一直参加跳伞、潜水等活动。)

可别被市场的波动吓得不敢再进入股票市场了,因为你极有可能会需要一笔只有股市才可能提供的收益。相反,你应该努力管理好资产组合中的风险,确保你只承担了好的风险。总而言之,请记住一条:任何将你的决策和股市联系在一起的风险都是坏风险。

谎言9:所有的风险都一样

症状:大多数投资者没能够区分出好风险与坏风险。好风险又称作市场风险,是股市的内在风险。之所以是“好的”,是因为投资者通过承担这种风险获得了比债券、货币市场投资更高的收益,即承担的风险得到了补偿。坏风险之所以是“坏的”,是因为它并不是必须要承担的,这种风险包括:板块风险、个股风险和管理风险。投资者若集中投资于少数股票或板块,或者投资于那些需要基金经理主观决策的积极管理型基金,就都要承担这些风险,经常还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处方:通过各种不同种类、不同风格的资产所构建的投资组合将会分散掉大部分非系统性风险。然后计算一下,为了达到养老金目标,你的资产应当增加多少,你又需要承担并且能够承受多大的市场风险。为了实现你的投资策略,建议多投资于指数型基金和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s)。这样一来,与积极管理型基金相比,你就能够消除管理风险,从而大大地增加投资净收益。(完)

(本文节选自杰克·J·小卡尔霍恩(JackJ·CalhounJr·)所著的《12大投资谎言》,中文版由中南出版传媒集团、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更多关注微信:xllx999

CopyRight 2002-2017 闻蜂网